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说亲就亲
    青竹疏影,檀香四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悠远的紫竹林深处有一处并不起眼的水听香榭之处。

    秦糖糖睁开眼睛时便觉得有几分闷得慌,她起身想要出去走走,却被一双宽厚的手掌按住了。

    “醒了?”

    “啊……你……你……你……我头有点晕,我没醒还想睡……”她一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便觉得自己所有的脸都已经丢尽了,心里难受的很,转过头背过身去,赶紧缩回了被子里装的一副还没好的样子,却不知身后的男人轻声失笑。

    自己的爱妃是在表演什么是掩耳盗铃吗?

    一想起那个小东西昨天说的话,他便觉得言犹在耳,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冷漠色的眸子里多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秦之远谋反,此时正跪在太和殿门外,爱妃猜一猜今日进宫会不会遇到呢?”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进宫拜见太后吗?”

    某人忍不住在心里一个小圈一个小圈的画着圈圈。

    ——靠,我猜什么,那个老东西自己谋反关我屁事儿!

    老娘这辈子土生土长自己长起来的,跟那个废物爹有一分钱瓜葛,都算老娘输!

    如今可好了,好事找不到,坏事却要扣在她头上,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秦糖糖装的一副天真可爱外加无知蠢笨的样子,将这个问题又甩给了某位殿下。

    男人的眸子里冰雪交接,如水天一色,一闪而过,一丝杀机,杀气凛然,荡漾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是吗?原来爱妃如此迫不及待给太后请安呢?”

    他食指轻轻的敲打在桌面上有规律的节奏,像是十指连弹一首动听的曲子。

    言语之间的敲打之意,就差公告于天下了。

    秦糖糖本能的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大哥你要是觉得开心就带上小的,要是觉得小的碍眼,小的就不去了,芙蓉帐暖,我贪睡一会儿,或是忘了去了,太后娘娘该不会有意见吧?”

    秦糖糖狭长的睫羽微微翻动,小狐狸一般的笑容恰如昨日。

    姬无殇扶额,好家伙,这小东西的意思是……自己求着她这位祖宗去的?

    某人内心十分不爽,拂袖就要离去,金糖糖一把抓住了某人的衣角,死死一拉不肯放手,一副讨好的抱大腿的样子。

    “古人云,见贤思齐焉。大哥,我其实不想见秦老狐狸……喔,不,我其实不想见我爹,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怕大水冲了龙王庙……到时候手心手背都是肉……”

    他微微愣神,秦糖糖的脑回路与世家小姐不大相同,没有向自己求饶的意思。又似乎有意要与秦之远撇开关系,到底是演戏还是三分真七分假呢?

    他忍不住手上微微用力一把捏住了肤白胜雪的小胳膊,疼得她哇的一声叫了起来。

    “君子动口不动手,兄弟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好说,虽然我肤白貌美还有一双大长腿,但我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你要是要什么直接说,我全给您都行,饶了我一条小命,如何?”

    “好处。”他邪魅的眉脚微微翻起,森然的嗓音如泉水叮咚,大手悄悄放开了些许,面上仍是一片冷漠。

    ——我剁了你十八辈祖宗的祖宗的命根子!

    某女忍不住腹诽,面上一青一白,如阴晴变幻,日月交替,霎时间十分精彩。

    “好处当然有很多呀,首先,老狐狸……不是不是,是我爹,我爹以为送进来了一个细作就肯定不会再送第2个,到时候你就免了多少烦扰!

    其次,我还可以反向侦查对方的信息,然后报告给你,你就相当于拥有了一颗双面的棋子。

    再者,我人微言轻,你不用担心我攀附权贵,结党营私。

    最最重要的是——我虽对外称作是嫡女,但是是小妾所生,日后太子殿下就算是休妻再娶或是别的,都没影响,对外就说我死了干净,或是我一不小心吃饭噎死了,我相信都不会有人怀疑的……

    如果你不信,我……我可以发誓!”

    秦糖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两只小短腿够不上人家,却强行地举过头,让自己的手臂狠狠地印在了某人的肩膀处。

    “俗话说得好,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就咱们俩这关系,兄弟手足,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到时候一定可以的,嗯,你得相信我……”

    “可万一要是你反悔呢?”某男脸色僵硬——到了手的熟鸭子,她还想着往外飞?什么叫做休妻再娶?门儿都没有!窗户都没有!

    “怎么可能呢?东宫是你的地盘,没有你的命令,我连一个太子府都逃不出去,要是你看我十分不顺眼,给我喂一只那种毒药也行,定时给我解药就好!”

    某女十分肯定而认真的点点头,似乎是为了表示认同还特意伸出了手准备接药。

    姬无殇内心一阵烦躁,秦之远这只老狐狸到底是画的什么葫芦药自己还没弄明白,眼下就要被这个小妮子所有的大胆发言好奇死了。

    太子府当然有秦糖糖说的那种药,可是一个兵部尚书之女,怎么可能会对严刑逼供的犯人所用的招数和暗卫所服的毒药都了解呢?

    秦糖糖身材矮小不足正常身高的十分之七五,皮肤虽白皙,可手上却有厚厚的老茧,连虎口上都是厚厚的茧子,很明显她就算不是会武功之人,也是一个劳作之命,一个尚书府的小姐,什么时候竟然被人这样作践了?

    秦之远居然也让下人使得?

    姬无殇墨色的眸子微微一挑,越是好奇越让他怀疑秦糖糖是否就是老狐狸训练多年的细作!

    “你要是不信我,我还可以发毒誓,苍天在上,厚土为证,若我所说之言有一句假话,就让我……”

    “唔唔唔……”

    一阵冰冷覆上了她的唇角,他如蜻蜓点水一般划过,却仿佛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忽然转过头去。

    “知道了,走吧。”

    秦糖糖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不敢自信的看着他……

    说亲就亲的吗?

    怎么这么随便?

    她,还没有准备好啊……

    等等,她为什么要考虑准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