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被送去做苦力
    小丁带领苏兰兰前往天阳宗报道,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姓郑的道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小丁也不知道这道人的道号如何称呼,只听其他弟子称呼他为郑师叔,于是便也跟着这样称呼他了。

    郑师叔拿着小丁和苏兰兰两人的玉牌,先是看到苏兰兰的玉牌,脸上一喜;接着看到小丁的玉牌,喜色又瞬间落了下来。

    原来,这两块玉牌上面,记录着小丁与苏兰兰天根测试的结果。郑师叔见到苏兰兰的单系雷天根,自是喜出望外,而见到小丁没有任何天根,自然也就感到失望了。

    要说这天昆星大陆上的各个修仙门派,他们想要发展壮大起来,其最根本的因素,那就是拥有人才,只有拥有大量根骨、资质皆是上等的弟子,日后才有机会将宗门发扬光大。若是所招揽的弟子,都是小丁这种没什么修炼天赋的人,那日后还如何壮大门楣?

    这位郑师叔,身为天阳宗的长老之一,自然也是要为宗门日后的发展多做考虑的。

    于是,郑师叔将两块玉牌还给小丁和苏兰兰,然后接着说道:“田小丁,你没有天根,我们只能收你做外门弟子,稍后,我将安排你去开阳峰做事,如果你肯勤奋努力,在修炼上有所突破,能在五十年内筑基成功,我们也可以收你做内门弟子的。”

    田小丁被人嫌弃,心中五味杂陈,有心想转身告辞就此下山,转念又一想:自己一走了事倒也无所谓,可是身边还有个苏兰兰呢,现在凭借自己练气三层的修为,连保全自己的小命都十分困难,就更别说还要照顾好苏兰兰了。

    这天阳宗虽然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但是,既然它能够立足于这个修仙世界之中不倒,自然也还是有一些底蕴的。自己和苏兰兰投身于此,自己虽然委屈了些,苏兰兰却可以得到优待,两人暂时也能得到宗门的庇护,不至于朝不保夕,随时置身于险地。

    于是,小丁便点了点头,说道:“全凭郑师叔安排!”

    郑师叔转头又看向了苏兰兰,说道:“苏兰兰,你的资质很好,单系雷天根,如果安心努力修炼,日后前途将不可限量。稍后我带你去面见掌门,看看掌门会将你安排在谁的门下。”

    苏兰兰也躬身施礼道:“多谢郑师叔!”

    郑师叔见小丁和苏兰兰全都点头应允,便又看向门口,提高声音喊道:“张大通,你进来一下!”

    只听门外有人应了一声,然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来到郑师叔面前,弯腰施礼,口中说道:“徒儿拜见师父,不知师父有何吩咐?”

    郑师叔对着张大通摆了摆手,然后指着小丁介绍道:“这位是你夏师伯新招募来的外门弟子,他叫田小丁,你现在就带他去开阳峰,找你玉衡师伯,让他给你田师弟安排事情做。”

    “是,师父,弟子现在就去。”张大通施礼答道,然后回转身,对着小丁一抱拳:“田师弟,你跟我走吧!”

    小丁听了那位郑师叔的安排,知道郑师叔将要带着苏兰兰去面见掌门人,而自己这个外门弟子,却是连见掌门人的机会都没有的,直接给送去了什么开阳峰,估计就是送去当苦力去了。

    不过,小丁倒也没有多言,而是跟随着那位名叫张大通的弟子出了房间。苏兰兰则是被留了下来。

    在去往开阳峰的路上,张大通主动向小丁介绍了一些有关天阳宗的情况。

    原来,这天阳宗所在的天阳山,一共有八座高峰,其中最中间也是最高的这座,名为首阳峰,是宗门的中心重地,掌门人天枢真人就坐镇于此,宗门内商量大小事情,都是要把各个长老、首座给召集到这里来开会商议的。

    而张大通所要的带领小丁去的开阳峰,其首座长老道号为玉衡真人。这开阳峰聚集的门徒,大多都是外门弟子,开阳峰日常所负责的事情,主要就是天阳宗的后勤工作,简单来说,也就是负责整个宗门的衣食住行等方面的琐碎事情。

