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荷珏会喜欢的
    “对对对,嫱儿姑娘说得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王爷,只要你答应放了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阿紫的眼里只有求生的欲望。

    自己手里不知捏了多少人命,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却害怕到了极致。

    刘康皱着眉看了眼王嫱,愚蠢的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领教什么叫阴险狡诈。

    只要他答应放了她,转身她就带着人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那些毒蛇,可不是吃素的!骨哨毁了,是可以重做的。

    但王嫱此刻只想早点纠出幕后的凶手,也早日替原主报了血海深仇!

    “王爷,不能听她的!这个女人狡猾得很,把这个女人交给属下,我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乖乖把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修羽道。

    王嫱张了张嘴,没说话。

    她发现自己在现代的那一套,到了这里,在面对武力值极高的人时,有点像白痴。

    忽然,从四面八方射来无数支飞箭,破空的呼啸声打破了这个原本对峙的场面。

    刘康一边用刀去挡箭,一边护着王嫱。

    而原本已经脱离危险的荷珏却来不及躲避,吓得乱跑,王嫱去喊已经来不及。

    阿紫身上被捆了绳没办法像她们那样逃脱,只不过片刻功夫就有几支箭射在了她的身上。如刺猬一样,嘴角流着黑血倒在了地上,死去的阿紫双眼仍圆睁着。

    箭除了力度极大外,箭尖上还被涂上了剧毒!

    箭雨却是只有一阵,射箭之人放了一拨箭之后,并没有恋战,迅速撤退。

    修羽和小伍去追,刘康道:“不用追了,他们的目的是杀了阿紫,杀人灭口。”

    没有利用价值的弃子,永远只剩下被抛弃的下场!

    王嫱跪在地上抱着中了两箭的荷珏,泪流满面。一箭射在了她的心脏处,一箭射在了右下腹,箭的力道很大,又因荷珏本就十分瘦弱,那两箭均是贯穿到后背。

    荷珏的嘴角不断涌出黑血,王嫱不停用手去擦,可怎么也擦不完,血汩汩而出,像是永无止境一样,直到流干为止。

    “姐……姐姐……”荷珏已经难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王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这一路过来,荷珏与绿香二人总喜欢粘着她,同乘一辆马车,连睡觉也要与她一个房间。嫱儿姐姐长,嫱儿姐姐短,围着她叽叽喳喳说说笑笑,她早就把她们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了。

    刘康和修羽、小伍来到王嫱面前,见荷珏如此,知道已经没有救了,只能静静地陪在她的身侧。

    荷珏的手终于无力的垂落下来,王嫱抱着她号啕大哭。

    张嬷嬷和其他几位姑娘看着地上死去的阿紫和被王嫱抱在怀里已经没有气息的荷珏,心里也是难受致极。

    一早张嬷嬷只说大家今天上午都待在房间里,哪里也别去。刚刚她们在楼上的时候也听到了声响,可看到阿紫挟持荷珏,随后又挟持了王嫱,最后射来一通箭,她们便更不敢出门,但这一切的经过她们躲在楼上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几个姑娘一直在边上抹泪。

    夏莺还是一幅痴痴傻傻地样子,走到阿紫的尸体面前,摇着尸体喃喃道:“阿紫,阿紫醒醒,你把阿紫还给我,阿紫醒醒。”

    原来夏莺虽然疯癫,但从颖川郡出来后的两个月里,朝夕相处,她就认出此人并非她原来的婢女阿紫,可她们一直以为她疯了,从来没有认真听过她说话。

    或许在王嫱要嫁给颖川郡守的前一晚,夏莺就已经被阿紫下了毒手,只是当时还没有发作。那个包袱也应该是阿紫找了师爷,让师爷交到夏莺手中的。所以夏莺才会毫不怀疑,于是在婚礼上拿出了被调包的包袱。

    若不是刘康急智应对,迅速找到真正的包袱,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已经不得知了。

    如果她能早一天认认真真听夏莺说话,也许她早就知道这个“阿紫”有问题了。

    何至于此!

    脸上的泪擦不完,她也不想去擦。王嫱手中拿着锄头,一锄头一锄头地挖坑,就连刘康她也不让他动手,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帮她挖,荷珏的墓她要用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去弄好。

    可这副瘦弱的身子何时干过这么重的活,没多久两只手就起满了血泡。

    锄头的木头柄把血泡摩破了,淡红色的血沿着锄头柄一点点往下流。

    可她似乎感觉不到痛,仍旧一锄头一锄头地在挖。

    刘康看着极为难受:“你为何要这么折磨自己,人已经死了,就算你这样,她也不会活过来。”刘康去夺王嫱手中的锄头。

    王嫱一把推开刘康,朝刘康大吼道:“你走开,你走啊!若不是她要下楼为我拿早餐,她就不会被阿紫劫持,不被阿紫劫持,她就不会死。我为什么不看好她们,我为什么要睡着,为什么呀!她是因为我而死的,该死的人是我,是我!”

    “谁都不该死,该死的是那些要杀了我们的人,这和你没有关系,你这样她也活不过来了!”刘康朝王嫱大吼。

    她再也活不过来了!

    王嫱猛地扔下锄头,扑到刘康的怀里号啕大哭。

    这段时间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这浩浩不绝的泪水中。

    刘康迟疑一番,最终将手放在了她一耸一耸的肩头。

    王嫱紧紧地抱住刘康,哭声响彻四周。

    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为什么是荷珏,她那么胆小,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她才只有十四岁,还那么小。

    十四岁,在现代,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啊!被父母捧在手心里,还要时时呆心被哪家的臭小子给拱了。

    如今,她却孤孤单单地一个人永远长眠于此。

    远远跟在后面的小伍和修羽二人别过脸去,他们也见不得这个场面。

    小伍一个大男人也止不住的落泪,却偏偏骗自己说今天的风沙很大。

    ;;;;;;;;最后一抔土捧在荷珏的墓上,墓面向小溪,春暖花开,荷珏长眠于此,她会喜欢的,以后你再也不用害怕了。

    而就在他们为荷珏下葬的时候,那些一直跟着他们的黑衣人仍不远不近地紧紧盯着他们。

    王嫱要跑去把他们全都剁了。

    刘康紧紧地抓住她。

    因为刘康知道她打不过人家,而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把这些人给灭了。

    让他们先留着狗命,事后把他们全抓来,她要怎么剁都随她!

    冲动是魔鬼,王嫱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所以尽管心里恨得很,但她知道,刘康说得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