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馊主意!
    “本宫饱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太子妃还没有尽兴吗?本宫又得一棋谱,正想与太子妃请教一二,太子妃这边请。”

    姬无殇根本没有给两个小丫头留用膳的时间,反而是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糖糖手握竹筷一脸惊呆的站起身来……

    ——我tmd真是恨不得戳瞎了他的狗眼!

    “太子殿下盛情邀请,臣妾却之不恭。”

    秦糖糖强忍住内心想揍他一顿的冲动,随他进了偏殿。

    一旁的陈嬷嬷这下算放下心来,自家小主子既没有在府里的那样淘气,也没有平日里那般不守规矩,一定是乖巧又贤淑的一面,让太子殿下觉得甚好。

    “奴才告退。”

    白煞与黑煞递了个眼神儿,两兄弟无声的交流着。

    ——殿下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上心?

    ——就是,还是要他命的女人。

    ——红鸾星动?

    ——美色误人啊。

    “你们两个守在门口就行了。”姬无殇。瞥了一眼身后的两个人,淡淡的吩咐道。

    “是。”

    静谧幽深的竹林萦绕在窗前,典雅而又不失风范的琉璃桌上摆着两盘黑白子,书墨的香气醉人心脾。

    墙上挂的都是些大家之作的书法,不过瞧着下笔如龙飞凤舞,更显得挺拔有力。

    秦糖糖才进了门,一柄长扇从她眼前绕过,刹那间刺眼的尖刀从扇善间伸出,她微微扬起下巴,不过指尖般的距离,她纹丝不动,挑衅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毫无惧意。

    “呵,秦之远费尽周折安排了你进太子府,爱妃从容不迫真是好胆量,在本宫面前就不必这么伪装了吧。”

    姬无殇墨色的眸子里杀气泛起,冰冷的眉角仍绕在山间飞舞,素手芊芊十分有节奏的敲打着案上的梨花木桌。

    “啊!不……要!

    ……殿下,臣妾对太子殿下仰慕已久太子殿下风姿绰约,意气风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实乃人中龙凤,妾身只在是群中看了你一眼便每每不可自持。

    臣妾若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还请太子殿下明视,妾身甘愿受雷霆之邢啊。”

    秦糖糖夸张的似乎是被吓得腿软一般趴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着帕子,那纠结又害怕胆小的样子,装的实在是有一些晚了。

    姬无殇紧皱着眉头,少许,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丫头对自己不是很信任,看样子想要她揭下虚伪的面具,还是缓缓而图之吧。

    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的声音缓缓停止

    。

    “起来吧。”

    “谢殿下。”秦糖糖装着拭泪的样子,还拿手帕擦了擦,真像那么回事儿一样。

    姬无殇转头看向棋盘,忽然间心里又多了一个主意。

    “光是下棋,了无生趣,今日你我下三盘,若你为胜,本宫可以答应你任意一个条件,若本宫为胜,道理也是同样的。

    你可敢应战?”

    秦糖糖凤眸一挑,多了一片星光点点。

    “什么条件都可以吗?”

    “都可以。”

    “哪怕是杀人抢劫,无恶不作。”

    “没错。”

    姬无殇自信的应了下来,自己倒要看看这丫头到底有多大的厉害。

    俗话说,人生如棋,棋如人生,他今日定要好好的大下几盘,试一试这丫头。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臣妾应下了,殿下,请。”

    霎时间风云变幻,棋盘上你我交锋,互有胜算,一时间竟下了个旗鼓相当。

    姬无殇眉角大喜,这丫头下棋时全神贯注,用子谨慎小心,步步盘算,胸有成竹。

    可惜是一女儿,身若为一男儿身,可与自己征战沙场,真乃是不二军师可言!

    少顷后,他大肆追击,却不曾想一招妙手连环,困住其内白子,倾刻间枪出如龙,落子待定。

    “殿下输了……”

    秦糖糖笑意点点,才半炷香的时间,一盘棋局,以满盘皆输落下,姬无殇眸光一闪,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

    “三盘两胜,继续。”

    姬无殇不得不承认第1局是自己轻敌了,这小丫的棋艺如此之高,绝不会是秦之远那个老狐狸教导出来的。

    自己与老狐狸对弈,也未见老狐狸将旗下的如此好,更何况这丫头的棋路和老狐狸根本不一样。

    “丫头,你输了。”

    姬无殇落子一定,摇着手中的青云扇,面上笑容依旧。

    秦糖糖眉角微皱,看样子姬无殇也的确不是一般人,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能碰到棋艺如此高之人,她摩拳擦掌赶紧摆好棋子。

    “一局定胜负!”

    “好。”

    姬无殇棋风像鬼谷子一样鬼道,虚虚实实,真假难辨,才一开始,他就落子如飞,果然是准备充分,成竹在胸。

    而秦糖糖万分复杂的棋犹如抽丝剥茧一样,一层层理出头绪,两人今天都是第一次碰到敌手,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得难解难分……

    整整两个时辰过去这一盘棋才算是满子,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而打成平手就需要数子看谁的子更少者胜。

    姬无殇不敢置信的数了一遍,一共237子,他下119子,秦糖糖118子,他输了!

    秦糖糖贱兮兮的扬起一抹笑容,一双美眸里带着得逞的得意,不顾某人的烟云密布的一张脸,开口道。

    “殿下,方才下棋时殿下说,若是输了就要答应对方的一个条件,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姬无殇目光带着秋水般的温柔,像阳光下的海水一般透明,闪烁着点点碎碎的流光让人望而失魄,却恍惚咬了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算数。”

    他自己说的话当然要算数了。

    听到他醇厚的嗓音缓缓落下,入骨几分凉意,秦糖糖装着一副为难的样子,福了福身子。

    “妾身不敢,都是太子殿下步步谦让,臣妾不过是……”

    “行了行了,少在我面前演你那一套,什么时候想好了条件,什么时候告诉本宫。”

    “是。”

    入夜。

    太子府的暗室里倒吊着白煞和黑煞两个楞头青。

    姬无殇深夜不睡,坐在窗边,看着天上的明月,心头微凉。

    “你们两个出的馊主意!”

    黑煞无语。

    ——那不是你让的太子妃?

    姬无殇对月感叹,是他太让她了,可谁知道小媳妇儿下棋如排兵布阵……

    等等,秦之远一次刺杀不成,应不该善罢甘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