    修仙之人,在筑基之前,都无法做到辟谷,而天阳宗的大部分弟子,依然都是处在练气期阶段,因此他们也是离不开一日三餐和吃喝拉撒睡的。

    除了首阳峰和开阳峰,其他六座高峰分别为:姮阳峰、玉阳峰、悬阳峰、落阳峰、平阳峰、魁阳峰。

    其中姮阳峰和玉阳峰上,所招募的都是女弟子,其首座长老分别是姮月真人和天瑶真人,这两座高峰上的人,只管专心修炼,不管门派琐事。

    而悬阳峰的首座长老就是小丁在穿云镇上所见过的那位老道,他俗家姓夏,道号璇光真人。悬阳峰的人,主要负责招募弟子和管理弟子。

    接待小丁的那位郑师叔,是平阳峰的首座,他道号五斗真人,俗家姓郑。和悬阳峰首座姓夏的璇光真人一样,因为都是半路出家,出家时间尚短,因此门中弟子依然还习惯称呼他们俗家时的姓氏,叫他们夏师伯和郑师叔。平阳峰在门派中主要负责的事情就是授艺,即传授给门中诸多弟子天阳宗的功法和传承。

    剩下的两座高峰,落阳峰主要负责种植药田和炼制丹药,其首座长老名为天权真人;魁阳峰则是主要负责执法,相当于戒律堂的角色,其首座长老是天魁真人。

    张大通同时还告诉小丁,在天阳宗的宗门之内,无论是谁,都不可以御剑飞行。好在各座高峰之间,都有悬空桥相连,倒也不必下山上山地走山路。

    说话之间,二人便已来到了连接首阳峰和开阳峰之间的悬空桥前。只见在两峰边缘处的悬崖上,连接着几条铁索,铁索上面铺着木板。木板看起来倒也牢固,只是那桥面悬在半空被山风一吹,摇摇晃晃,小丁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稳,那悬空桥只有桥面,没有扶手,走在上面,若是脚下晃上几晃,说不好就会晃到深渊之下了。

    张大通走在前面带路,却也不见他胆怯,直接迈步上桥,然后健步如飞,朝前方稳稳走去。

    小丁也学着张大通的样子踏步走到桥上,结果那桥身一摇晃,他立即觉得自己的腿都开始有些发抖了。

    稳了稳心神,小丁连忙运气轻身术,用以减轻自身体重对桥身的影响,这回才感觉脚下不似之前摇晃得那般厉害了,脚步也稳健了许多。

    悬空桥足有数十丈之远,张大通见小丁已经跟上,便也没有去管小丁,只顾走在前面带路。

    等二人过了悬空桥,来到了开阳峰,小丁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悄然放下。看到张大通若无其事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天阳宗之前的弟子,早已习惯了走这悬空桥,而小丁却还得需要运起轻身术来辅助,才能顺利过桥。

    开阳峰上,也是建有不少建筑,多数都是用石材和木材搭建而成。毕竟石材和木材,山顶就有,都可以就地取材。

    张大通带领小丁径自走向这建筑群最中间位置的那个最高大宏伟的大殿。

    大殿门口有人守卫,见到张大通过来,双方都主动上前打招呼,小丁一看就可以看出,他们肯定早就相熟。

    果然,那守卫人和张大通寒暄了几句之后,问明张大通前来的目的,便回身进大殿禀报去了。

    不一会儿,那位守卫人便出来对张大通说道:“张师兄,我师父说了,有请你们二位进去详谈。你们二位快跟我进去吧。”

    张大通点了点头,带着小丁跟随那人走进大殿。

    大殿正中的兽皮交椅上面,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道人。张大通看见那道人后,连忙快走几步,上前施礼说道:“平阳峰弟子张大通拜见玉衡师伯!”

    那玉衡道人挥了挥袖子,说道:“张师侄不必多礼!听说你又给我开阳峰带来了一名弟子?”

    张大通平身侧立,规规矩矩地说道:“正是,我奉家师之命,带领田小丁师弟,前来拜见玉衡师伯,这位田小丁师弟,乃是夏师伯从穿云镇新招募来的弟子。”

    小丁见张大通已经开始介绍自己了,便也连忙上前对着玉衡真人施礼说道:“弟子田小丁拜见前辈!”

    那玉衡真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小丁后,说道:“你先把夏老鬼给你的玉牌拿过来给我看看吧。”

    小丁掏出玉牌,呈递上去。

    玉衡真人将玉牌接在手里,看了几眼后,又递了回来,说道:“既然你没有天根,那我也是无法收你入我门下的,你现在只能暂在我开阳峰做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了。”

    小丁对此结果倒也并不意外,他早就猜到,结果会是这样的。这两天,他因为没有天根天赋,没少遭人嫌弃。

    他早就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自己做个外门弟子,去当宗门里最底层干活的苦力罢了。做苦力也就是费些力气而已,自己虽然没什么修仙天分,但好在自己已经抢来了一个乾坤壶法宝,说不定自己利用这个法宝外挂,也可以出现什么奇迹这都不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