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初依为太子侧妃?
    清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姬无殇晨起练剑的规矩并没有改,早起外面微微细雨飘飘洒洒,就是汪洋一片。

    黑煞不知得了什么消息,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倒是一脸笑意。

    “殿下,贵妃娘娘晨起诞下一名公主……”

    “嗯……”姬无殇并没有奴才们想象的那样激动,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其实贵妃娘娘,无论诞下的是皇子还是公主,对于自己而言,都不会是什么好消息,也不会是什么坏消息。

    因为秦蔓茵一直独占父皇的恩宠,宠冠六宫不在话下,即便今日生的是一个公主,他日一定也会诞下皇子,可无论是男是女,一旦有了子嗣,那以后贵妃娘娘的地位只怕是会水涨船高才是,母后在宫中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

    白煞对于太子殿下的反应颇为不解,公主总比皇子好,殿下到底有什么不开心的……

    “大内传出话来,陛下说贵妃娘娘诞下公主要普天同庆,邀请了凡正五品官衔以上的家眷全部过来,说是为贵妃娘娘庆祝,也邀请了太子妃……”

    “糖糖,不喜欢参加这种宴会。”姬无殇刚才面色还是一片风清云淡,可在听到后面这句话时,却忽然之间风云变幻般挑了挑眉眼。

    “听说这件事是陛下的意思,贵妃娘娘诞下公主之后,脸色可不怎么好……若是太子妃这次不来的话,更给了那些人……”

    “罢了,进攻瞧瞧吧,贵妃娘娘无论诞下皇子还是公主,母后的心情都不会好。”

    “那就一起吧,我早起没有贪睡的毛病,只是前两日吃的太腻了,才多睡一会儿。”秦糖糖不顾两个嬷嬷的阻拦,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姬无殇没想到大早上的谈话这丫头都听见了,微微勾了勾唇角,从陈嬷嬷的手里接过了外面的斗篷。

    “那本宫送你过去。”

    “啊……陛下邀请的都是女眷,殿下送我过去会让人笑话,会说太子殿下沉迷于女色传出去会让人说闲话……”

    秦糖糖其实是有一些小心眼儿的,好不容易脱离某人的视线,自己真想像做姑娘那时候一样好好玩一玩乐一乐,压根不想让某些人看见那一幕,所以才会忽然推脱,却没想到某男人一点没有还去怀疑她的意思,听她这么说一下子脸就沉了下来。

    “你长姐秦蔓茵怕是会对你做什么,毕竟秦夫人之死多多少少与你之间有些瓜葛。”姬无殇幽深色的眸子里沉了沉,他倒不相信某些人敢在皇宫杀人,但却不得不防,如今这样的状况,只怕日后早晚会有那么一天。

    “可是你也说了只是一些瓜葛,难不成还真能因此杀了我,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我又不是傻子,知道什么是该躲的。”秦糖糖歪了歪头像小狐狸一般,眨了眨眼睛,十分可爱,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其实自己还想明白一件事,既然当初那件事是整个秦家都知道,只瞒着自己,那么这位贵妃娘娘应该也是知道自己母亲下落的吧……

    姬无殇此时只当她是孩子心性并没有多想,还不知道这小东西脑子里居然是想要从秦蔓茵那里打探消息。

    “好,那让白煞随你一起去吧。”

    “嗯嗯。”

    秦糖糖看出了他眼前的担心,临走前还乖巧的拍了拍他的手。

    “你放心,我定然会竭尽全力保证自己绝不会掺和到纷争之中。”

    皇宫。

    秦糖糖再一次走到这红墙绿瓦之间,忽然间生出了一种悲伤的感觉,记得上一次进宫时还是太后娘娘在世,那位慈祥的老人家永远对自己有说不完的话。

    一想到那位老人已经不在了,自己心中便控制不住一股悲伤之情。

    王嬷嬷瞧着太子妃面色不好,也大概是想起了什么。

    “小主子心里也不要太难过了,娘娘临走前还是念着您的,又担心您在宫里受了委屈才让奴才过来伺候。”

    “委屈倒不至于,我只是在想我这位长姐得知了母亲的死讯,迟迟不肯发作,借着如今孩子刚出世把我邀进宫来,到底想做什么?”

    秦糖糖冰冷的眸子微微一动,思衬之间一阵肃杀之气,震的王嬷嬷一惊。

    “秦贵妃一直独得陛下宠爱,上一次想要诬陷娘娘,用了那么多手段,只怕这一次不会罢休。”

    “是啊……”秦糖糖面色丝毫没有在太子府时伪装的那样的畏惧,她当然知道今日是一场鸿门宴,可若是自己不来的话,倒霉的可就是整个太子府。

    “糖糖……你怎么来了?”初依原本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最是懒得同那些京城贵女人交际,却见到秦糖糖来了,赶紧站起身来去,小丫头脸上更多了一丝愉悦。

    “贵妃娘娘邀请了京城这么多家眷,你父亲刚刚生了正二品的万户侯,干嘛坐在角落里?”

    “角落?我巴不得这些人瞧不见我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更好,你是不知道京城里这些人惯会拜高踩低的从前我家不甚出色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么多人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贴上来,如今可好了,前不久程将军府上那位刚邀我去马球会,念着开春皇后娘娘并没有特赦的恩典,又不了了之了,这两日连太傅家的都缠上了,我实在是无趣。”

    初依手里拿着马蹄糕,吃得正欢喜,猛一抬头,见了秦糖糖,忍不住一口吞了下去,险些呛了两口水。

    “慢点吃,慢点吃……”

    秦糖糖知道这丫头特别贪嘴,赶紧去拿些糕点,却没想到回过头却正好撞见了秦蔓茵。

    “太子妃真是有闲情逸致,本宫若有你一半的耐力,也就不至于这辈子只能做个贵妃了。”

    秦蔓茵冷嘲热讽的嘴脸比平日里更甚许多,即便今日浓妆艳抹也依然遮不住她脸上的憔悴。

    见秦糖糖似乎不想搭理她的样子,赶紧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初将军这一次为太子府立下了汗马功劳,陛下垂怜,要将初将军之女初依,赐给太子殿下做侧妃,这么好的消息,姐妹就要团聚了,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秦蔓茵红唇微收,脸上的笑意越发放肆。

    “初依,该不会是没和你说吧?”

    秦蔓茵索性直接挡在了两个人中间,一副不把这件事弄清楚誓不罢休的样子。

    “糖糖……”初依怎么也没想到贵妃娘娘会把这件事忽然间说出来,不由得脸色一白,她正要上前解释,却见秦蔓茵,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呼了过去……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炸在了人群中间。

    秦蔓茵惊恐的摊坐在了地上。

    “这……不是……我没有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