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他回来了(男二爆身份)
    入秋的时节,外面总是寒风凌冽,眼瞧着就快要下雪了,秦糖糖靠在自己从前居住的小院子的软榻上,微微歇了一会儿,小憩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娘娘,这地方又破又不好,秦夫人怎么把您安排到这里来了?”

    清风明月这两个丫头一边打扫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秦糖糖眯着眸子,看着娘亲在世时写下的几笔草纸,不由的泪痕微紧。

    “不是她的安排,只是旁的地方我住不惯。”

    清风心思比明月通透许多,知道自家主子有些许事,大概也是不愿意说,便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你们几个都不必打扫了,都下去吧。”

    秦夫人身上穿着一件深褐色对襟襦裙,身后跟着几个婆子妈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为太子妃下礼的意思,明月敢怒而不敢言,正想要上前理论,却听秦糖糖轻轻一声。

    “去吧。”两个丫头面面相觑,只好退了出去,只在门外守着。

    屋里空无一人,只剩下几个夫人面前的婆子,秦夫人脸上没了刚才的喜笑颜开,冰冷的眉角上翘,狠狠的瞪了一眼秦糖糖,毫不客气的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上位。

    “你真是个命大的,能在太子府大乱之中安然无恙的活下来,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我娘的卖身契呢?”

    “呵,没想到你倒是孝顺,还记得这茬,你娘一个奴才出身,当初可是我从青楼里买回来的贱籍,爬上老爷的床,生下你这么个孽种!

    秦糖糖!别以为你当上了太子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以后登上皇位的必须是你嫡姐贵妃所出的孩子,从今往后你就安安心心的做一颗棋子帮我们传递东宫的消息,只要你足够听话,你娘就安全了。”

    秦夫人高傲的扬起了下巴,当初把这个野丫头嫁进太子府,不过是权宜之计,本想一箭双雕彻底除掉太子,没想到计划失败了。

    眼下留下这个小祸害,幸好还有那个贱人可以拿来牵制,不然的话就真的糟了。

    秦糖糖眼底里划过一次清明,她当然知道以大夫人的脾气,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自己的母亲,眼下让她交出了卖身契,先让母亲脱离贱籍,还好为下一步做打算也不至于打草惊蛇。

    一想到这里,她立刻换了一副面孔,眉飞色舞的正了正身子,恭敬的开了口。

    “女儿应当竭尽全力,多为母亲效力,只求母亲好好待我姨娘。”

    秦夫人听了这话,面色略微缓和一片,冷哼一声,起身带着几个婆子离开了小院。

    门外的清风和明月赶紧走了进来,方才这俩丫头将屋里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里,一个个的都怒气冲天。

    “秦夫人也太嚣张了吧,竟然关押了太子妃的姨娘……”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太子殿下,让太子殿下为您做主……”

    “千万不要,尚书府里的事情乃是后宅,就算是太子殿下也无权过问……

    太子殿下如履薄冰,就不要给太子殿下添乱了吧。”

    秦糖糖收回了思绪,看在桌子上自己母亲的卖身契,微微皱了皱眉头,扔进了燃烧着的火炉子里。

    “你们两个小丫头将这里打扫的干净一点吧,以后没有多少回来住的时日,我出去走走,你们不用跟着。”

    “是。”

    尚书府后院的荷花池,亭亭玉立,一根一根错节开,长得极好。

    她原本是想要奔小路看看嫡母身后的那处宅子里是不是关押母亲,却没想到误打误撞去了旁边西暖阁外,走进了竹林中。

    翠绿幽深的竹林里孤僻而幽静,一时间她没了刚才那样大胆。

    她才转头打算原路返回,却撞入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嘶……”

    这一撞属实不轻,直接撞红了她可爱的小鼻子,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退后一步,却一抬头撞入了一双绝美的眸子里。

    “抱歉……”

    两人同时开口道歉,一时间全部愣在了原地,四目相对之处,一片柔软的光芒从他的心底悄然升起。

    “不要说出去……”

    又是异口同声,这下子两个人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男人肤色极好宽厚的,手掌骨节分明,略微有些泛白的脸色似乎是秋日严寒所致。

    他星眸剑目,器宇不凡,左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右手端于胸前,彬彬有礼。

    轻薄的衣衫外穿着一件灰白色的狐球,那狐球上的毛是银灰色,一看就是上等货色,京城之中的勋贵人家……

    秦糖糖一时之间竟移不开眼睛,总觉得这个男人有几分熟悉,却实在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端木禾禾望着那双单纯,天真的眸子可爱,而又有一些因为寒冷冻红的小脸儿,不由得心生一阵怜悯,刚想伸出他的双手再抱抱她……却恍然间想起了她现在的身份,原本要伸出来的左手又放了回去。

    “你是……”

    秦糖糖看着男人,总觉得似乎在记忆深处不止一面见过却一时间实在是想不起来。

    她昂起头时,那美丽的一道弧线,让他瞬间心旷神怡。

    即便是嫁了人,只要他能护你一生平安便好。

    端木禾禾知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想了想拱了拱手,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秦糖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不见了。

    “刚才还在这儿的,这人轻功这么快?”

    宴席。

    姬无殇与秦糖糖没有丝毫违和的坐在上首两个位置,下面的秦大人总觉得有一些憋屈却又说不出来。

    却不料宴席刚开,一道男声,打破了这里所有的寂静。

    “不知太子殿下,今日过来拜访秦大人,小王见过殿下。”

    端木禾禾身着一袭白衣,依然是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端于胸前。

    身后跟着几个侍从,看样子的确是刚来不久。

    满屋子端坐在场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赶紧低身行礼,姬无殇不慌不忙的站起身,走了过去。

    “禾禾!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场的女眷赶紧回避,一个个退在了屏风后,却也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多想偷偷的瞧上那么一眼,因为来者年纪轻轻,二十二岁就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近日才班师回朝的一字并肩王——尊王端木禾禾!

    端木禾禾乃是本朝的第一位异姓王,拥有着不向陛下行礼问安,可自由行走于宫中的最高权限,自然也成为了京城之中,所有贵女争相恐后,梦寐以求的对象……

    秦糖糖只那么一眼,面色恍然一白……手中的水果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嘴唇不由的有几分哆嗦。

    是他吗……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