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宠妃举高高 > 章节目录 按住了打!
    秦糖糖满脸不解,世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那自己怎么瞧着这秦默默的智商,是丁点没有改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本今日也算是宫宴,前几日她眼巴巴的送了补品过去,自己收了便不好意思拒绝她想要前来的理由,做不过是跟其他府上的妇仆在小妾那一堆聊聊话而已,能出什么大问题?

    可偏偏这程芸芸也不是个省事儿的,一想到不日便能嫁进太子府,心思便越发活泛起来,硬生生地挤在了宫门侯府妾室的桌子上,拉着秦默默一堆挤兑,说的原本是礼上的,可不说的都在那话里话外了。

    秦默默原本平日里是个十分能忍耐的性子,可今日还是忍不住红了脸和程芸芸吵了起来这一下子可是要叫满屋子的人看热闹了。

    “你姐姐?你姐姐嫁进太子府,做了太子妃,表面风光,可如今都已经一年多了,自从失了孩子后,便再也没有怀上,这恩宠也大不如从前。

    如今太子殿下马上就要迎娶我做侧妃,只要我争气,日后进了府生下个一儿半女,到时候你姐姐就只能靠边站了。

    更何况你不过是一个妾室,日后见了我那是要行大礼的,如今就敢跟我这么说话,看以后我还有没有让你好日子过!”

    程芸芸挑了挑眉,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气,就差已经公告于天下了。

    秦糖糖一时之间还不由得看傻了眼。

    ——所以说这世上真有做妾做到如此高贵的地步的人吗?

    平日里自己撒泼耍赖便是不要脸一些都是无妨,可如今自己终于见过什么叫超级不要脸了。

    还没进府呢,便一口一个主母的架势。

    真拿自己这个太子妃当软柿子的了?

    “欺人太甚,主子就应该好好惩处了这些人,让他们知道太子妃的厉害!”清风一个箭步冲上去就要开打,幸好被身旁的明月一把拉了回来。

    只见秦糖糖微微勾了勾唇角。

    今日是迎夏节宫宴,自己这个太子妃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场合,若有所疏漏,难免落人笑话,可若是自己今日落了人笑话,那这位皇后娘娘就更是治家不严,落得一个不如执掌后宫的罪名,就算闹开了又怎样?

    有的是人做垫背的。

    想到这,秦糖糖转头连面都没露,直接去了偏殿。

    “还劳烦陈嬷嬷去传个话,就说太子妃娘娘不胜酒力,刚才已经睡了过去,今日宫宴,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体谅。”

    “是。”

    秦糖糖说睡觉可不是假的,怀着这么重的身子,不多睡一会儿,她怕亏待了自己,进了偏殿后焚香就寝,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已经沉沉睡去。

    等姬后闻讯赶来时,太子妃已经在睡梦中了,她倒是怀疑是不是这个小丫头搞的鬼,然而人家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惶恐或是害怕的意愿,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大义灭亲,不得不说这次真的是失算了。

    “敢在宫宴上如此嚣张跋扈,一个太子府的妾,真是招人笑话,去叫人掌嘴十下,就说是本宫的意思。”

    “是。”

    皇后娘娘身边跟着的丫头,微微有些害怕的顿了顿。

    “那程小姐那边如何处置?”

    “还能怎么处置?闭门思过!在人前卖弄的毛病又犯了,这孩子心气不沉稳,早晚有一天闯出更大的祸事来,如今有本宫在还能护着一些,日后若是本宫不在了,该如何是好?”姬后想到这里,沉沉的叹了口气,若是秦糖糖这孩子。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就好了,也不至于如今如此尴尬,如此难以行事。

    一想到明日这些流言蜚语传出去,这太子妃落得一个难以服众的局面,倒还好说,可在自己生病期间宫里出这么大的乱子,回头只会让人笑话。

    她暗自神伤的在思索,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丫头捧得这么高,以至于没了分寸。

    一眼瞥见熟睡中的太子妃,和一旁伺候的明月,微微又叹了口气。

    “你家主子酒醉的倒是正好,回头告诉御膳房,为太子妃做些解酒的汤来,今日的事就当过了。”

    “是。”明月明摆着是太子殿下赏过来的,可见自己儿子对这个太子妃如何看重自己,一时之间倒不好拿这个由头去罚人家了,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无关挑起事端,没得惹自己一身不是。

    姬后如今肠子都要悔青了却无处倾诉,睡在床上的人像一头死猪一样,外头站着的奴才一个一个的更是来瞧热闹的满宫上下,竟无可用之人,不免有些动怒。

    “一会儿等宴席散了,去把程芸芸叫过来,这孩子越发没有规矩,怎么能当众说出那样的话来,太子妃毕竟是太子妃,就算是有哪里不是那也是太子妃!”姬后实在不敢确定床上的人到底是不是睡着,可左右瞧着这些下人,她终究还是给糖糖留足了脸面,不然自己儿子那边真是要没法交代了,万一追究起程芸芸的话,那还是自己说出去的,到时候可就真的打脸了。

    秦糖糖其实根本没睡着,这一言一语都听着,只不过她此时是真的不愿意起来,劳累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办的宫宴却被某些人给搞砸了,自己若是起来,那就是赔不是,出来赔罪的,自己躺在这儿那就是过度操劳,酒醉而休息,不问世事的好去处,何必再趟一趟浑水。

    午后,秦糖糖这一休息就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等人都走了才一咕噜的爬了起来,一旁的清风赶紧把藏起的糕点拿了出来,她狼吞虎咽的咽了几口,才知道程芸芸被皇后娘娘带过去教育了一顿,被罚跪在宫门前。

    不过另一个消息来的更加让她不知所措。

    “太子殿下请命将太子妃的已经放在了宗祠中,此次家祭已经告慰了先祖。这按照规矩,太子妃应当是有了子嗣才可以上玉牒的,听说是殿下为了太子妃没了的那个孩子,皇上也准了。”

    玉牒?

