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两面夹击
    此时听到孙洪这么一挑拨,汉元帝看向刘康的眼神就冷了几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京城内外总喜欢传些有的没有,什么叫皇帝有心更换储君,大汉祖制岂可轻易动摇,简直岂有此理!

    这三千朝门军,要让他们回来,是谁带回来也得由朕这个皇帝说了算。

    一个王爷,一个将军,私底下竟然敢决定此等大事!

    他们想干什么!

    刘康站在那没说话,此时无论他说什么,都成了狡辩,倒不如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

    “甘延寿哪来这么大的胆子!三千人又不是三万人,立即往回走,难道很难吗?”汉元帝的面色黑郁地沉着。

    “甘将军说,他们刚刚才长途跋涉,又急急往回返,大家都筋疲力尽的,实在太耽误时间。”

    “两百余里地,又是前两天就出发了的,哪来的刚刚才长途跋涉。朕看他分明就是不想去西域,在拖延时间!”

    刘康眼皮一跳,但他仍没有说话。

    汉元帝冷着脸道:“孙长让,你去,把甘延寿立即给朕召回来!若他敢再无故拖延,就给朕绑他回来!”

    孙长让低下身子说了声“是”。

    走之前,他深深地看了眼自己的干儿子,很想提点他一番,可看到刘康在此,皇上此刻又冷着一张脸,终只能看了眼离开。希望他这个干儿子,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了,懂得如何说话,机灵着些。

    可惜事态变化太快,如果刚刚在见到孙洪远远过来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不要那么急着去开这扇门,而是先仔细问清楚了,交代好后面的事,就不会这样仓促了。

    走到外面,孙长让转身看了眼身后,外面阳光很烈,转身的时候,感觉有点眩晕,身后的宣室殿黑洞洞的,像个张着巨盆大口的怪兽一般。

    他莫名的心里一怵。

    ;;;;;;;;“皇上,既然甘将军要先回京,不如就让干爹带那三千朝门军回来吧。三千大军在外,没个领头之人这终归也不是个事儿。干爹对皇上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必然尽心尽力,立即带他们回京的。”

    汉元帝此时正在气头上,可孙长让不在身边,没人给孙洪提点,他这二十来岁的年纪说出的话,弯弯绕绕里便少了几分水平。

    汉元帝忽地抬起眼,冷冷地盯着孙洪,一个个的都想染指大军不成!

    朝门军镇守京城安危,若是落到孙长让的手中,岂不是要重走赵高的老路。

    孙洪看到汉元帝的眼神,突然就明白过来了,心里懊悔不已,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巴掌。前朝宦官霍乱皇宫,六代帝王辛苦建立的大秦,在秦二世在位两年时间就早早覆灭,究其原因,赵高这个宦官首当其冲。故而,早在高祖建汉朝初期,便已下了死命令,宦官不得掌军。他这张嘴怎么就不长脑子呢。

    孙洪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随后又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巴掌:“皇上,奴才绝无二心。奴才,奴才也是为了……为了……”

    为了什么,孙洪却是迟迟说不出话来,可汉元帝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康儿,你去,现在就去,把那三千朝门军给朕带回来!”汉元帝越看那个跪在下面的小宦官越生气,这一天天的,是个人就要捉摸怎么揽权。但比起让一个宦官领着三千人回京,他情愿相信自己的儿子。

    刘康只得领命,他要的不是把他们带回来,而是趁着这个机会,把清河郡的那帮匪患给灭了。他清楚地记得,这两个月来,不近不远地跟着他们的那些人,当初的信鸽进了谁的府邸。

    清河郡正是此人的老巢!

    但这个节骨眼上,却不是向父皇要军权的时候。

    “皇上,微臣司隶校尉诸葛丰求见!”

    诸葛丰,正是两万朝门军的首领大将。

    刘康不动声色地往边上站了站。

    “进来!”汉元帝烦躁得很,拿起水杯喝水,却喝了个空。水杯早就干了,孙长让不在身边,这个徒弟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倒水!”汉元帝把杯子拍在御桌上,啪啪的响,孙洪战战兢兢地抖着身子站起来给汉元帝续水。

    “启奏皇上,左骑都郡、弘农郡来报,两郡多地突然出现几股盗匪,规模不小,有五千余人,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百姓更是不堪其扰。”诸葛丰进了宣室殿,目不斜视对着汉元帝直接就说了此事。

    诸葛丰耿直,不喜欢文官的那套弯弯绕绕,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拐弯抹角。若像文官那样什么事要经过九曲十八弯才说出来,那对于半刻容不得耽误的军机大事来说,黄花菜都凉了。

    汉元帝此时正喝着水,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左骑都郡、弘农郡半围着长安,几股盗匪竟然同时出现,这岂不是对京城形成半包围圈。

    若是这个时候,再把原本派去剿灭清河郡的三千朝门军撤回来的话,那清河郡的匪患岂不是气焰更加嚣张,到时他们也群起反之,那不是把长安像饺子一样包在里面了。

    不行,不行,一定要把这些盗匪一网打尽,尤其是清河郡。三千朝门军已经派出去了,再撤回来,那盗匪只会更加猖獗!

    汉元帝此时看自己的儿子,突然就没那么令他生疑了。

    “老二,你十二岁就跟着陈汤上过战场,也立下过不少功劳。这些匪患实在太过猖獗,朕命你即刻快马回清河郡,直接接手三千朝门军,不必急着回就了,将清河郡的盗匪剿灭干净了再回京!但凡逃了一人,朕定不轻饶!”

    至于孙洪刚说的什么他在清河郡碰到了刘康,而刘康却又早已孙洪回到了京城之事,汉元帝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细究了。

    他只想做个太平盛世的安安稳稳的皇帝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一年年的,自登基以来的十三年,不是地震,就是大旱,不是蝗灾就是洪水,就没消停过几年。

    “是!儿臣定不辜负父皇所托!”刘康领命准备离开。

    “可是,皇上,奴才在清河郡看到王爷带着从秭归县采选来的家人子,这一路都由王爷护送回来的,此时若是不让王爷护送回宫,怕是不妥吧。奴才看着,这些家人子长得极美,也是极信任王爷的,这万一路上要是出个什么乱子,岂不是辜负了王爷这一路的辛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