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你是哪里来的鬼
    回到开阳峰后,小丁发现自己的宿舍里多了两个新来的小弟,心中想要找个单独住处的;;想法,便又更加强烈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他现在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只是诸多普通外门弟子中的一个而已,宗门是不可能给自己单独安排一个房间的。所以,要想单独住,只能自己去想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苏兰兰又来到了小丁这里,她一见到小丁,就高兴地喊道:“小丁哥,你还好吧,你去了葬魂山,我都担心死你了!”

    小丁轻轻抚了抚苏兰兰的头发说道:“傻丫头,我没事的,你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在姮阳峰住的习惯吗?”

    苏兰兰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挺好的,师傅对我也很好,师姐们对我也很好,还有程师姐,待我也好,对了,程师姐还跟我讲,说要不是你在关键时刻救了她,她可能就已经被妖兽给吃了呢!”

    “程师姐?”小丁随即反应过来,苏兰兰说的程师姐应该就是大师姐程遥婥。

    程遥婥是姮阳峰首座姮月真人门下的大弟子,自然与苏兰兰是同一个师傅了。

    想到人家内门弟子都有师傅,而自己和李天亮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们,入门之后,却是连个师傅都没有的,都是一群放养的底层劳力,不需要你去修炼,只需干活就行了。

    想到这里,小丁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这修仙的世界,也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走到哪里,都是讲究个实力为尊,你若是没有实力,在哪里也都是最底层的存在。

    感慨之余,更是激发了小丁的上进之心。他愈发地想要寻找一个单独的住处,然后好慢慢研究自己从穿云山盗墓贼手中抢来的那几样法宝,说不定通过那几样法宝,就可以让自己快速变强,这都不好说的。

    苏兰兰又是跟随小丁和李天亮去了开阳峰的食堂吃了早餐,这一次他们直接去二楼点了各自想吃的饭菜。小丁并不是那种抠搜之人,他的玉牌里,一下子赚了一万积分,他可没有;;要省着花的打算。

    在小丁心中,积分没了还可以再赚,更何况,他的玉佩空间里还有好几株碧水紫莲呢,实在不行,拿出一株去换些积分也是可以的。

    与小丁同一宿舍的另外两名小弟,邓丰和单同,他们两个可就没有小丁和李天亮这么阔绰了,他们的玉牌里面初始积分和小丁之前的初始积分一样,也是一百积分,因此,他们可不敢跟随小丁去二楼吃饭,他们还指望着多吃几顿呢。

    早餐过后,苏兰兰便离开了开阳峰,返回姮阳峰去了。

    小丁刚想出去走走,忽然平阳峰的内门弟子张大通来到了外门弟子宿舍这边,他是平阳峰首座五斗真人——也就是小丁刚来时所接待他的那位郑师叔的大弟子。

    见到小丁后,张大通笑呵呵地说道:“田师弟,听说你这两天接了任务去了葬魂山,怎么样,任务完成了吧?”

    小丁也微笑客气地回答道:“还好还好,承蒙张师兄挂念,任务已经完成,还好有惊无险,也多亏有姮阳峰大师姐的多方照顾。”

    张大通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这回应该可以安心修炼了吧,我今天过来找你,其实是奉了师父之命,前来给田师弟送宗门功法的。”

    说完,张大通直接取出两本书籍,递到小丁手上,接着继续说道:“这是咱们天阳宗的入门功法,田师弟,你自己好好研究一下,如果有不懂的,就去平阳峰找我,我来帮你解惑。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咱们天阳宗的外门弟子,都是没有入门的弟子,没有长老肯收为徒弟,所以,在修炼过程中,若有问题,一般都是去平阳峰,找我们这些入门较早的师兄弟们,互相交流的。”

    小丁一听,立即明白了,原来外门弟子修炼,全是靠自悟啊!这还真是后妈养的呢!

    他伸手接过两本书,见一本上面写着《天阳宗初级练气术》,另一本上面写着《天阳宗初级御剑术》。对于功法,小丁其实并不怎么感冒,他自己所修炼的《熔心诀》,好处多多,自然是看不上其他的一些功法了。

    不过,小丁依然还是装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说道:“那就多谢张师兄了!日后若是遇到难题,恐怕还是会去打扰张师兄的呢!”

