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姬无殇就是个大猪蹄子
    皇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糖糖早起的时候来得匆忙,来不及用,早上特意从太子府上带了两盘糕点,心想着就这么拿进去,回头若是皇后两年撞见了,必然不好,便把其中一盒送到了皇后娘娘那儿。

    知道皇后娘娘对自己有偏见,所幸便没有过去拜见,却没想到皇后娘娘倒是下了旨意让她过去瞧瞧不由得有几分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

    “上一次逍遥侯府的事,你做的不错。不过选秀这种事情,不是你那几分小聪明就可以应付得了。”

    姬后面色有些憔悴,即使化了浓浓的妆,仍然遮不住她眼神之中的疲惫和黑眼圈,看样子皇上选秀,皇后娘娘心里也是不舒服的,只不过不敢说罢了。

    这些年宫中传言,皇后身体不怎么好。自从生了太子殿下之后,便一直不得胜心想来,皇上事事都让秦蔓茵跟着掺和着多多少少适合皇后娘娘,身体不适大有关系。

    秦糖糖心下了然,即便知道她有意为难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都不容易,想到这里堆着一脸单纯的笑容。

    “是,母后教训的是,儿臣嫁进太子府不到一年,对于宫中之事不甚了解,还请母后多多提点。”

    姬后微微愣了一下,这小丫头有本事把太子殿下哄得团团转,可自己那个儿子到底是看中了人家的,就算是自己有千般不愿,万般无奈,固然也是阻止不了,如今听到这丫头言辞卑微恳切,反倒是让她有几分错愕。

    原本自己私心里,因为这个太子妃出身太低,不是个嫡出,心里多发有些芥蒂,可以想到,正因为太子妃不是嫡出,并不会因此而和尚书府那秦老狐狸走的近,然而事事为太子打算,心里不觉得又多了一分好感,想到这里她原本想刁难的心情,微微收敛了一分。

    “陛下这些年,年年选秀,你可知为何进宫那么多新人,却仍然没有子嗣。”

    秦糖糖从来没指望这位婆婆能和自己说实话,毕竟上一世她就是个窝囊负气的,可听到这一句,她忽然发现,也许这位皇后娘娘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是什么都不在乎罢了。

    “父皇正值春秋鼎盛,兴许是这些女人福薄。”秦糖糖事事以小心谨慎为先,自然不敢多说一个字。

    姬后听到这话,更发觉她是为太子殿下考虑,所以一言一行不得不十分谨慎,不由得又满意了一分。

    “宫里的女人能进宫便是有福气的,哪里有福薄这一说呢,陛下不想让这些女人有孩子,她们就不会有!

    莺莺燕燕解闷儿还可以,你可见过这些年,陛下除了秦蔓茵,有让重臣之女再入宫?”

    秦糖糖心下微惊,看着皇后娘娘的眼睛,一时之间心里没了主意。

    她当然知道姬皇这个人有疑心病,所以宫中嫔妃少有重臣之女,可这些话本不该是自己知道的,忽然之间从姬后口里说出来便越发诡异了。

    果然,下一瞬,姬后淡淡一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陛下不愿的事情,唐突不得。你还真以为选秀是让你选一些容貌秀丽的女子吗?罢了,本宫累了,你下去吧。”

    “是。”

    秦糖糖额头上堆满了一层细汗,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恢复了淡定。

    从前她一直以为姬后生性懦弱,所以不喜过问宫中诸事,让秦蔓茵把持着。

    可今日她才发觉,姬后不争不抢的性子恰恰是姬皇最喜欢的,姬皇对姬后倒不是男女之间情爱,更多了一分敬重的意味,更像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了姬后手中……

    奇怪,到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呢?

    她微微摇了摇头,把这些凭空生出来的念头甩到了脑后。

    也罢,自己一个小小太子妃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大殿。

    一排排的莺莺燕燕,果然是穿红着绿,姹紫嫣红间,就像是春日里盛开的花朵一般。

    秦糖糖像一只懒猫一样,眯了眯眼,这么多女人可以消遣,当皇帝果然是天下第一得意事!真是纵享其人之福!

