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蛇是冷血动物
    刘康不待蛇头再次发起攻击,手中的剑如闪电一般,只见几道银光过后,蛇头已被劈成了十几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一条蛇被斩杀,其余二条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修羽和小伍不作任何停留,手起刀落,两条正飞跃而起的蛇被迅速宰杀。

    腥臭的蛇血直冲大脑。

    王嫱吓得站不住脚,整个身子软软的,眼看着就要裁倒,刘康一把扶住了她:“没事了,三条蛇都已被杀了。”

    对于在地上扭来扭去的东西,不要说蛇了,就是一条小小的毛毛虫,王嫱都会腿软。

    她双手抓着刘康的衣襟,身子不断颤抖,刚才太可怕了。这么大几条蛇,扭动着身子迅速朝她游来,若不是刘康出手相救,这个时候自己怕是已经被三条蛇给咬死了。

    刚才这些蛇好像发了狂一样。

    “王爷,那些蛇好像就是冲着嫱儿姑娘去的。”修羽盯着地上的蛇尸体,刚才他也被吓得不轻。

    刘康自然也看到了,这些蛇放弃了与它们距离较近的他和修羽等人,而是目的明确的只攻击王嫱。

    蛇是冷血动物,不会无缘无故发疫,必定是她的身上有什么能让这些蛇发狂的东西。

    “这是什么?”刘康从王嫱的手中拿出一方丝帕。

    王嫱这个时候已经缓过神来,见自己的丝帕被刘康抓在手中,问道:“这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丝帕,王爷,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刘康将丝帕放到鼻子低下细细地闻了闻,有淡淡的薄荷清香。这是王嫱身上特有的,这段时间一直同路,他在她的身上时时能闻到这样的薄荷香,很好闻。

    但薄荷香绝不是将蛇引来并能让它们发狂的原因。

    又仔细闻了几次,发现除了薄荷香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味,不仔细闻绝对闻不出来,又因为有薄荷香气盖着,更加让人不易察觉。

    这种气味好像在哪里闻到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刘康把丝帕递给修羽道:“立即拿去烧掉,应该是这块帕子引来那些蛇导致它们发狂的,留在身上还会有毒蛇会被引过来。记住找个空旷的地方,烧的时候我担心还会引来蛇,你和小伍一起去,注意安全。”

    “是,王爷!”修羽一个箭步过来,拿起丝帕就朝外面去了。

    “还好,秋华她们刚刚进屋了,如果她们刚才在这里的话,局面会更加混乱。”王嫱庆幸。

    “多谢王爷。”

    刘康道:“要不,你把五十镒金子还我?”

    “切,小气!”堂堂王爷天天念叨五十镒金子,格局小了!

    见到躺在地上的男孩,王嫱惊呼,大喊道:“王爷,快把人抱进来,救他要紧!”

    若不立即处理,那男孩会死!刚刚因为蛇攻击她,他们一众人全部注意力都在杀那些蛇上面。现在再看,男孩的伤口已经发黑溃烂。

    刘康立即抱了男孩进来放在大堂的桌上。

    听到动静的几位姑娘也出来,看到男孩手臂上的伤口和门口被杀的蛇,几位姑娘吓得面容失色。

    “驿丞,麻烦你叫人去请大夫,要快。嬷嬷,快去拿点热水来。秋华,你问他们弄点淡盐水和茶叶水来,还有剪刀和灯烛也拿来,语络你也找他们扯点新棉絮过来,还有干净的白布条也撕一块过来。”王嫱大声分派。

    众人不敢怠慢,驿丞也看到听到了,自然立即吩咐人去做。

    这是刚才那个被毒蛇吓得站都站不稳的小丫头?刘康有些不敢相信,见她此刻早已忘了刚刚的危险,一门心思救人。

    刘康立即也集中精力配合她。

    王嫱从自己裙摆处撕下一块布扎在男孩右臂被咬止方,一边扎紧,一边安慰男孩道:“被咬的伤口离心脏很近,;;如果不能及时阻止毒素蔓延,万一侵入心脏就麻烦了。我这样是为了让血液流得慢点,为救你嬴得时间!你放心,驿丞已经去请大夫了。扎得有些紧,你先忍耐一些,我等一下会松开一会儿,否则扎太久了也容易机体损伤,但不能松得太久,在伤口没有完全清理掉毒素之前还是要扎着的,你忍忍。”

    男孩额头冒着冷汗,紧咬着牙关点头。

    刘康一直看着王嫱在处理此事,见她将布条已经扎在了伤口上方,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这个小女子给他的意外太多了,他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王嫱知道,此时为了保住男孩的性命,必须要将毒素放出来,清理伤口,挖开被咬的肉是必须的。

    可在两千多年之前不可能有麻药,若是这般生生的挖出来,不要说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就算是成人也受不住。

    ;;刘康也道:“这块变黑的肉要马上挖出来,否则毒素会不断蔓延,没法等大夫来了,现在就得挖!”

    “没有麻药,生挖太疼……”王嫱很急,刘康说得没错,拿着剪刀的手在微微颤抖。

    “驿丞,驿馆里可有曼陀罗?”刘康大声喊道。他常年在外行军打杖,知道曼陀罗有麻醉药效,曼陀罗喇叭形的花也极美,所以有些人家里也会种些作为观赏的种植物。

    “有,院子里有种着两棵!”驿丞立即回应。

    “采一些过来洗净捣碎!”刘康大声吩咐。

    “是!”驿丞拔腿往院子跑去,片刻后就取了过来。

    此时王嫱与刘康二人正在给男孩清洗伤口,男孩痛得龇牙咧嘴,身子在发抖,但没有喊出声。

    ;;;;;;“王爷,丝帕已经烧掉了。丝帕在烧的时候,升腾起一股绿烟。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又来了两条毒蛇。”修羽见刘康和王嫱二人在处理男孩的伤口,简单将刚刚的事汇报完。

    “查!”刘康冷声吩咐。王嫱的丝帕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有这种气味,现在想想那种气味应该就是引蛇粉,只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我们发现这三条蛇是被人放入马车里的,是嫱儿姑娘她们坐的那辆,其他两辆车,属下检查过没有。”

    王嫱想起来了,她刚下马车的时候,因为裙摆处沾了灰尘,她边往驿馆里走边把原来藏在怀里的丝帕拿出来擦拭裙摆的,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些蛇闻到了气息。

    只是蛇可能是刚刚苏醒,所以当时没有立即发起攻击,直到有人经过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