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爱咋咋地!
    春雨淋漓,滴滴嗒嗒的声音阵阵袭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外面的姬无殇和端木禾禾一左一右坐在廊下对弈。

    院子里的秦之远处举着一把伞站在一旁,看不清脸上的视线。

    秦糖糖摆弄着桌上的香炉,新添了一勺沉水,跪坐在地上的秦夫人看着她的动作,忽然间面色发白,手里哆哆嗦嗦地握着一碗热茶,迟迟没有喝下。

    “我姨娘到底在哪?”

    “你……”

    秦夫人欲言又止,慌忙之间茶水差点被打翻,她赶紧伸手去揽,哆哆嗦嗦的样子病若枯槁,那双眼却还炯炯有神。

    “这点香之术还是我亲手教你的,你从小养在我身边,即便是苛待,好歹把你拉扯到这么大,你该……知足!”秦夫人瞪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将人一口吃了,说出来这句话,恍然间喘了一口大气,低头望着手里的茶盏,忽然间有几分颤抖。

    “不要再问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她似乎鼓足了勇气起身去拽秦糖糖的衣角,却一不小心跌了一跤,栽倒在了地上,她狐疑的愣了一下,捧起碗中的热茶,犹豫了几分,突然一口咽了下去。

    秦糖糖这才发现了异样,俯身去查看时,却发现为时已晚,秦夫人已经口吐黑血,张了张嘴终究是一个字都不能吐出来。

    该死!

    秦糖糖怎么也没想到,秦夫人为了守住自己姨娘的秘密,竟然选择了自尽,她起身一把推开门,外面的雨下的那样大,站在风雨之中的秦之远,脸上赫然写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姬无殇看到小丫头出来才察觉到了不对,屋子里已经是躺着一具尸体,他瞧见了秦夫人手中的茶杯,立刻明白了什么,紧紧的攥紧了拳头。

    “哎呀呀,真是家门不幸啊,老夫有生之年,这是做了什么孽才会发生这种事啊?”秦之远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进去直接将人抱在怀中,哭天喊地的样子,哪有平日里的端庄和稳重,脸上阴险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秦糖糖冰冷的眸子微微一动,恨不得冲上去揍他一顿,幸好被身边的人拦了下来。

    “既然事情也解决了,本宫就不打扰岳父大人了。”姬无殇丝毫没有和眼前这个人继续客气下去的意思,索性要把话挑明了说,也是他率先发难才对,秦之远这老狐狸,眼珠子一转哭哭啼啼的,没有相送的意思,也没有开口,只是坐在风中凌乱着,看样子还真像一个孤家寡人,只是他心里想的什么事情,眼前的人才是最清楚。

    马车上。

    端坐在一旁的秦糖糖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她对于母亲之事实在好奇,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追寻真相,却没想到每次到这里都停了下来,她不免开始有一些怀疑,如果秦夫人不是伤害自己母亲的真凶,那么秦大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对一个小妾起了这么大的杀心,又会折磨了自己母亲和自己这么多年呢?

    “在想事情?”一双大手轻轻的勾起了这张小脸儿,看着她专注的样子,微微勾了勾唇角。

    “我姨娘这个人从前是江南卖唱的歌女,后来被选入京城,也不知怎么的忽然间被我父亲看上了,这是伺候我母亲的嬷嬷,从小对我说的,可惜那位嬷嬷后来也不在了,对于我母亲的事,我所知甚少……

    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母亲这个人从来都是谨小慎微,平日里算计着过日子简谱,向来低调也不会去招惹秦夫人,怎么就会……”秦糖糖察觉到自己对男人吐露的心声,忽然之间脸修得一片通红,将头低了下去。

    姬无殇却发觉这丫头的样子十分可爱,忍不住多摸了一把她的小脸。

    “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本宫倒是知道一些,若是你问的话,本宫定然告诉你,不过有条件。”

    “什么条件?”秦糖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本以为他会直说,却没想到男人端坐着的身子转了过去正襟危坐的看向前方,没了下话。

    她心里仿佛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所以说自己要讨好他吗?

    “咳咳……前两日做的四喜丸子原本准备了好多食材,皇祖母去了,一直没用上,我原本想先研究一下,不过听说殿下很喜欢我之前做的配菜里的丸子,要不如……”

    秦糖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手拉着某人的衣袖,生怕他不听。

    姬无殇面上装的一片淡定,俊美的容颜上勾勒着一分成熟男人的气息。

    “嗯。”

    就在秦糖糖满心期待快要渐渐退了下去之后,心中微凉时。

    他薄唇轻启,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

    姬无殇不得不转移了视线,望向了前方,才不至于因为这小丫头可怜巴巴的眼神而消退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秦糖糖只以为这男人是平日里高冷,心中微喜。

    “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就做,只要你愿意说出我母亲的消息,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对了,有件事我心中实在怀疑,我明明是被人栽赃陷害,一不小心下了药,你是何时赶到的?”

    秦糖糖心中微微有些忐忑,她真害怕在房里的那个不是他。

    姬无殇微微愣了一下,看来这丫头是真的不记得,亏了自己还愿意当她的解药,小东西,果然没良心。

    男人本不愿意多提,可是看到那张小脸惨白如纸,终究还是不忍心的开了口。

    “你身上有不对的味道。”

    “你懂草药?”

    ……

    秦糖糖歪了歪头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耷拉着小脸吞了回去。

    上回他不也是发现了酒水有问题……还有上回也是……

    等等,太子殿下书房之中没有任何医药典籍……那他到底是如何精通草药的?

    秦糖糖心头微紧,看着眼前的男人,恍然之间多了一份从未有过的害怕。

    姬无殇察觉到那双小兔子的目光,微微敛眉。

    小东西,如此聪明,大概是看出来了。

    他沉了沉声。

    “早些年随祖母多学了一些。”

    秦糖糖强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皇祖母那个人,一生都沉浸在自己的孙女儿小公主去世的悲痛之中!

    她会有心情教你医术!

    你当我傻!

    可一想到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她又忽然间释怀了。

    就算有秘密又如何,自己不也是死过多少次的人吗?

    秦糖糖装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还瞬间眨了眨眼睛,似乎自己十分相信他说的话一般,整个人靠在了他的怀中。

    “有殿下陪伴在臣妾身边,臣妾真的好幸福啊……”

    ——不管你是谁,反正我现在是你的女人,爱咋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