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谁叫自己打不过他呢
    阿紫再不管他,将其余的毒蛇收入随身带着的麻带中,转身离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嫱死死地盯瘦被群蛇攻击的黑衣人,只见此人前后不过三五分钟时间已经死了,而阿紫对此人从头到尾连正眼也没瞧他一眼。

    如果今天白天的时候,那些毒蛇也群起攻击他们,那么此刻他们是不是已经全部都死于毒蛇之口?

    四人跟在阿紫身后悄无声息地回了驿馆。

    阿紫是豢养毒蛇的高手,手中的骨哨是她能控制毒蛇的唯一工具。

    除此之外,她身上没有半点功夫,所以一直混在他们的队伍中,他才没有发现。

    他不止一次见过阿紫手上的这个骨哨,当时只觉得做工很特别,形状有些奇怪,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从来没有想过,此骨哨能引来这么多毒蛇。

    感觉到身边女子不断颤抖的身躯他知道,她应该是极度害怕的。当时是想让她了解身边的危险,对阿紫要多加留意,又因下午她又是抱着引蛇粉跑,又是救男孩子的,以为她是非常勇敢的女子才把她带着的,没想到她这么怕蛇。

    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处理掉这个埋在身边的隐患,否则的话,离长安越近只会越危险。

    “现在知道怕了?”

    王嫱白了刘康一眼,却老实交代道:“不止蛇,但凡软体动物,在地上扭来扭去的,我都怕!”

    “还有你怕的东西,真难得。”刘康说完转身回了房。

    王嫱捏着拳头,咬牙忍了忍。片刻后,放松拳头,算了,谁叫自己打不过他呢。

    若有哪天,她成了武林高手,一定打得刘康满地找牙,跪地上向自己讨饶。

    可,人家是王爷啊,唉,估计没那一天。

    这跨越了两千年,结果还得认裁!

    古代人,也不是个个都像小伍那样愚蠢。

    整一晚王嫱再也没睡着,对蛇的惧怕是与生俱来的。何况她现在清楚地知道在自己的隔壁有几十条毒蛇正被阿紫收于麻袋中,如果它们逃出来了,或者阿紫半夜要杀她们,把蛇放出来那该怎么办?虽然刘康告诉她,让她放心,他会一直盯着阿紫,可她是真怕呀,密密麻麻吐着信子的几十条毒蛇,光想想都是一阵阵的冷汗直冒。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王嫱感觉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荷珏看着脸色有些不对的王嫱,关切地问道:“嫱儿姐姐,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你昨晚和王爷他们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嫱抓住荷珏的手道:“我没事,只是晚上没睡好,你记住,今天一定要一直跟着我,半步都不能离开,明白吗?还有绿香,你看好绿香,你们不要乱跑。”

    “姐姐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一会儿就要收拾东西赶路吗?已经迟了快半个月了,再晚恐怕宫里要问罪下来了。”

    “没事,这种小事,王爷会摆平的。而且,你忘了,我已经讹了他五十镒金子给张嬷嬷了,她也会替我们说好话的。”

    “可是,我觉得还是少惹事好。王爷也不容易的,何必给他添麻烦呢?”

    又无法告诉她真相,王嫱看着荷珏的道:“今天王爷有事要办,所以我们要在这里多待一天。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就是了,其他的什么都别问,也别和任何人提起,你可做得到?”

    荷珏看王嫱说得极认真,点了点头。

    已经快到辰时了,还没有动静。王嫱的心里很着急,刘康昨夜说了,今天他会抓阿紫一个现行,可怎么抓却没说,只让她待在房内不要出来,若是再不行动,难道还让她跟着自己一行?她不擅于伪装啊,万一被阿紫发现了怎么办?

    张嬷嬷过来让大家先在房里休息,不要出去。

    王嫱看向张嬷嬷,见她朝自己点了点头,应该是刘康找了她和她说了原委。

    三人静静地待在房里,昨日一夜没睡,外面又静得出奇,王嫱靠在床边竟慢慢睡着了。

    荷珏见王嫱睡了,便小声出门去取些食物来,嘱咐绿香照顾好嫱儿姐姐。

    早上她们起来的时候,绿香还在睡,并不清楚王嫱和荷珏说了什么,此刻自然答应。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驿馆门口传来嘈杂声。

    王嫱被声音惊醒,猛地跳起来,环顾四周,只见到绿香。

    “荷珏呢?荷珏去哪儿了?”王嫱有种隐隐的不详的预感。

    “嫱儿姐姐,他们吵醒你了?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荷姐姐去楼下拿食物了,她说姐姐昨天晚饭就没怎么吃好,夜里又没睡踏实,去拿些开胃的小吃给姐姐填填肚子。”说着站起身要去开窗。

    “谁让她下去的,她怎么就不听我话!”王嫱离窗近,一把打开窗户,待看清下面,惊得叫出声。

    “绿香,你待在房里,千万不要出来!”王嫱朝绿香大喊一声,顾不得其他,拎起裙摆就往楼下跑去。

    “阿紫,你放开她。”王嫱冲到楼下。

    在驿馆门口,阿紫手中的刀架在荷珏脖子上,而荷珏吓得在哭,“嫱儿姐姐救我,救我!”

    “放开她可以,你过来,你换她!你比她可有价值多了!”阿紫看了眼刘康,冷哼一声。

    “好,你别伤害她,我过来。”王嫱提步朝阿紫走去。

    “姐姐,你别过来,她会杀了你的。”荷珏尽管害怕,可在这个时候却又是如此勇敢。

    刘康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你疯了吗?你不知道她昨天还想杀你吗?”

    “她挟持了荷珏,我不能不管她!”荷珏本来就胆小,现在刀架在她脖子上,她没吓得尿裤子已经不错了。

    “她的命是命,你的命也是命!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她伤害荷珏,你回房去!”刘康拉住她,不让她做愚蠢的事。

    王嫱不理会刘康的唠唠叨叨,跟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土得掉渣的老梗。

    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竟然一个男人玩得这么溜。

    “别废话,这个人不是真正的阿紫,她心狠手辣。保不准接下来她就会做什么,昨天我们已经见识到了!”王嫱甩开了刘康拉着她的手。

    “呵,果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再留着你们了!”阿紫冷哼一声,手中的刀向阿紫的脖子又紧了紧,顿时,有血珠子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