    秦糖糖刚进口的糕点,一个没有控制得住,全部喷了出来。

    她几时有过的孩子,那次不是秦蔓茵安排的御医胡说的吗?

    “方才太子妃醉酒这消息传了出来,几位世家爵位的夫人都为娘娘送了礼物,也在偏殿放着呢……”

    秦糖糖想忍住一个翻白眼儿的冲动,不由的感叹,这一世活得真好,要名分,有名分,要地位有地位……最关键的是还成了众人巴结的对象??

    “皇后娘娘说等太子妃娘娘醒了便可以回府了。”

    “那怎么能成?这东西都送进来了,就这么带出宫,让皇后娘娘怎么想?去那里面跳上几个价值连城的书画和古董,所以我一同去趟皇后娘娘的宫里。”

    “是……”

    秦糖糖临走前,清风正要去取披风,却被明月拦住了,两个丫头挤眉弄眼的,不知说了些什么。

    坤宁宫。

    程芸芸哭哭啼啼的,着实是惹人讨厌。

    秦糖糖路过时,从清风手里接过了披风,倒是披在了她身上。

    “这里风这么大,姑娘可千万别冻坏了身子。”

    秦糖糖对天发誓,自己不过是看着她跪着可怜罢了,绝对没有任何讥讽的味道,却没想到这话落在某人口中,瞬间多了一分别的意味。

    程芸芸怨毒的双眼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秦糖糖的脸,恨不能生吞活剥了。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秦糖糖!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取代你!”

    秦糖糖淡淡一笑勾了勾唇角,倒是没有与她再计较,见了宫门便向皇后娘娘请安,顺便还带上了礼物。

    “听说母后身子不好,这是各宫夫人今日不知怎的,一股脑送来的,儿臣原想封存,回头上交国库的。可又觉着太过于小家子气,会让人说太子府的闲话,便捡了几样好的给母后送来,母后瞧个新鲜。”

    姬后埋怨着自己程家的那个废物程云云,此时正在气头上,偏偏又不得不给秦糖糖好脸色,毕竟瞧瞧自己这个正正经经的儿媳妇儿当朝的太子妃,一举一动合乎规矩,该是多么落落大方,会待人接物,长袖善舞之辈。

    这下对比门外跪着的那个,她越发没有了耐心,如今又听说了,皇上给太子妃上了玉牒,这一下子太子妃的身份算是坐实了,立刻没了方才那些的打算,赶紧拉着秦糖糖的手,好不热络。

    “你这孩子和母后有什么见外的,以后这些好东西自己留着就是了,母后不缺。”

    “儿臣瞧着,芸芸还在外面跪着,不知是犯了什么错,惹得母后这样的不开心,还是将人放进来吧,外面天寒地冻跪坏了身子,到时候,母后要心疼了。”

    秦糖糖宽容大度,一副慈善情怀,言语诚恳,没有半点做作的样子,这话却让姬后不知该如何接了。

    可恨自己从前瞎了眼,总觉得那个孩子比秦糖糖好上千倍万倍,如今一瞧自己怕是个蠢货吧!

    这丫头温柔大度,丝毫不计前嫌,天生就是母仪天下的好人选啊……

    一想到这,姬后原本张罗着为太子殿下纳侧妃的心不由得淡的些许。

    一个沉不住气,另一个稳重老实,谁高谁低,一眼明了。

    姬后眸子微微一眯,瞧着眼前的小丫头越发喜欢了起来,没了之前的那些防备,拉着这丫头正好用了一顿午膳。

    “姑母,芸芸知错了,姑母……”

    眼瞧着又过了半个时辰,外面的雨不知何时下了起来,程芸芸歇斯底里的在外边喊叫了起来,越发没有半点的规矩,这一下子姬后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头是一丁点儿都成不了大事了,不由得心灰意冷。

    “都是平日本宫太纵着她了,竟然纵着她如此没有规矩。”

    姬后心里那叫一个悔。

    秦糖糖却装着一副更加关心体贴的样子,赶紧叫丫头去拿了伞。

    “外面风雨这么大,一个寻常贵家小姐的身子又怎能受得了?明月,去拿伞,把程小姐接进来吧,只在廊下跪着,也不算违背了皇后娘娘的意思。”

    “是。”

    明月转身就去接人,没想到外面的程芸芸此时恨透了秦糖糖,以为此时赶来是说了什么坏话,所以自己的姑母不放自己进来,不由得动了怒。

    “秦糖糖,你这个猫哭耗子的,不得好死!”

    程芸芸一张嘴就是地地道道的市井泼妇做派,姬后立刻冷了脸。

    “放肆,竟然敢对太子妃大不敬!真是反了天了!来人,将程芸芸拖出去,掌嘴二十……”

    “是……”

    外面噼里啪啦的雨声混合着响亮的巴掌声如交响曲,融为一体。

    屋里,秦糖糖梨花带雨,哭得好不可怜。

    “母后,都是儿臣的错,惹了程小姐不快,请母后高抬贵手,不要伤了程小姐的颜面……”

    姬后转头见自家儿媳如此识大体,心里不由得更加火冒三丈。

    “你们几个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按住了,给本宫使劲的打!”

    “是……”

    ------题外话------

    从今天开始,开始我们的问答活动。

    请所有的宝贝们注意每一章结尾作者的话:今天的问题是,程芸芸的父亲是皇后的什么人?

    评论区答案前5名有奖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