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秦默默和秦青青
    “来来来,跑到那里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你们几个是怎么看着的?不知道这几个鸡是我的宝贝吗?”

    秦糖糖一大早上就一咕噜的爬了起来,在府里穿梭着,身上穿的不过是最简单的中衣,清风和明月在后面紧跟着,生怕出了什么麻烦。

    “太子妃,您慢着点。”

    明月自己也不免的,有几分着急,小主子爱玩爱闹的性格,自己前几日已经见过了,那天太子殿下的脸黑的跟墨水一样……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闯祸。

    几只小黄鸡都十分有默契的跑到了一处空地上,秦糖糖弓着腰向着她们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转过身,低下头亲自将两个小鸡抱了起来。

    “乖,小东西,大早上的就是应该多运动。这样美好的一天才会光芒万丈呀……”

    她素手纤纤,雪白的手腕露了出来,捧着小鸡一阵安抚,将小鸡抱了起来……一只,两只,每只都亲了一个遍。

    “不要怕不要怕,我也不想杀你们的,但是没办法,谁叫这个鸡汤大补呢。哎……”

    转眼之间血腥的一幕,让看热闹的人来不及反应……只见太子妃手起刀落,转眼之间,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小鸡已经全部变成了一地的鲜血……支离破碎的鸡身被太子妃单手拎了起来,她哪里有一点柔柔弱弱的样子。

    而这让人吃惊的一幕,正好落在了某人的眼中。

    姬无殇面色无奇已是十分淡定,似乎是有所预料,倒是把跟着的黑煞和白煞吓了一跳,小小女子便有如此厉害的身手,说出去恐怕旁人不敢信。

    “殿……殿下,那不是太子妃吗?”黑煞被这一幕有点吓傻了,虽说见识过多么厉害的画面,可是当你看到一个柔弱女子,会动作如此干净利索,他还是不免的心生一惊。

    白煞。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时,也不免的心生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小姑娘转眼之间,手起刀落,若是杀人不眨眼的话,恐怕可与江湖第一杀手相互较量,这样的姑娘竟然是他们的太子妃,这简直是让人惊呆呀!

    “闭嘴,不要乱说。”姬无殇只当是路过提醒了一句,转头就进了厨房,只当做这一幕没有发生过一般。

    却不知道在他离去的背后,一双灼灼的目光停在他离去的方向,黯然许久。

    “我不去说,你去吧。”

    “你去。”

    “不,你去。”明月和清风两个人似乎是有难言之隐,两个人同时推脱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口,眼瞧着这场面就要冷了下来。

    拿着花洒正在浇花的秦糖糖。忽然打起了精神,转头看向嘀嘀咕咕的两个人,不由得心生不悦。

    “有什么事直说就好,没必要在我面前装的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这……启禀太子妃,我们也并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只是今日我出去采买时,听说了一个消息,听说早些年的时候,程将军之女钟情于太子殿下,先帝在世时,曾答应了这桩婚事,也不知道是否……

    这两日听说将军府闹了起来……”

    明月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显而易见是在为她担心。

    太子妃入府,不到半月,就有人想要嫁进来,恐怕是个人都会难过吧。

    秦糖糖平淡无波的眸子微微顿了顿,只当做是在听一件故事而已。

    “嗯,你说的对,若是太子纳侧妃,那的确是一桩喜事。”

    “啊?喜事?”清风为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差点反应不过来,难不成自家主子还希望那个女人嫁进来吗?

    “娘娘……你入府里不满一个月,若是太子殿下此时……”

    明月颇有些打抱不平的意味,话说到一半,还等着看一些特别的反应,却没想到秦糖糖大手一挥,只说是困了,回去休息了。

    留下两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儿。

    午后,外面的知了叫的越发累了,高高的树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秋千。

    秦糖糖一手拨着莲子,一手望着外面的湖面,淡淡的发呆,直到被身旁的人叫醒。

    “兵部尚书求见,您的父亲……”

    “太子殿下呢?”

    “殿下不在府中。”

    明月被自家主子这句话问的,忽然有些没缓过神来,还来不及继续思索之时,秦糖糖已经起身迎了过去。

    只是手里不知何时,最后捏的那个莲子已经碎在了桌上。

    清风若有所思的跟了上去。

    “太子妃刚入府里不满几日,便有这么大的架子,实在是可喜可贺。”秦之远完全唯有一个为人臣的客气,大大方方的坐在主位上,品着手中的茶水,身后还站了两个貌美如花的姑娘。

    “父亲大人雷厉风行,向来是,风采依旧。”秦糖糖不同于往日的装疯卖傻,一副傻白甜姿态,今日直接赢了上去,并没有坐下的意愿,而是淡淡的将目光扫了过去,那两个姑娘赶紧要屈身行礼。

    “二姐……不,臣女拜见太子妃。”

    秦默默与秦青青被这个眼神吓了一跳,却在将要行礼问安的下一刻,被某人一把扶了起来。

    “三妹和四妹来看我,我欢喜的很,这礼数是能省则省的。”

    “也是,太子殿下除了大婚之夜,歇在你的房中,这几日都睡在书房,就算你侥幸留的这条命,也是颗无用的棋子,以后你的两个妹妹入府来帮你,你应该开心才是。”秦之远并没有打算继续卖关子,而是单刀直入表明了来意。

    秦糖糖藏在袖口的那只手猛然间紧了紧,转头扬起了一阵天真的笑容。

    “太子府波谲云诡。父亲大人安排就是。我喜不自胜。”

    “哈哈哈……”秦之远捧着手里的茶盏走上前,在两人擦肩时,微微低了低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了口。

    “不要,再耍花样。”

    下一秒整盏茶全部被摔碎在了地上。

    秦糖糖被撞的摔了个大跟头,靠在了茶案旁,幸好猛的吻住了身形,不然只差那么一点,今日便是命丧当场!

    一旁的秦默默和秦青青被吓得,一直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等人走了之后,赶紧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二姐,我们也是实在没有法子了,留在府里也是个死,我们不想做那些小门小户不要脸面的妾室……求求你给我们一条生路吧……”

    秦青青仰起头的瞬间仿佛有一滴晶莹的眼泪还流了出来,只是眸子收紧的那一刻,微微的嘴角上扬。

    秦糖糖大大方方的,一手一个将两人扶了起来。

    “二位妹妹,这是做什么?既然进了太子府,那就是一家人,明月,把关雎楼收拾出来给两位妹妹住……”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