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王爷你肾功能这么好?
    他们迫不得已,在小伍将引蛇粉拿到刘康面前的时候,为了不至于前功尽弃,挑在刘康识别出引蛇粉的同时,一把将毒蛇给放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周围一直有这么一双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那些蛇是一直受那个人控制着的,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攻击人,在幕后都有安排。

    可为何他没有任何察觉?

    难道那个人的功夫已经深不可测到隐藏在他们的周围,他也感觉不到?

    如果是这样,此人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有样身手的人,自己不会是他的对手,在路上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与他面对面战斗,何必挑在这间地处城中央的驿馆?

    刘康想不明白,后面一直跟着他们的那些人,他看过,身手都很一般,也不存在刻意隐藏功夫的人。

    “你是不是想揍我一顿?”小伍和修羽两人往外走的时候,小伍分明看到修羽眼含怒气地一直盯着自己。

    “一顿?我要揍你五顿!”修羽的拳头捏得咔咔响。

    小伍立即跳开,双手做防守状张开:“你,你别胡来啊。王爷都没罚我,你不可以打我的。我打不过你,也没你年纪大,你不可以欺负弱小!”

    哼!修羽气得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小伍总算大舒了一口气,修羽从来没这么凶过。

    晚饭期间,大家各有心事,均低头默默吃饭,驿馆里的蛇血早已被清理干净了。

    好在大批蛇进来的时候,几位姑娘和张嬷嬷均没在场,要不然也不知会出什么样的乱子。

    可傍晚的时候,毕竟也看到了几条毒蛇,此刻她们也低头小心吃饭,生怕又从哪里冒出蛇来。

    王嫱离刘康远远的,因为她发觉这位王爷此时仍黑着一张脸在扒饭,连菜都没见他夹几次,一直在那吃白饭。

    估计还在生自己的气,刚自己把披风还给他的时候,他是一把夺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她本想再次向他道歉的,可看他那副样子,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逼了回去,狠狠地扒了几口饭。

    哼,你爱生多久气生多久!

    当时这么危险,他也不看看,哪有时间考虑这么多。

    难不成,真像小学的时候写作文那样,看到有人落水,先在心里打上一千字的腹稿,然后脱掉衣服,再下水救人?

    这种事只存在于小学生的作文里好吧!现实当中根本行不通,想那么多,不要说害怕不敢下水了,就是下了水,那个人也差不多了。

    这个人,高高在上习惯了!

    不理他就是了,自己吃自己的饭,她还吃得贼香!

    一大碗饭,夹了无数次菜,然后一大碗汤下肚,她还打了个饱嗝!

    刘康气得又瞪了她一眼。

    她当没看见!还想再盛一碗的,可这人老盯着她,只好汕汕地放下碗。

    也许是原主几天在牢内没吃饿急了,几天也补不回来。

    也许是她在现代的大胃口被她带过来了。

    总之,自从来西汉后,她老觉得一碗才垫肚,两碗刚过半,三碗刚刚好,若能再来碗,也能塞得下!

    什么七分饱,八分饱的,那是现代人肚子里油水多,对于她,无效!

    突然,刘康放下手中的筷子,又是那股引蛇粉的味道,可是又有些不同,在那种香气里还掺杂着其他什么说不出来的气味。

    与饭菜的香混在一起,淡淡的。

    不动声色地舀了一碗汤,朝在座吃饭的众人望去,他终于想起来了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这种气味了。

    警惕地看向四周,没有毒蛇出没。

    王嫱总觉得刘康一直盯着她看,为了不让她再吃饭。

    总之,她心里有点发毛。

    饭毕,众人离去。

    王嫱站起身,也准备离开。

    “王嫱,你留下,其他人先回去!”

    刘康说话的声音冷冰冰的。

    王嫱竟然莫名奇妙地打了个冷颤。

    其余几位姑娘朝王嫱看了眼,陆续离开。

    王嫱哀怨地看着张嬷嬷,张嬷嬷回看了一眼,表示爱莫能助,结果溜得比谁都快。

    王嫱咬了咬牙,不仗义。起码,我们也一起这么久了,一点江湖道义也不讲!

    来吧,大不了被你骂一顿,或者打一顿,反正自己皮糙肉厚的,无所谓。

    不对,现在她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皮不糙,肉也不厚。

    那就是脸皮挺厚的,照样没事!反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可以了。

    刘康低头喝茶,眼睛却不经意地瞄了眼离开的几人。

    果如他所料,那人离开时转身看向他们的眼神不对。

    “王爷,您说吧,要怎么责罚我!”

    刘康低头吹开浮在面上的几片茶叶,显得极为优雅,就是没理她。

    这女人一幅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索性晾着她。

    王嫱就一直站在那里,左瞧瞧,右瞧瞧。就是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她没好意思抖腿。

    驿馆里的驿卒和驿丞等人见状全都悄悄地溜了出去,走之前还不忘拎了个水壶过来。

    这个王爷他们可是听说过,虽说从不随意罚人,可光就像现在这样不说话,盯着你看,你就恨不得自己找人领顿板子去。

    皮肉痛了,心里才舒服!

    王嫱盯着地面,一块青石板,两块青石板,三块青石板。

    她眼尖,连转角处有几块青石板都已经数清楚了,这个厅很大啊。

    刘康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

    这茶怎么就喝不完呢?她都前后左右把整个大厅的青石板数了一遍了,他还在喝!

    喝了这么多,他咋就不上厕所去呢?

    王爷你肾功能这么好?

    腿好酸啊,王嫱敲了敲自己的膝盖。

    刘康斜着眼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这说明,她多做些小动作,没事。

    王嫱于是顺势把手放在了桌子上,撑一会儿,好累啊,这得有半个多时辰了吧。

    以前可都是坐办公室的,在警局里是个小小的文员,处理卷宗。

    这一站就一个多小时,除了在警校的时候,常常训练,倒也没什么,可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而且,现在这副柔柔弱弱身子,与她原来二十八岁的体格根本没法比好吧。

    “站好了!我同意你三只脚站了吗?”

    冷不丁的,王嫱吓了一跳,立即毕恭毕敬地站直,三只脚?

    你才三只脚,哼,你骂人不带脏字!

    修羽和小伍二人站在刘康的身后,对看了一眼,用眼神交流。

    小伍:今儿个咱们王爷这是怎么了?

    修羽:我也不知道啊,可能这个姑娘踩到王爷的尾巴了。

    小伍:王爷长尾巴?我怎么不知道?

    修羽:你没和王爷一起洗过澡。

    小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