    天阳宗的平阳峰,日常负责传授门内弟子们功法,偶尔也会接待和安排新入门的弟子们。

    通常,内门弟子都是有长老收为徒弟的,自是不需平阳峰来授艺。因此,平阳峰所负责授艺的对象,一般都是各峰上的外门弟子。

    因为外门弟子们,人数很多,却没有长老收入门下,就只能靠着平阳峰来传授功法。

    而平阳峰的首座五斗真人,也就是那位郑师叔,他出家时间不长,以前是俗家人,也是在天阳宗负责授艺,后来大彻大悟,入了道门,准备以道心修行。他平时只是负责教授自己门下的徒弟们,而传授外门弟子功法的事情,则是交给他手下的徒弟们去帮他执行。

    因此,今天前来给小丁送功法的便是张大通了。

    将两本功法交给小丁之后,张大通又去找了新来的弟子邓丰和单同二人,同样是给了他们两本入门功法后,便告辞离开了开阳峰。

    张大通刚刚离开没有多久,忽然门外就传来了一声嘶哑的吼叫:“田小丁,你给我出来!”

    小丁没有听出来是谁的声音,心中纳闷,心说,这会是谁呢?

    他起身推开屋门,当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身影之时,不由得心里一惊,暗道:这是哪里来的鬼?

    只见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浑身上下缠着白色的布条,脸上也只漏出两只暗淡的眼睛,眼圈周围全是溃烂的痕迹,头发也是参差不齐,乱糟糟地用一根簪子别在脑后,仿佛鸡尾巴一般。

    如果是在黑夜里遇到这个人的话,肯定会把这人给当成鬼的,说不定还会被吓个半死。

    小丁上下打量了一番,感觉这人有些眼熟,却是没能认出这人是谁。脑中虽然想到了昨天被送去落阳峰的那中毒的五人,不过,想到他们五人应该不会这么快恢复的,脑中就直接给忽略了过去。

    不过,对方的语气却是很不友好,于是小丁也豪不客气地问道:“你是哪里来的鬼?”

    对面那人一见到小丁出门,眼中立即露出愤怒的目光,他继续嘶哑着喉咙说道:“田小丁,我问你,是不是你拿了我储物袋里的东西?”

    说完,他伸出右手,掌心放着一只储物袋,正是昨天中毒那五人身上储物袋中的之一。

    看来这人还真是昨天那中毒的五人之一!小丁在心里断定道,可是,他们毒伤难道这么快就好了?

    “莫非……,你是……,你是秦……?”小丁怀疑地盯着对方问道。

    “没错,我就是秦太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是不是你拿了我储物袋里的东西?你快还给我!”浑身上下仿佛跟木乃伊似地秦太宝,愤怒地问道。

    对方承认是秦太宝,小丁心里也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秦太宝被落阳峰的人给救醒了之后,立即发现自己储物袋里的乌舌兰和蜈蚣草都不见了,于是便怀疑到了自己,因此不顾伤势未愈便跑到开阳峰来找自己索要了。

    其实还真被小丁给猜对了。这秦太宝和其他四人被送到落阳峰后,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也算他们几个命大,居然全都没死,活了过来。早上秦太宝刚刚苏醒,就发现了放在身旁的储物袋,开启神识扫描进去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乌舌兰和蜈蚣草不见了。那可是他拼了命才搞到手的两株灵草啊,怎么会被人给拿走?

    于是,秦太宝便在脑中逐一排查昨天谁最可能偷他的两株灵草。

    思来想去之后,他觉得,大师姐一向光明磊落,肯定是不会做这种小人之事的。自己身边的几个跟班,也全都中了毒,现在还未醒来,自然也不是他们。剩下的赵珏儿、李天亮和田小丁,其中赵珏儿长得如此美若天仙,自然不会去做这种龌龊之事。而李天亮一向都不敢得罪自己,自然也是没有那个胆子的。最后就剩下一个;;田小丁嫌疑最大。他是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在临出发前,还曾对自己吹胡子瞪眼,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所以最终,秦太宝就断定,偷他两株灵草的一定就是田小丁。

    于是,他不顾伤势未愈,忍着身上的疼痛,只身来到开阳峰,来找小丁索要那两株灵草。

    小丁见这秦太宝是来索要两株灵草的,心里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心说,那灵草早被赵珏儿给拿走了,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换成了积分,眼前这个傻瓜却还不知道呢,哈哈!真是好笑!

    但他口中却是说道:“我可没有拿过你储物袋里的东西,而且,昨天你这储物袋上面沾满了毒液,还是我帮你清洗干净的呢,还有你的命,也是我救下来的,要不然你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你不说来感谢我,却跑来跟我要什么储物袋里的东西,我劝你还是打听清楚了,到底是谁拿了你的东西,你再去讨要吧!”

    “不是你拿的,别人谁还能会拿?”秦太宝无理地反问道。

    小丁正要再奚落他几句呢,忽然就见李天亮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口中喊道:“田师兄,告诉你个好消息!”

    小丁扭头看向李天亮,心中暗道,他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