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今夜月色正好
    “太,太子殿下……”

    陈嬷嬷明知道自家小主子不喜欢这桩婚事,还以为大概是要闹出个天翻地覆来,赶紧来婚房查看一番,却没想到直接碰上了小主子搂着太子殿下,两人勾肩搭背好不亲切啊,看样子是自己多虑了,她惊呼一声赶紧退了下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哎?陈嬷嬷别走呀,盘缠可给我拿了……我……我出来的匆忙,可没带多少钱财,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怎么了?难不成是出事了?这可不关我的事啊!完了完了……”她后面的话声音小了下去,却不知道陈嬷嬷大概是听不见了,人家早就一溜烟儿似的心里狂喜着离开了。

    只要自家小主子成功的进了太子府,那后面的事情自己就不用操心了,果然是养儿千日,嫁女一刻呀……

    “大哥,咱们四一添作五,你饶我一命,我兜里这些钱咱们五五分,一会儿这屋里要是见血了,你可得给我做个证,我可是无辜的,我可是什么都没做……糟糕,看来今天是出不去了!

    外面一定是打起来了,我那个二百五爹有可能是要行刺太子,我这条小命儿全靠您了,这太子府您既然进得来肯定出得去,一会儿您把我扮做个什么样子都好,只要能混出去,以后您就是我的亲大哥!

    苍天在上,厚土为证,我与这位大哥今日结拜为异性兄妹,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道,天打雷劈!大哥!请受小妹一拜……”

    秦糖糖像模像样的鞠了一躬,一张樱桃小口,肤如凝脂,面若桃花,嘴上还不住念叨着。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你要谁没,谁就没了,可千万要保得住我,我这辈子连蚂蚁都没弄死一个。

    我向来心慈手软的很,除了院儿里头有一颗樱桃树苗被我小时候一不小心踩死了……其他的,我这辈子连杀生都没有过!

    您就饶了我这一条小命吧,我以后给您上香,不,我日夜给你上香,上三炷香……上最大最粗的那种香!……”

    “咳咳……”姬无殇一脸黑线的看着某个小姑娘,强行按着自己的肩膀半跪在了地上。头上仿佛有一片乌鸦飘过。

    当他想起来要劝劝她看清楚时,小姑娘一溜烟的从地上爬起来,拽着他的胳膊,猛的就要跑出去。

    外面忽然间闯进来一群太子府的侍卫,领头的唤白煞,低身敛眸,面色沉重,却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

    “殿下,乱党177人已全部剿灭,只余太子妃一人不见了……”

    秦糖糖初入太子府,并不认识太子府暗卫之首白煞,懊恼的狠狠的扯着某男的衣袖用力一扯。

    “我说你跑不跑啊,一会儿要是被人发现了,咱们两个都得死!

    光天化日之下要是认出来我就是某个什么便宜太子……妃,到时候指不定会说咱们两个暗通款曲,行苟且之事,不知羞耻,意图私奔,谋害太子,我就是全身上下长满了嘴到时候也未必能说个分……分明……”

    秦糖糖脑海中忽然闪过方才进来的人说的话,猛然间愣在了那里,她双眼一闭,脑子这才反应了过来,转过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松开了攥着某人的那双小肉手,小脸儿瞬间惨淡了下来

    。

    “圣人云,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来来来,今儿我越狱失败了,别磨叽,就冲这儿一刀下去!”秦糖糖一副四大皆空的模样,将白皙的脖颈伸了出来……

    那样迷人而好看的颜色带着诱惑的魔力……

    她随之又狠狠的摇了摇头,嘴里还小声嘀咕着。

    “注意,这次不是演习,绝对不是做梦,绝对不是!”

    姬无殇在某人说到重于泰山的那一刻,猛然间皱了皱眉头,脑海里仿佛回想起了什么……当那一片弱小的小爪子离开自己的手,他心里恍然间一轻,莫名的烦躁起来。

    “殿下,老狐狸老谋深算,将计就计,此女必定有诈,待属下先探探虚实!”

    白煞颇以为这场面自己应该来一个忠心护主!

    只见一道刺眼的白光滑过,凌厉的寒风一跃而上,恍然间横在了她纤细的脖颈处。

    秦糖糖面色微白,站立不动,没有半点可惧之色。

    白煞自以为是判断无错,立刻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果然是个练家子连我的长剑都不怕,哪里是什么柔弱女子!

    殿下,我看应当严刑拷打,试过刑部的七十二套刑具,便可知道,这女人和那个老狐狸之间是否是合谋……”

    “彭……”只听得秦糖糖侧身一下倒了,两眼一闭,显然是惊吓过度,晕了过去……人正正好好落在了某人的脚背上。

    白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把人吓晕过去,不由得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望了望天儿……

    “今夜月色甚好,我看……要不就……”

    “传太医!”

    一双大手将地上的人一把捞起,背过身去的男人眉眼里闪烁着他自己意想不到的焦急与温柔交织,甩手一阵厉风将几人直接干脆的卷了出去,大红色的房门重重关上。

    即便他看到了小妮子晕倒前嘴角的那一抹如春风般和煦的微笑,明知道有可能是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可他却还是忍不住慌了神……

    而被扇飞出去的某个白煞,惊呆的挠了挠后脑勺,该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吧?

    ——秦糖糖不是和老狐狸一起里应外合来刺杀太子殿下的吗?

    ……等等,殿下的意思是要救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