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千面王妃太彪悍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这身子力不从心啊
    谢翰飞道:“王爷说的没错,蔬菜这些东西还可以在山中种植,但据未将观察好像也没有,也是外出采买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肉食更是要出来买,这些山中猎物不多,要想以打猎补充肉类根本不可能。而且还有盐、茶叶和布匹等必备东西也要出来买。现在是夏季,食物不容易存放,据未将观察,他们大概是每五天左右出来买一次,每次大约二十人左右,会赶十辆马车出山运东西回山。”

    “上次出来采买是什么时候?”

    “两天前。后天他们就要出山采买了,一次十辆马车,都驮得满满的。如果这次雨下得大的话,估计他们会多买些东西囤积着,因为雨季来了,经常出山不容易,所以他们自己也挖了地窖,买些容易存放的食物,可以管十天半个月。”

    “进出口呢,可有固定?既然是有十几个进山口,那我们堵住他们采买物资的那个口子,叫他们断粮几日是否可以?”

    谢翰飞摇头道“不,他们每次进出山的出入口都不固定,很有随机性,我当时抓了一位山匪盘问过,他说每次要出去买东西时,都是临时由他们的三当家当天决定。每个出口都有特定的他们自己的编号,且每次从哪个口子出去也不按编号的顺序来,随时抓阄,抓到哪个是哪个。所以清河郡的太守几次剿匪都没有成功,很大一部分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刘康点头,看来这些人并非一般的山匪,他们的反侦察能力很强。想到一直跟着他们身后的黑衣人,这几天都没有出现过,应该是到了老巢了。当然,也有可能看他现在带着几千人的军队被吓跑也有可能,但无论如何,那些黑衣人应该与此地山匪有着莫大的联系。

    “那就想办法只留一到两个出口给他们,将其他出口都让这些泥石滑坡给封了,然后把这些人都抓了,断了里面的供给。”刘康边说边朝门口走去,他要看看这雨能不能再下他个两三天。

    “让泥石滑坡给封了?什么意思?王爷,那些出口都是背阳,都是植被保护着的呀,短时间内是不会有泥石滑坡的。”谢翰飞跟着跑出去。

    修羽在后面拉一把谢翰飞道:“谢将军,王爷的意思是可以人为制造滑坡嘛,至于造成什么个样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还有不要让人看出来太刻意,要不然容易前功尽弃啊。谢将军,这个时候,立功的时候到了。”修羽说着指了指外面的天,雨哗哗的,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他们的人要进山都困难,还怎么制造泥石滑坡的自然“假像”?在山滑上挖石头,山匪不会发现吗?

    “修羽,明天一早把清河郡郡守叫来。”

    谢翰飞似懂非懂地走了,刘康在灯烛下研究甘延寿留下来整理好的竹简。

    雨么,就让它下吧。

    只是想起那个原本明天要休整一天,后天需回宫的女子时,心里不来由的便有些郁郁的。

    忙甩开这个念头。

    她,终归是要进宫的。

    ;;;;这边哭累的两个姑娘,绿香已经睡了,窗外的雨把窗户啪啪地打得炸响。

    王嫱站在窗口,望着电闪雷鸣中下个不停的大雨。雨下得这么大,你明天还如何进山剿匪呢。

    雨下了整整一天,到第二天辰时还没有停。这么大的雨明天若要启程回京是不可能了,只能又耽搁下来。

    一整天,王嫱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只是在吃饭时间下楼一两次。

    她昨天不应该问那样的话的,人都要分开了,何必再去徒增这样的烦恼呢。

    当时他没有回答她,是啊,叫他如何回答呢?

    也许这一路对她们的照顾仅仅只是出于对自己父皇的缘故。

    她,与其他姐妹一样,终归是要进宫的。

    两百里之外的京城皇宫里,这几天却并不怎么消停。

    对于堂堂定陶恭王爷亲自送回长安的几位家人子,后宫里议论纷纷。甚至皇后愈是不准后宫之人议论此事,私底下议论的人反而愈发得多。

    傅昭仪走在后宫的任何一条路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或是几个人扎在一起,偷偷打量着她,然后抿嘴笑。

    傅昭仪自然懊恼,但她同样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那个没有分寸的人。他做这件事,仅仅只是为了保护那几个家人子,然后妥妥贴贴地送到宫里来。哪有这些人说得那么龌蹉。

    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事儿“不经意”地便传到了太后和汉元帝的耳中。

    ;;;;;;;;太后听了只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这后宫啊,无风都能起三尺浪,人还没进宫呢,浪已经没了头顶了。

    皇后来向太后请安的时候,便问了太后的意见,可太后却说:“这采选家人子的事,是皇后你起的头,该怎么善终,便也由你自己去定。况且,你做为后宫之主,难不成连几句流言蜚语都没法平定下来吗!”

    皇后立即跪下向太后请罪,太后则摆了摆手道:“你不用向我请罪,此事原也无需我多问。怎么善终,怎么处置,一切都是皇后你这个后宫之主说了算。哀家老了,对你们小辈的事,要想管也力不从心。”

    皇后在太后那没讨到主意,便又到了汉元帝那去:“皇上,依臣妾看,不如就让这几个家人子立即进宫。皇上您亲看瞧瞧,有哪个看着顺眼的,早早地宠幸了,再给个封号,赐个居住的宫,也就堵了那些聒噪。”

    西域郅支单于的郅支城已经建得差不多了,还派驻了三万士兵驻扎,城墙牢固得仿佛穿了一层层的铜铁盔甲一般。这几天从西域那的消息如雪花片似地一片片不断地飞到汉元帝的案头。

    ;;;;;;;;又加之刘康和诸葛丰剿匪的战报也在不断送来,汉元帝哪还有心思在后宫的这些事上。

    最主要的是,他早已不是几年前了,力不从心啊!

    可这事,在后宫传得沸沸扬扬,要这么传下去,非在早朝的时候被几个大臣提起来不可。那些大臣上下嘴皮子一碰一合的,他看着都头痛。

    说白了,还是怪皇后多事,他都一把年纪了,还采选什么家人子,个个都只有十几岁的年纪,比自己的儿子女儿还要小上许多。他远远地看着这些鲜嫩的女子,又想想自己每况日下的身子,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