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你还有脸回来!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再次照耀在太子府时,秦糖糖两只小手搂着某人的腰际微微蹭了蹭,一双大手将怀里的人紧紧搂了过去,精壮的胸膛上是那个可爱的小脑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乖,再睡会儿。”他温柔的落下一吻,悄悄的将人放回了被子里,自己转身起来到院子里练剑去了。

    秦糖糖一只小脑袋偷偷的从被窝钻了出来,身上一片酸痛,却瞧见身边空空的,不由得有几分害怕。

    她顾不得什么,披上了一件中衣就悄悄的溜了出来,看到院子里练剑的男人,恍然之间面色多了一片柔和和红晕。

    姬无殇剑随风动,一会如飞龙在天,一会儿如雄鹰展翅,一招一式丝毫不虚。

    男人的每一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置身于银河之中,似是与世绝尘的,世外仙人。

    “殿下,奴才早起为殿下对了您最爱喝的白笋鸡丝粥,听说殿下还未用膳,特意送了过来。”

    秦青青今日穿的是一件淡紫色的齐胸襦裙,比平日里更添了几分妩媚,浓妆艳抹,像是个从画里走出的妖精,她扭着杨柳腰走了过来,还不忘拧着眉,催促着下人们过来帮忙。

    可惜太子房中的婢女不听妾室使唤,把某人直接给晾在了那儿,没人搭理,场面甚是尴尬。

    姬无殇剑落回鞘之时,向着秦青青的方向走了过去,秦糖糖恍然间小脸儿一绿,顿时没有了兴致,低着头,背过身去靠着房门,不免有些委屈。

    就在她落寞的要回房时,一双大手搂住了她的腰际,将人一把揽入怀中。

    “不怕在门口吹了风就这么傻乎乎的出来偷看?”

    “你……你不是……”

    秦糖糖疑惑的目光盯着他,恍然间忽然说不出话来。

    她张了张嘴,却发现也许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一阵幻想,若是这样就说了出来,只怕会让眼前的男人看清自己,不由的把要说的话全部都吞了回去。

    姬无殇低着头瞧着那小脸蛋儿,委屈的要命,最后居然把话咽了下去,不由得一阵烦躁,一把将人摁在了门上。

    “怎么,吃醋了?”他单手抬起了她的下巴,轻轻的啃了一口,像一只饿极的狼一般,那样绵密的触感,不由得让两个人无所适从。

    姬无殇深吸一口气,才放开了这个还不能下口继续吃的小家伙。

    “一个妾室未经通传,便敢擅自进入本宫的院子,教训了几句。”

    他在给自己解释?

    秦糖糖歪了歪头,困惑的小脑瓜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他是生了气去训了人的。

    “傻丫头,站在那看什么呢,过来用膳。”

    姬无殇有时候真想把这个小脑袋打开看看里边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有时候傻乎乎的。

    秦糖糖没想到自己刚才想着想着愣了神,不由的有几分不好意思,赶紧坐了过去,男人的脸上比平日里多一分欢笑,太子府上上下下都是心情大好。

    “你嫡母这两日病了,按照道理来说,你该回去探望一番。”姬无殇用了一碗粥后,便没有了太多的食欲,只是端坐在那里,看着这小家伙一口一口的吃着,冷不防的一句话,让秦糖糖的汤匙直接掉在了地上。

    她恍然间面色一白,想起了那样的一个雨夜,不由得心中一惊。

    姬无殇也被这小丫头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这丫头怎么吓成这个样子,或许是以为她颇为害怕,男人赶紧补充了一句。

    “你那个嫡母不怀好意,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本宫陪你走一趟如何。”

    姬无殇看着小丫头害怕的样子,一阵心疼,小丫头本身就是庶出,从小就被这位大夫人一直为难。

    却不知道此时的秦糖糖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她真正害怕的不只是这些……

    这一世一切都没有改变……

    端木禾禾设计了大夫人,大夫人要把秦年年嫁入尊王府的计划落空,就瞄上了太子,而自己将会在这场所谓的鸿门宴中失去清白,被太子殿下一纸休书抛弃,不久后在姬无殇迎娶秦年年的当天在街头死于非命,而自己的母亲则会病死,落得一个孤魂野鬼无人收尸的下场……

    一模一样的结局已经反反复复发生过不止一次,秦糖糖真心后怕,是不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这样的结局呢……

    “臣妾可以自己去,还是不劳烦太子殿下。”

    “劳烦?陪自己的爱妃走一趟,怎么能说是劳烦,不用担心这些。”姬无殇搂着怀里的小人,满心欢喜,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她眼底的那片担忧。

    尚书府。

    秦之远因为这两日贵妃在宫中受宠极深,所以整个人都处于在兴头上,对于太子殿下的突然来访,也没有了往日的那样客气。

    姬无殇当然知道这老狐狸脑子里盘算的是什么,所以也懒得计较。

    “听说秦夫人这次病得不轻,本宫带了上好的人参来,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太子殿下能有这份心,老臣实在是惶恐,幸好前些日子贵妃娘娘送来了几根千年人参,现在已经用上了太子殿下的人参,还是拿回去吧。”

    秦之远这几日刚刚得到了宫里太一传出来的消息,说是贵妃娘娘这一胎必定是一个小皇子,不由得立刻猖狂了,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开口就让姬无殇面上无光。

    秦糖糖见这场面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母亲平日里身子骨硬朗,没想到说变就变了,既然长姐自有安排,那还是拿回去吧,殿下,尚书府平日里奢靡,不缺这一点。”秦糖糖既然过来,就知道今日必有一场恶战,既然要撕破脸面,也就不怕在人前受人指点了。

    秦之远眼光一直瞄着眼前的太子殿下,根本没注意到身后还跟着秦糖糖,一想到自从秦糖糖进了太子府,丁点消息自己都没有探听到,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女儿早就已经与自己不是一条心了,再听到这话,顿时一面色一黑。

    “太子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秦糖糖瞧着老狐狸吃瘪的样子,心中一阵痛快,拉着姬无殇绕过老家伙直接进了门。

    “秦糖糖!你还有脸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