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笨”这种病会传染
    这吃吃喝喝,边走边玩的日子似乎还不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康好像也有一种慢慢走的意思,不过他是私下里和小伍以及修羽说的,没和王嫱她们明说。

    而王嫱则是心照不宣。

    张嬷嬷自从王嫱和她说了后,也就默认了。

    其他几位姑娘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她们迟到了,就是他的错!

    王嫱和张嬷嬷达成了“共识”。

    两个月后,他们离长安只剩下二百里路了。

    这一路似乎过得格外地快,王嫱充分领阅了什么叫大好河山,什么叫波澜壮阔。

    四五月份最适合游玩了。

    期间,修羽已经知道了,那只信鸽飞进了哪家。

    王爷所养的信鸽无论是飞行速度还是耐力,都是那只信鸽远远不如的。

    刘康只点了点头,果然如他所料,还好在长安,他早就有所布置。

    可惜,以那个人的能力,还够不上那些黑衣人嘴里的“主公”!

    究竟“主公”是谁,一时不得解。

    而那些跟在他们身后的人,索性也不穿夜行衣了,更不蒙面了,大大方方地跟在他们后面。

    他们停下来吃东西,他们也停下来。从身上摸出几张硬邦邦的饼,就着冷水嗞一口水,咬一口饼,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人搭锅造饭,冉冉炊烟徐徐升起。

    他们住店,他们也住店。

    看着他们在酒馆里点上一桌子的肉和菜,吃得喷香。然后,他们继续冷水就大饼。

    这真奶奶的不是人干的事儿!

    “王爷,好像有人跟踪我们,好几天了,他们要干嘛?”王嫱好奇地看着这三五个人,她可不相信这些人也是出来旅游的,喝冷水,吃硬饼。

    这是活受罪,不是旅游享福。

    “一群跟屁虫,不用理他们。”刘康咪一口小酒。

    “滋溜”一声,响得很!

    那只个人面面相觑,然后看着对方吞口水。

    在这期间,他还被王嫱讹了五十镒金子,说是给张嬷嬷的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

    莫名奇妙就上了她的当。

    事后,他才想起来,不对啊。自己堂堂大汉王爷亲自送几个家人子进京,她们应该感恩戴德地跪谢他才是,怎么反而成了他的不是,要自己拿钱出来赔偿了呢!

    转念一想,又觉得嫱儿姑娘似乎说得也有道理。确实是自己有意放慢脚步的,她们到长安也确实是要迟到十几天,好像自己是应该要负这个责任。

    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有种被卖了,还替她数钱的感觉!

    他转过身问跟在他身后的小伍。

    小伍骑在马上,认真思考了一番后一本正经地说:“王爷,这本来就是你的错!你说了,要好好欣赏一下咱大汉的美好风光的,而且也是你提议要走官道的。但凡天气不好,不出门,天不亮,不出门,天未黑就得停下来歇息。要不然,她们不会迟到的。属下还觉得王嫱姑娘挺仗义的,只让你赔了五十镒,没有要五百镒。”

    刘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抖了抖马缰绳继续前进。

    说得好像有那么些道理。

    修羽深深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然后提着剑拉了一下自己的马,默默离他们远一点,他怕“笨”这种病会传染!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王嫱忍不住高歌一曲,早知道这个刘康对钱这么没意识,她要就五百而不是五十了。

    亏大了!

    眼看着天色渐晚,来到一处驿馆门前,刘康道:“今日我们就在此歇息一晚,明日我先快马加鞭进京。各位姑娘还有劳张嬷嬷辛苦。”

    王嫱好奇地盯着刘康,是不是他意识到自己被坑了,所以要早点走,免得再和她待的时间长一点,连整个王府都被她骗去不成?

    张嬷嬷连眉毛都在笑,忙道:“王爷您太客气了,这是老身份内之事。只是不知王爷为何这么急着要先走?”

    难道不是应该送进宫吗?一路过来都两个月了,难道还有人会不知道?送进宫不是更方便吗?

    刘康道:“有些事要先处理。放心,宫里我会安排好,至于你们迟到的这几天,无碍,太常寺我已打过招呼。”

    张嬷嬷忙连连应是,然后先下了马车。

    王嫱将绿香带到刘康面前,笑嘻嘻地道:“嫱儿有一事相求,不知王爷是否方便?”

    “方便,我会安排好,你放心。”刘康说完,就往前走去。

    王嫱皱着眉看着刘康,额头拧成个川,她还什么都没说啊,这么急着走?不想和她说话?

    这么小气!不就五十镒金子嘛,堂堂王爷竟然心疼这点钱!

    小伍来到王嫱面前,低声告诉她:“王爷知道你心细,不忍心绿香入宫。所以早就让修羽安排好了,会把她交给王府里的老嬷嬷的。你放心,那些嬷嬷可好了,不会有人敢欺负她的。”

    “谢谢啊!”王嫱朝小伍抱拳道谢。

    “不谢不谢。不过,我听到修羽偷偷和王爷说,让他小心你一些,修羽说王爷和你说多了话,会影响王爷的智商。”

    “哈哈哈哈……”王嫱实在忍不住了,朝刘康看去。

    此时,刘康一脸警惕地离她远点。

    正在此时,突然外面传来激烈的叫喊声。

    刘康与修羽、小伍三人立即飞蹿到外面,只见在他们的马车后方地上躺着一位约十五六岁的男孩,左手紧紧地抓着右手臂,整个右手臂红肿。

    刘康注意到,在男孩右手臂上方有两排细密的蛇牙印,伤口处已经从红肿慢慢在变黑,显然是剧毒蛇所咬。

    这里是城中,又不是荒郊野外,哪来的毒蛇?

    一眼望去,一条蛇在路上嗖嗖地飞速游动,还有两条从马车上翻了下来。

    蛇竟然是藏在马车里,而他们一直未注意到!

    修羽和小伍二人也已看到,二人立即向三俩马车跑去。

    王嫱此刻也已出了驿馆的门,猛然看到地上有三条扭动着身躯的毒蛇,三角形的头,暗红色的身体上还有一条条黑色的条纹。

    是烙铁头蛇,有剧毒!

    王嫱惊呼出声。

    而就在她出门的那一刻,这三条蛇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吐着信子齐唰唰扭转身子迅速朝她游去。

    王嫱大惊失色,对付蛇,她根本没有任何经验!立即往后退,可那几条蛇游动的速度极快,转眼已经到了她面前,其中一条蛇突然跃起朝她飞扑过来。

    王嫱吓得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刘康手中的剑一把劈将下来。

    蛇头被斩断,蛇身和蛇头掉落下来,但毒蛇却仍没有死,蛇头还吐着信子朝王嫱移过来,只不过因为没有蛇身的辅助速度慢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