    “臣女秦氏,拜见太子妃。”

    一声纤细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中。

    秦糖糖皱眉,这不是别人,正是秦年年!

    等等,她这是来参加选秀的?

    “姑娘可读过什么诗?”

    “臣女幼时在家中习过《孟子》《楚辞》……”

    秦年年得意扬扬的回了一句,她。可是兵部尚书,秦之远的嫡次女,身份尊贵定然会中选!

    “喔,今日选的是秀女,是要伺候当今陛下的,可不是来考状元的,王嬷嬷,将人带下去吧!”

    秦糖糖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直接无视了她,心中却震惊于秦之远这老狐狸是多不耐烦了,才会将自己的小女儿也送进宫来!秦蔓茵自从被贬为贵嫔后,已经不得圣宠,如今他这是要扶持秦年年继续争宠!

    “你……”秦年年一身巨傲,出身高贵,自然没想到会当众被秦糖糖这样教训,不由得来了脾气。

    “啪。”

    王嬷嬷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放肆,太子妃面前怎么这般没有规矩!拖下去!”

    秦年年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女人,却也知道形势所迫,自己不敢在人前大呼小叫,只是眼神里的怨毒已经是挡不住的……

    秦糖糖微微垂下了眸子,心中微凉。

    自己的父亲真是好算计,又开始想着夺取皇位了,秦蔓茵不行,又送来一个秦年年,把陛下当什么?当傻子吗?

    若是今日随了他愿,陛下势必要真的动怒了,那整个秦府可就真的要大祸临头了!

    “臣女李初荷,拜见太子妃。”

    秦糖糖再抬起头时,却看到了逍遥侯嫡女李初荷,不由得心头微微一紧。

    自古婚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她能选择的话……

    午后。

    秦糖糖靠在贵妃榻上坐了一上午,定下了二十一位秀女的人选,自然其中夜包括那位李初荷,过了半晌,下人送来了糕点,微微小憩了一会儿。

    “拜见太子妃。”李初荷手上捧着一盒马蹄糕送了过来。

    “起来吧。”秦糖糖伸手微微扶了她一把,李初荷并没有矫情的意味,而是顺势起身坐在了一旁。

    “逍遥侯征战多年,对太子殿下,亦师亦友,其实你可以……”

    秦糖糖刚开了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有些事不该是自己问的。

    “我是自愿的。”李初荷猛然之间愣了一下,似乎不解她意。

    转眼瞧见秦糖糖眼中的怜悯时,微微冷了冷眼神。

    “若是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命运,那固然是好,若是不能选择,那就逆流而上!

    进宫如进龙潭虎穴,可若我这辈子老死在侯府之中,又有几人会惦念呢?

    祖母已经年迈,婚事若由姬氏做主,我能讨到什么好处?

    不如放手一搏,起码对得起我自己!”

    李初荷声音微凉,却带着点点坚韧。

    秦糖糖如今才发现这女人果然深不可测,当初那一面果然是没有白见了,不由得淡淡一笑。

    “姑娘自己想得开就好。”

    “我自然是想得开,只是你倒是想不开。众口铄金,都说太子殿下娶了一位身份低贱的太子妃,可我瞧着太子殿下眼中满是欢喜,那日入宫时,遥遥见过一面,一骑红尘妃子笑,若不是爱惨了自己的心上人,谁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比起别人对娘娘的羡慕,我倒是更好奇,太子妃心里装着殿下多少呢?

    我与殿下少时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未瞧见他,将一人放在心上,如此欢喜,若是娘娘问心无愧也就罢了,若是娘娘心中心猿意马,左顾右盼,辜负了殿下,那我便是拼了这条命,也会和娘娘死拼到底……”

    秦糖糖心里一万匹草泥马轰然划过。

    ——我说什么来着,男人果然不能信!姬无殇根本就是个大猪蹄子!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