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姑娘可以以身相许
    秦糖糖最近一阵子有些郁闷,因为太子妃与尊王殿下的绯闻还没有传完时,忽然太子府就已经传出了她小产的流言,姬无殇已经进宫通报了,太子妃孩子没有保住,姬皇只是象征性的送了一些补品,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倒是皇后娘娘亲自过来探望几次,而压根儿这件事儿并不是这么回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憋了许久未吃青菜的小姑娘,好不容易挖了一篮子又来一篮子的青菜,她还未来得及大快朵颐,青菜就已经被某个男人给没收了,被逼无奈的她只好拿太子府的小乳鸡来出出气,本想亲自杀鸡过来做一顿好吃的,却没想到,因为自己不大注意,鲜红的鸡血染红了自己的下裙,一下子震惊了府上的下人将太子殿下请了回来。

    姬无殇当然知道,就算此时自己手握兵权,也不能和兵部尚书秦之远正面硬刚,所以贵妃娘娘的这个把柄也只好随波逐流,顺坡下驴就说太子妃小产了。

    可怜秦糖糖一个小姑娘还没来得及怀上孩子,又要演一出流产的戏来。

    倒是陈嬷嬷和王嬷嬷两个老人家这阵子关怀备至,生怕处理不得当,让小小的太子妃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所以原本还可以蹦蹦跳跳四处游荡的某人,瞬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憋气……

    终于,在某一日秦糖糖再也忍受不了太子府压抑的生活,带着明月悄悄的溜了出去。

    “娘……小姐,咱们这样能行吗?被人发现了该怎么办?”

    明月不同于清风胆子那么大,是个非常叽叽喳喳爱说话的姑娘。

    明月的性子略微有一些安静,但是不声不响的,却是一个有主意的今日见太子妃,突然带自己溜了出来,也没有多问,只是有一些害怕而已。

    秦糖糖摇了摇自己的小手串出来的,匆忙,打扮的自然是越简单越好,明月还是那套丫鬟的服饰,珠钗耳环,而自己则是去采访里找了一套下人的粗布衣服。

    “咳咳,出来了就出来了,那能怎么办?反正又不是不回去,乖,乖,乖,我啊,实在是不愿意和他低头,京城里最大的酒楼飞天香楼莫属,这一次我带你吃顿好的。”

    主仆两人一前一后,去了大名鼎鼎的天香楼。

    天香楼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平日里在这里的达官贵人不在小数,一般也无暇顾及两个身份似乎并不是怎么贵重的姑娘,两人点了一桌子的好菜。

    “四喜丸子,清汤扬州面,梅花四素,红烧冬瓜,五彩元宵,冬菇豆腐,上汤西兰花……这一阵子在府里都没有吃到这些素菜,我的天……好吃……”

    明月跟着太子妃吃了这么久的荤食,早就已经吃腻了,如今看到了一桌子的素菜,自然是想都不想变,大块朵颐二人一时间的吃相有一些难看之极,引起了一些人的议论。

    “好像几辈子没有吃过饭一样,天香楼现在什么人都有,连这种没钱混吃混喝的难道也放进来吗?”

    身穿浅紫色衣衫的女子摇着手中的羽扇,从二楼走了下来,看到这一幕时立刻跺了跺脚,叫来了店小二。

    “坐在这里吃饭的客人要么出自于京城贵家或者世家,要么出自于官宦人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可以坐在这里我们平起平坐的……”

    女子咄咄逼人的样子,有些丑陋店小二愣在了一旁,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处理。

    秦糖糖好不容易出了太子府,能吃一顿素的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这种人,任凭人在那里如何,她是一点没动,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这种人,任凭那个女人在那里如何叫嚣,愣是一动不动,继续吃了起来。

    “我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本小姐也是程府的嫡女,你们天香楼敢伪抗本小姐的命令,那就把你们天香楼拆了吧……”

    程芸芸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太子妃的样子,又不是第一眼见过了,她今日就不信了,太子妃微服私访应该是没有带人的,今日就偏要她好看!

    “慢些,谁说我吃了不给钱的,快把账结了。”秦糖糖好不容易吃饱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推了推明月。

    明月赶紧拿出了荷包里的银两,那店小二却是面露难色。

    “对不起呀,您的银两不够,您的这一桌是10两。”

    “什么?10两?你们怎么不去抢呀!”明月也被这句话给吓了一跳,太子妃的月俸也不过才几十两,一顿菜肴10两,这不是天价吗?

    秦糖糖也没想到出来的匆忙,居然都没有带够银两,不由得脸上一红。

    “这样吧,先给你们打个欠条,下次我再过来付,这样总行吧?”

    “对不起这位客官,我们天香楼概不赊欠。”店小二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尴尬的状况,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

    程芸芸听到没钱时,不由得一阵轻笑。

    “真没想到原来是两个穷鬼来这里骗吃骗喝,既然如此,那我就帮天香楼教训这两个人吧,来人啊,给我……”

    “住手。”

    洁白的羽毛从天而降,散落一地的玫瑰花瓣翩翩起舞,迎风一顶轿子飞来,上面镶嵌着诸多白色的羽毛,轿子的轿帘上是血红色的玫瑰,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密密集集,刹那间整个天香楼醉心于一片花海之间,坐在轿中的男人戴着面纱,柔美而英俊的脸庞,若隐若现。

    抬轿子的女子们面色十分灵秀,又带着一丝妩媚的气息,落轿之时,所有用膳的客人大部分已经起身敬意。

    “你……你是天香楼楼主白羽!”

    程芸芸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天香楼楼主确实与自己还有过一面之缘,当年太子殿下被困于西北一战,诸多大臣及官眷被困其中,那时候自己还小,幸亏天香楼楼主带人营救,有妙手回春,救了被疫情所困的百姓。

    男人呼风唤雨的本事,就连当朝陛下都要给三分薄面……

    也是从那时起,京城之中,白羽公子名扬在外,即便是朝中贵臣,也不敢轻易得罪。

    下一秒,白羽抬手一掌将程芸芸打出了几米之外,她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门框上缓缓落下。

    “天香楼不容人撒野。”他睫羽之间的一片冰冷,看的人不寒而栗,无人敢正眼一瞧。

    秦糖糖不怕死的对上了某人那害人的眼神,恍然间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有给钱吧……

    她吞了吞口水,拿着帕子起了身。

    “咳咳……我今日出来的匆忙所在银钱不足,可以打个欠条吗?”

    “天香楼没有欠债的规矩,姑娘如果不介意可以以身相许。”

    白羽公子绝美的容颜掩藏在面纱下,微微勾唇。

    丫头,我想忘却一切,为何还是会不期而遇呢?

    身后的店小二差点惊掉了下巴。

    ——按照规矩不是应该以命相抵吗?怎么就变成以身相许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