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诚心日月可鉴啊
    皇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似庄严而华丽的红砖绿瓦错落有致,穿过一道道长廊水榭,还未来得及上前去,陛下身边的李公公便递了消息出来。

    “念及昨夜太子殿下遭人行刺,陛下已经免了太子殿下与太子妃的礼,太后娘娘身体不适,也免了。”

    秦糖糖恍惚间目瞪口呆,小嘴差点撅上天去。

    “这……这就免了?”

    ——确定不给她一个表演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机会吗?

    姬无殇看见那张小脸瞬息万变,一会儿雨过天晴,一会儿晴转多云,他顿时有了调侃的主意来。

    漆黑色的帽子里不知何时起多了,点点星光和温柔的亮度。

    “大胆,太子妃对太后娘娘一片赤诚之心。今日为了觐见太后娘娘,太子妃亲自为太后娘娘做了糕点。你这奴才岂不是要让太子妃食言而肥?”

    “喂,我什么时候做的糕点,我?”秦糖糖整个身子绷成了一条直线,忍不住挡在某人面前,拼了命的摆着手。

    “这……太后娘娘确实已经睡下了。”那小太监自然是两头不敢得罪,却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只好实话实说了。

    本以为此言一出起码可以消解太子殿下心中的疑虑,却没想到姬无殇大手一摆,一副根本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无妨,不影响太子妃晨昏定省,那就等太后娘娘醒来再入内拜见……”

    “殿下……”那小太监正要反驳时,抬头一见太子殿下的一张冰块儿脸,顿时低下头灰溜溜的退了下去,敢和太子殿下顶嘴,除非是不想活了吧。

    秦糖糖被这话气得无话可说,好一个晨昏定省,这和罚人在这里跪着有何区别?

    姬无殇转身刚要离去,果然那小狐狸的小爪子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角,乖乖的扶了扶身子。

    “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既然太后娘娘睡着,那理应就先去拜见皇后娘娘,对不对?太子殿下?”

    她极尽和颜悦色的开了口,把晨昏定醒,短短的几个字,说的是那样的大义凛然。

    “儿臣毕竟是熟读了《女训》《女德》之人,况且古人有言,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源,长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

    儿臣身为太子妃,自当做到一个以身作则敬服于天下之榜样啊。殿下。”

    秦糖糖话音一落,还不忘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的抬起,翘着手腕,双眼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等着某人亲自过来扶一把。

    姬无殇低头间轻笑两声,似是自己也有一些憋不住了,便伸手扶了她起来。

    好一个秦糖糖,区区几句话,竟然把行礼问安,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大义凛然,面不改色,还真是厉害厉害。

    “太子妃孝心感天动地,本宫实在是佩服,快快请起。”姬无殇顺理成章的扶了他起来,把一旁小太监伸出去的尴尬的手,轻轻一挡。

    那小太监被这一番对话吓得汗都冒出来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落在了衣袖上,等二人走了后赶紧擦了擦。

    “公公,不是说太子殿下昨夜被太子妃之父——秦之远刺杀了吗?我瞧这样子似乎不像啊!这两个人如胶似漆,爱慕非常,哪里有一点嫌隙在?”

    一旁的小太监颇为有些不懂,赶紧问了一句,却见那小公公摆摆手,身形已经是有些站不稳。

    “快扶我坐下,吓坏我了……”

    坤宁宫。

    才到了殿外,便看见了随陛下出行的几位公公,看样子御驾就在坤宁宫内,而来的甬路之上,秦之远,正叩罪在那儿,瞧见秦糖糖身着宝蓝色对襟襦裙,头戴凤凰十六钗,摇摇晃晃身姿,窈窕走来,吓得他赶紧擦了擦眼眶,颇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罪臣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老狐狸大惊失色的动了动身子,心中大骇,没想到她还活着!

    “秦尚书客气了,秦大人鞠躬尽瘁,为国为民,何罪之有啊?”姬无殇嘴角间若隐若现一抹笑意,青色的青筋暴起,身侧的手拳一紧,秦糖糖顿时明白了,过来好家伙,这一对儿简直就是天雷勾地火呀!

    明明是不待见的两个人居然还能讲话,说的如此绵密,还真像着君臣和谐的样子。

    “殿下此言差矣……”秦之远一副老匹夫的样子,浓眉一挑,正要说什么却被人抢了过去。

    “父亲大人一向养尊处优,怎么可以跪在这冰冷的石阶之上,果然是伺候的人,丁点不当心,来人,去拿软垫来!”

    “啊……是。”白煞半天没缓过神来,不知道太子妃葫芦里卖的是个什么药,恍惚间一转身才明白过来,若是兵部尚书秦之远在坤宁宫门口谢罪,跪着软垫子回头传出去,只怕会被陛下一刀砍了吧!

    “你……”秦之远一时词穷,还来不及反驳,又听秦糖糖左手的帕子微微拭泪,上前一把攥住了秦之远的手。

    “爹爹,爹爹一直以来身体虚弱,却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日夜操劳,披荆斩棘,文成武功样样不在话下,如今却瘦得这般田地,还跪在坤宁宫外,为陛下与皇后娘娘祈福,诚感动天,我这做女儿的心里真真的是忍不住,心疼的紧,要哭上一哭。呜呜呜……爹爹你受苦了……”

    “噗……”白煞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差点自己直接倒了下去。

    能把进宫请罪,说成为陛下祈福,太子妃真是一把好手。

    “爹爹,您这一把身子骨操劳的都不剩什么了,若还有什么话要做女儿的告诉嫡母,女儿一定会为您通传!”

    秦糖糖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哭的稀里哗啦,那样子大有交代后事的意思。

    秦之远一口气没上来,伸出个手指头连连指了她好几下,气憋个够呛,一翻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秦糖糖装的一副吃惊的样子,退开一步,那场面实在是感人肺腑。

    “快……快去请太医来!爹爹为陛下祈福,诚心日月可鉴啊,却不慎晕倒了……快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