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要不赏我吧
    等到小太监们将秦之毒横着抬了出去,直奔向了兵部尚书府!

    红砖绿瓦,只剩下了二人,四目相对,身后跟着几个侍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之远负荆请罪,唱的是一招空城计,他等着父皇赦他无罪,你倒好,将人,气回去了?”姬无殇努力憋笑,差点憋出内伤。

    自己是娶了一个什么宝贝,总算是知道了。

    秦糖糖眼圈哭得红红的,低着头像个小兔子,一般可爱。

    “臣妾也只是担心爹爹身体,毕竟一把年纪了……怕他撑不住啊。”

    白煞与黑煞忍不住齐齐抬头望天。

    ——能生的太子妃这样的闺女,秦之远只怕会气个半死才是!

    ——没错!

    秦糖糖收回了手中的帕子,扶了扶身子开口道。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臣妾一片冰心在玉壶,也是怕陛下见了这种场面,感动的泪洒当场。”

    姬无殇浓墨色的眸子里倒映着一幅美人画卷般的景象,那樱桃小口不大不小,正正好好是他喜欢的样子,一张小脸儿肉嘟嘟的可爱,这么一瞧比西子还美上三分。

    只可惜这丫头半句实话没有!什么一片冰心在玉壶?秦之远不派人追杀她才怪……

    “奴才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子妃娘娘。陛下与皇后娘娘正在用早膳,今日国事繁忙就免了太子殿下与太子妃拜见,其余诸多赏赐,已经送入了太子府中。”

    陛下身边的一位公公出来回了话,至于外面的事情,陛下早有耳闻……

    看样子这位太子妃的确是有些不简单。

    “儿臣告退。”

    深夜。

    秦糖糖被送回府后倒是没做别的,只把近年来的史书瞧了一遍,整个一下午都在看书,到了晚上才沐浴更衣,却不着急着用晚膳,只拿了个什么东西给了身边那两个伺候的丫头,之后便灭了灯了。

    等到姬无殇得了消息赶到太子妃的院子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地上躺着两具整整齐齐的尸体,身上穿的正是太子妃今日入宫觐见的两身衣裙。

    秦糖糖走出门时伸了个懒腰,瞧见地上的尸体时,吓的整个人瘫坐在地。

    “哎呀呀,家和家和万事兴,好端端的这两位小妹妹怎么这样想不开,好歹也是伺候我的,怎么就着了奸人的道?”

    姬无殇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让这两个小丫头穿上你的衣裙,大半夜的到荷花池过来赏月,难不成不是你的主意?

    可见秦之远已经对这小狐狸动了杀心了。

    “回禀太子殿下,死的两个丫头是伺候太子妃的,都是太子妃出嫁前带过来的丫头。”

    黑煞面色冷淡,声音平静,像是见识过了这样的场面许久。

    秦糖糖狠狠的挤出了两滴眼泪来,一把拿着帕子,轻轻地抚摸着那俩丫头的脸蛋,只见俩丫头嘴角发青,身上多有青紫色的斑痕,看样子是中了毒。

    “古人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出嫁后就拿你们两个当姐妹一样,千恩万宠如手足看待,你们就这样去了,可叫我心里如何能安啊,都是好人家的姑娘,怎么偏偏的就这样去了,哎,奈何情深,向来缘浅!

    臣妾请求太子殿下将这两个丫头风光大葬了吧……”

    秦糖糖眼角还带着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哭得一抽一抽地,在场的仆人们一个个瞧了,便知道太子妃是多么软的性子了。

    哭的白煞都忍不住,有一些于心不忍的眼眶一红,内心感慨着,太子妃果然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啊……

    也就只有某人冷冷瞧着她……

    ——这两个人不都是穿了你的衣裙才死的,不是被你故意害死,才有鬼!

    不过这丫头身边带来的人,怕是秦之远的眼线,难怪这丫头这么忙着清理门户了。

    “殿下,就当是臣妾求你了,一定要将这两个丫头风光大葬,唯有红颜解我意,可愿今生遇太迟。呜呜呜……妹妹呀,你还没有享福呢,就这么没了……”

    “准了。白煞,安排好这两个丫头的后事,回头从府上挑两个伶俐的送到太子妃房内。”

    “是。”

    姬无殇被这小丫头这么折磨了一天,算是领教了这丫头的手段,心里大概知晓一二,却被她哭的整个人头晕眼花,恨不得马上把她的嘴堵上不可。

    秦糖糖见此场景立刻行了大礼参拜,像模像样的开口道。

    “臣妾多谢太子殿下体恤。”

    秦糖糖转头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才走出两步,却听的身后一声响。

    “爱妃宽宏大量,严于律己,实在是天下女子之表率,本宫今日中午有空,就与太子妃共进午膳吧。”

    姬无殇嘴角带着点点笑意,轻轻的摊开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糖糖360度一脚刹车停了下来,转身面带笑容地福了福身子。

    “喔,臣妾那就多谢太子殿下了……”

    ——老娘谢你个祖宗十八辈儿菠萝,哈密瓜,香蕉,猪蹄子?

    她怒目三分,藏在笑里,凤眸轻挑,带着三分温柔,三分大方,三分良善和一分忍无可忍。

    太子府。

    “陈嬷嬷,午膳的白笋鸡丝粥是否过火了些?口感僵硬,不如之前的好。”

    男人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块带着笋丝的鸡块,轻轻挑起,却又放回了碗中。

    在场的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知道太子殿下对食物的要求十分高,太子府的厨子都是一批换了一批的。

    “是,殿下最爱吃的白条鸡,府里所剩已不多了,过几日怕是要捉些新鲜的来。”

    白煞赶紧回了一句,解了众人燃眉之急。

    秦糖糖怎么说也是饿了一天了,望着桌子上的白笋鸡丝粥,玉质龙筋,樱桃丸子,山药牛肉煲,水晶肴蹄,芋头排骨,一阵又一阵的香味儿钻进了她的鼻孔。

    “听闻太子妃在规格时最爱吃青菜,回头多备一些山笋蘑菇丁给太子妃补补身子……”

    姬无殇体贴的给她加了几片菜叶,眉眼之间的笑意也是藏不住。

    秦糖糖脸上瞬间一黑。

    ——我爱吃青菜,我怎么不知道?

    “不了,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又要料理政务,每日所处之事实在是比臣妾都重要百倍,还是太子殿下用吧。”

    秦糖糖脸部红心不跳的将菜夹了回去。

    “那怎么行,太子妃主管内院事务日后甚是操劳。”姬无殇又加了几片豆芽菜放进了她的碗里,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生气,他在坤宁宫门前擅作主张,故意给自己难堪!

    秦糖糖赶紧加了几块芋头过去,放在他的碗里。

    “芋头最能消食,太子殿下最合适了。”

    “这论起消食芋头的作用,不如山药。太子妃尝尝!”

    “山药再好只不过是配菜!这樱桃又大又红,最惹人喜欢,还是太子殿下请……”

    “山笋最适合怡情养性,太子妃心火难消,该多吃些……”

    “蘑菇更富含营养还是太子殿下请。”

    “太子妃请……”

    “殿下请……”

    转眼间,两人你来我往,碗里已经堆了一片绿色。

    秦糖糖毫不甘示弱,不一会儿的功夫一桌子的蔬菜都被二人挑了个干净,陈嬷嬷的脸上还挂了几许菜叶。

    一旁伺候的奴才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退出去了个干净。

    白煞战战兢兢的流着口水,握着一块排骨从桌底下钻了出来。

    “殿下,娘娘……要是二位都没胃口就赏给我吧,别白瞎了一桌子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