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修羽的活,不是人干的
    天色即黑不黑的时候,他们找了家客栈投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伍还朝后面招了招手,好像在招呼后面跟着他们的人也进来投宿。

    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个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莫非这刘康被美色冲晕了头脑?

    这些女子可是入宫的家人子啊,他不要命啦?

    对,肯定是冲晕了头脑了,命也不惜了,没错!

    女人果然是祸水!

    “现在怎么办?”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

    这已经被发现了,是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要不飞鸽回京问问主公,看看他老人家的意思?”其中一人提议。

    “好!”

    “好!”

    几人一拍即合,于是带头人,从衣服下罢处撕下一块破布,歪歪邪邪地写了几行字。然后从背后的背篓里取出一只信鸽,将破布卷好绑在鸽子的右腿上放飞。

    刘康等三人站在二楼围栏处,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

    “王爷,您看。”小伍指着扑腾着翅膀飞向空中的信鸽。

    刘康看着那只信鸽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王爷,要不要属下把它打下来?”修羽问道。

    “不用!”刘康大手一挥,转身就进了房。

    小伍奇怪地看了眼飞远的信鸽,又看了眼修羽。

    修羽朝小伍点头道:“嗯,不用!”

    小伍一脸想不通地跟在修羽身后也进屋。

    “接下来这段路,直到我们进京,全部走官道。”刘康吩咐道。

    “是,王爷!”修羽跟着刘康时间长了,说话就慢慢地有了他的风格,也是越来越简短。

    “这样恐怕来不及吧,王爷。如果走官道的话,起码要比我们原来的计划,晚到京城二十天到一个月。”

    “嗯,我知道。”

    “那万一她们迟到了怎么办?”小伍感到有些迷惑。

    “我知道。”刘康拿起桌上的杯子随意地小呡了一口茶,摇了摇头。

    “小伍,去重新冲壶茶来,这茶冲得太浓了,失去了茶叶本身的清香之气,暴殄天物啊。”

    “哦!”小伍疑惑地拎起茶壶往外走,走到一半又返回来,“王爷,难道就让这些人这么明目张胆地跟着我们,然后和长安的人通信吗?”

    “要不然呢?”

    “要不然……”小伍有点抓狂,他哪知道啊!

    “修羽,你去安排!”

    “是,王爷!”修羽转身出了屋。

    小伍一脸吃惊的样子看着修羽出门,王爷什么也没说啊,他怎么安排?

    修羽的活,不是人干的!

    他拎着茶壶小跑跟上人高腿长的修羽:“喂,刚王爷说什么了?”

    “王爷说茶冲得太浓了,让你重新去冲一壶来。”

    “我知道,我是说王爷让你干嘛去了?”

    “去安排!”

    “安排什么?你能不能别学王爷,一次性把话讲完行不行?”

    修羽立定,双手抱胸,看着小伍,同情地叹了口气:“王爷能把你留到现在也是个奇迹!”说完,转身又大跨步往前走去。

    “少废话,快说。你知道我不够聪明。”小伍追了两步。

    “很好,有进步。不过,你不是不够聪明,你是笨!”

    “好,我承认我笨,现在可以说了吗?”

    “王爷让我抓紧时间和长安联系,看看他们的信鸽倒底飞进了哪家府院的门,这样不就知道幕后主使了?”

    “哦,对啊,原来如此!唉,你等等,你怎么联系啊,他们是飞鸽唉!你来得及赶上他们吗?”

    “你再和我叨叨叨个没完,就真来不及了!”

    小伍像是明白了似地点了点头,看了眼手中拎着的茶壶,然后冲茶去了。

    好像他也只能干这些活了,他怎么有种他不是个随从,是个奴婢的感觉!?

    不行,得给王爷找个贴身伺候的丫头。

    那个叫王嫱的看上去不错,挺好的。

    唉,不行,不行,她是家人子啊!

    自己怎么老犯糊涂!

    小伍一边低头胡思乱想,一边朝客栈的后厨走去。

    “哎哟!”小伍痛呼了一声,原来低头走路,没注意,一个不留神撞柱子上了,他赶紧前后左右看看,还好这个点没人,要不然可真够丢人的!

    丢王爷的人!

    这一天才走了八十里路,照这个速度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到长安。

    张嬷嬷有点着急,王嫱却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在现代,上了十几年的学,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从未好好旅行过。

    这一朝穿越,来到西汉,倒可以领略一下大好风光!

    关键还是公款旅游,着实不错!

    “嫱儿姑娘,要不你和王爷说道说道,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宫里的规矩,咱得赶在五月底之前到长安。你看,现在这都快到四月了,离一半的路程还远着呢!这走走停停的,实在太慢了。”

    “迟到了会怎么样?”王嫱正在摆弄那方帕子。唉,每天睡觉前都想起来,第二天要还给刘康的,可一到第二天就又给忘了。

    小小年纪,记性这么不好,不是好事!

    “迟到了……”张嬷嬷想了想,以前好像也没碰到过啊。每次出宫遴选家人子,宫里都是给足了时间的,可这次不一样,她们在南阳和颖川耽搁的时间实在太久了点。

    “估计会被太常寺给骂一顿,或者饿个几天不让吃饭!”

    “那挺好的,挺划算的!”

    王嫱心里明镜似的,就算她们不迟到,这下马威该给还得给,什么骂几顿,饿上几餐,太寻常了。

    “什么?划算?”

    “对啊,嬷嬷你想啊,咱们迟到了不过就是挨顿骂或者饿几餐,可咱们可以好好地游山玩水一番啊!”

    张嬷嬷挠挠耳朵,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转念一想,不对啊:“不行,还是不行。我的工钱会被扣掉的,我这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王嫱指了指对面门:“那边不是有个有钱的主吗?”

    到时懒他身上,不仅不会因为迟到被罚,估计太常寺的人还会巴结她们。

    想得挺美的。

    张嬷嬷连连摆手:“那不行,那不行。王爷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不是大风刮来的吗?”

    明明就是纳税人的钱。

    “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好吧!”

    取之于民,张嬷嬷能理解,隔壁卖白菜的王婶每个月都得给官府交税。

    用之于民?没听说过,官府从来不请人吃饭!

    “要不我去和王爷说说?”

    张嬷嬷眼睛一亮,拉着王嫱的胳膊道:“哎呀,我就知道嫱儿姑娘最好了。”

    王嫱双眼一翻,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