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置之死地而后生
    “清风,明月,拜见太子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个小丫头十六七的样子,虽比太子妃还高了一头却十分恭敬有礼,下拜时目光不敢直视一分看样子是经过人调教的。

    秦糖糖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扑扇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可爱的样子,晃神之时,腰间蓦然多了一支节骨分明的大手。

    “早安,太子妃。”

    “殿下,早安。”

    “送你的两个奴才,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可还喜欢吗?”

    姬无殇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面前的小丫头,下意识的松开的手,眼眸里多了一抹深沉。

    “喜欢,既然是殿下送的,臣妾自然喜欢。”

    ——喜欢个皮球球啊!这不就是送过来两个眼线监视我吗?

    “嗯,甚好。本宫。这几日政务繁忙,怕是有时候顾不上你,有事和明月说。”

    “是。”

    察觉到他的小太子妃今天十分安好,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放心的离开了。

    秦糖糖忽然发现太子府的生活比自己想象中可能会无聊一些,转了转眼珠子,她一想到昨日他说的话,恍然间计上心来。

    “太子府有鸡吗?”

    “鸡?鸡肉倒是有,自然是没有鸡的。”

    “我说的是那种活着的,两条腿的。”

    “这……府里的都是御膳房送过来的。活的倒是没有。”

    “那从御膳房传过来到太子殿下吃上这一口鸡肉要多久?”

    “怎么着也要耗费两天的时间。”

    “按照你这么说,那这中间耗费的时间这么多,鸡肉,怎么可能还会保持原本的鲜嫩?”

    “这……”清风与明月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是内府伺候的,哪里懂这些?

    “要保持鸡肉的鲜美,首先一点就要在这个嫩字上,若都是老母鸡吃的有什么意思?你们两个出府去买几只小鸡仔来,这院子这么大,养几只小鸡应该不成问题,挑食之上好的,一会儿我亲自过目。”

    “啊……这……是是。”两个丫头听的是云里雾里,不过既然主子说要,那就应该去准备。

    姬无殇原本今日政务繁忙,是无暇顾及后宅,却一连早上将折子看完,见了诸大臣,便回了府。

    “太子妃在做什么?”

    瞧着黑煞与白煞似乎支支吾吾说着太子妃什么,某人来了兴致。

    “太……太子妃……”黑煞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回禀,幸好白煞机灵。

    “殿下,您还是亲自去瞧瞧吧。”

    姬无殇挑了挑眉,他倒是想知道这丫头做了什么让这二人支支吾吾的如此犯愁。

    “咯咯咯……别跑,我的……”

    秦糖糖叉着腰一追两三圈,小黄鸡头上没有几根毛,腿倒是跑得极快,绕着院子跑了好几圈,秦糖糖十几岁的小身板累的直大口喘气。

    “明月,抓呀,抓呀,别让鸡跑了。”

    明月得了令费了好大劲才接近小黄鸡一尺,眼瞧着快要到手,却摔了个狗啃泥,没抱住。

    小黄鸡绕过了清风的身后,一溜烟儿的就不见了踪影,秦糖糖左追右追,猫着腰,弓着身子,一路小跑,直到撞到了某人鞋上。

    小黄鸡害怕的躲到了来人的身后,秦糖糖被撞疼了,摔了个大跟头。

    “我了个去,什么东西这么硬?”

    姬无殇墨色眸子染了一丝情愫,轻声咳了咳。

    “几日不见,太子妃行此大礼,快请起。”

    秦糖糖吃瘪。

    好家伙,撞疼了你知不知道!

    “给殿下请安。”

    她装的越是这样端庄,越是这样让人挑不出一丝错来,却让他越是心里怀疑。

    秦老狐狸机关算尽送来的棋子怎么可能会是那种货色,只怕里面另有玄机。

    “平身,这是怎么回事?”

    他言语之间的怒意已经十分明显,却佯装不说,只等着她自己解释,眼瞧着太子殿下便是一场盛怒,满院子的人都跪了下来,一声不吭的像一院子的木头人。

    秦糖糖假装不懂的戳了戳手指,两根食指绕了绕圈圈,在胸前打转。

    “府上的食材不够新鲜,我想着还是我亲自来操持的好。”

    “太子府与御膳房大早上的就被你惊动,若是传到外人耳朵里,恐怕会让殿下落得一个只知口食之欢,不顾黎民死活的名声……”

    黑煞还以为太子妃是真的不懂,赶紧上前提醒了一句,原本不说还好,此言一出,秦糖糖立刻面色一白装的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退了一步。

    “是,所以臣妾想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回头等太子府小厨房里做出来的食材有所余,也会遍施给京城的难民……听说此次江南水患,受灾者入京城者甚多……”

    “放肆!”

    姬无殇邪魅的一双眸子忽然间紧紧一眯,单手扣住了她的下巴高高抬起。

    “闺阁妇人,妄议朝政,你是不知死活吗?”

    “臣妾不敢。灾民们叫苦连天,朝廷发放尚有数可循,若是所有人都可以前行接纳,那就不会出现京都暴乱,让灾民饿死于城下的事!

    殿下文武双全,智勇可嘉,受命于陛下侦查此事,臣妾不才,只忧心黎民百姓,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若是对殿下,对陛下,有所冒犯,还请殿下恕罪……”

    “你!”姬无殇眸子里的震惊,在一点点扩大,他再也掩饰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京城水患之事,不过才事发三日有余,这丫头嫁过来不超两日是如何得知的?

    更何况她说忧心于黎明百姓……

    这句话父皇对自己也嘱咐过……那时候自己只为了将这些暴乱的幕后主使抓出来,却没有放在心上,今日听这一席话却恍惚间想通了什么!

    他幽深的眸子里仿佛多了一丝光亮,点聚成光,连成一片……

    “退下吧。”

    “是……”

    不出半炷香的时间,当整个院子里的人都以为这一次太子妃触怒了殿下必死无疑时,却没想到太子殿下甩手离开了院子里,只留下满院子的人,摸不透太子殿下的想法。

    秦糖糖拍了拍自己扑腾扑腾的小胸脯,深吸了一口气。

    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过是自己来这里要进行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