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一口老痰卡住了
    虽然外面的人都在看热闹,大家都冷眼旁观着这位不受宠的太子妃,可服里的下人们却知道太子殿下虽然不敢说对太子妃有多好,但是一定也不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姬无殇自己也反思了一下,就算是自己和老狐狸之间不对付,那也不和女流之辈扯上关系,太子妃毕竟是太子妃,太子妃的地位不会因为这些而有所改变,所以该对太子妃如何好还是应该好一些的。

    因为这样想着,某些人立刻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行动,弥补一些什么,毕竟三朝回门的事情闹得的确有一些不好看,以至于外面才有了那么多的闲言碎语。

    果真,秦糖糖才不过两日就收到了太子殿下打算去拜访自己父亲的消息。

    正躺在贵妃椅上修剪着指甲的某人,差点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她杏目微怒,的的确确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自己这个样子。

    原本把自己树立了一个柔弱简单易掌控的形象,不过是为了在太子府安身立命,多一分把握不惹太子殿下的晦气而已,如今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事情反而是成了这两家交好的理由?

    总之麻烦对上麻烦,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其实,秦之远也并非是目光短浅之人,他把自己的长女也就是自己的嫡姐,送入宫中,成为了陛下身边最受宠的贵妃娘娘。

    又把自己的庶女送进了太子府,让一个小小的庶出成了太子的正妃。

    日后无论是太子殿下继承皇位,还是陛下最受宠的贵妃娘娘所生的小皇子继承皇位……这老狐狸都是稳稳的,国丈。

    这波操作的确不错,可是陛下也不是傻子,越是这样越可以看得出老狐狸的野心。

    自然也难怪太子殿下瞧不上……自己这个当女儿的都不喜欢有这样的一个爹……

    姬无殇并不喜欢大早上就爬起来,一连拖延了好久,直到已经快要正午了,他才慢慢悠悠的走出了书房。

    “太子妃呢?”

    “娘娘说还要准备一些吃的带回去。”清风自己面上也有一些憋不住笑,她能说太子妃也是刚刚起来才去了厨房吗?

    这两口子这么慢慢腾腾的,难道不知道秦大人是大早上就在府门口等着?

    难道是故意的?

    她和明月对了个眼神,才算是恍然大悟。

    那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秦糖糖亲自下厨的确是少见,姬无殇内心有一些吃味,忍不住和自己的岳丈吃起醋来,这丫头平日里给自己做的那些就很不错……给别的男人做那可不行。

    姬无殇贵步移贱地,进了小厨房,刚好遇上秦糖糖提着两个袋子出来。

    “什么?”

    男人的视线错杂的打量着她的手里的袋子。

    “这个吗?哈哈,炸鸡。”

    秦糖糖撕下了一块鸡腿,放到了某人嘴边。

    姬无殇本能的后退了一步,这么油腻,确定是给人吃的吗?

    “前几日的小鸡不是已经全部都杀了吗?这是哪儿来的?”

    “新来的一批还没有长大,不过前几日不是剩下了几只吗?实在是太老了,又不能炖汤,索然无味,我就做成了炸鸡,殿下,是不是有一点太油了?”

    姬无殇嘴角忽然绽开了一抹笑容,他就知道这小东西不安好心。

    谁不知道秦大人脾胃不适,最吃不得油腻的。

    这一袋子又一袋子的炸鸡……

    这老人家恐怕是无福消受了。

    尚书府。

    秦之远顶着大风,穿着厚厚的裘衣,站在首位,那恭敬的样子,似乎更大的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明明没必要这样做,却显得格外真诚,连胡子上结了一些霜都不觉得。

    身后跟着的秦夫人面色铁青,很明显是并不怎么开心的样子,若不是头上有皇权压着,只怕此时早就已经炸毛了吧。

    “殿……”秦之远等到了正午时分,其实两能挂得住但是却已经真的没了耐心,当他看到太子府的马车过来时,本能的就要上前行礼,却没想到掀开帘子第一个走下来的乃是秦糖糖。

    秦糖糖刻意动作迟缓了一步,随即才从车上跳了下来,身后跟着的男人只当这丫头是故意的,便没有放在心上。

    姬无殇紧跟着便看到了自己这位岳丈大人,脸上有些挂不住的难看,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着,小丫头果然是最会欺负人的……

    “有劳秦尚书久等。”

    姬无殇从来不愿意和这些人客套只是随口一说就略过了,他身后跟着的人自然而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秦糖糖本以为自己这个从来不肯吃亏,性情高傲的爹会就此打住,却没想到秦之远这老狐狸厚着脸皮跟了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一般。

    “不敢不敢。微臣听说太子殿下光临寒舍,所以特意备下了佳肴,还请太子殿下移步。”

    秦之远目光略带几分森冷,哪有一点真情实意的样子。

    萧瑟的树叶随风凌乱,空气中不知为何,多了一丝肃杀的气息和火药味儿。

    “尚书大人亲自迎接,本宫十分欣慰,其实应该是,本宫感谢尚书大人赐给本宫一个这样端庄大方聪慧可爱的爱妃。”

    姬无殇有意无意的一把枪人搂了过来,占有权的宣布十分明显,在场的人随即都是微微一愣。

    秦之远最想杀的人可是几次三番没有杀掉,一口老痰直接卡在了喉咙,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咳咳……”

    秦糖糖有几分无辜的转了转那双可爱的大眼睛,这男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知不知道自己费尽多少心思才活下来的,如今这么骄傲的气老东西……

    万一要是给老东西气个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