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要不,我来帮你炼丹吧
    隔壁石室炸炉引发的震颤,导致小丁炼的这炉圣元丹,也随之炸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幸亏小丁早有预防,他知道炼制这圣元丹极易炸炉,所以,他在炼制这炉丹之前,体内就早已运转了金刚术。

    因此,在炸炉的瞬间,他只是被巨大的气浪给冲击得直接飞出了石屋之外。石屋的门,也已被撞毁。

    倒地的小丁正要起身,忽然就听见闻声跑出房间的那些人,在熙熙攘攘地嚷着,说什么大师姐又炸炉了。

    小丁正在疑惑着,忽然就看见自己身前不远处的地上,此时正爬起一个全身上下黑乎乎的人来。

    看这身段这体型,那不是大师姐程遥婥,还能是谁!

    此时,大师姐程遥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已被炸成鸡窝的头发,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正好看见了倒在地上也是一身焦黑的田小丁,于是她冲着小丁咧嘴呲牙一笑,露出口中洁白的牙齿,和脸上黑乎乎的黑灰形成鲜明对比。

    “嘿嘿,原来你也炸炉了啊!”程遥婥说道。

    小丁也挣扎着爬起来,吐了吐口中的黑灰,说道:“大师姐,你也来炼丹啊!”

    这时,从其他房间里跑出来看热闹的那些人,全都聚拢过来,他们口中还在嚷嚷着:

    “大师姐,你怎么又炸炉了啊?”

    “大师姐,你可以不炸炉一次吗?”

    “大师姐,你每次都炸炉,为何还总要来炼丹?”

    “大师姐,炸炉有危险,炼丹需谨慎啊!”

    “大师姐,炼丹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

    小丁听了大家的言语,心中也已明白大半,原来这位大师姐,貌似还没少炸过炉,这次已经不止是第一次炸炉了。

    可是大师姐却是满脸不在乎地说道:“炸炉怎么啦?又不是第一次炸炉,有什么好稀奇的?我要是不多炸几次炉,如何能够炼制出筑基丹来?若是没有筑基丹,我如何筑基?”

    台阶附近那间房里的那位负责管理炼丹房的落阳峰内门弟子,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脸上一副苦瓜相,咧着一张嘴说道:“大师姐啊,我那可是刚刚新换的屋门啊!你们炸炉也不要紧。可是,每次炸炉,都要把房间的门给炸坏,我新换的屋门啊!”

    大师姐一听,把眼珠子一瞪,高声说道:“我说全师弟,你这么说,难道是想让我陪你屋门不成?这样的话,可有点说不过去啊!难道你们落阳峰有规定,炼丹不准炸炉吗?你倒是告诉我,是谁规定的,炼丹不准炸炉的?”

    程遥婥的这一番话,倒是把那位姓全的内门弟子给质问得支吾起来:“这个,这个……,我们落阳峰,倒是,倒是没有这样的规定……”

    程遥婥却是得理不饶人,继续说道:“既然没有这样的规定,那你为何还跟我说屋门的事?你以为我是想故意炸炉的吗?你以为我喜欢把自己炸个满身焦黑吗?炸你屋门,那只是意外,意外你懂吗?“

    那位姓全的内门弟子被大师姐给质问得半天说不上话来,嘴里只是支吾着:“这个……,那个……”

    小丁一见也上前一步,打圆场说道:“大师姐也不是故意要炸坏你的门的,你没见大师姐都险些被炸伤吗,屋门坏了还可以再换,你就多担待些吧。”

    这时,那位姓全的内门弟子才注意到一身焦黑的小丁,他指着小丁,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位师弟,莫非,你也炸炉了?”

    小丁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是的,我那间石屋的门,也已经被炸毁了。”

    “哎呦,我的屋门呦!”姓全的内门弟子一听说小丁也炸了炉,忍不住又心疼起他的屋门来。

    这时,大师姐程遥婥转头看向了小丁,问道:“哈哈,田师弟,原来你的炼丹水平也和我差不多少啊!哈哈!你炼的什么丹,有伤到你没?”

    小丁不好意思地抓了抓也被炸得跟鸡窝似的头发,说道:“我第一次炼丹,想炼圣元丹的,结果,你那边一炸,我这边也就跟着炸了……”

    大师姐一听,却是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无妨无妨,多炸几次就习惯了。我差不多每次都炸炉。”

    小丁心说,这大师姐果然够强悍,每次都炸炉,居然还活着,居然还敢继续炼丹,这简直就是拿小命当作儿戏一般。于是,他便开口问道:“不知大师姐,所炼的是什么丹药呢?”

    “筑基丹啊!用积分去宗门换的话,也太慢了些,我就想着若是自己能够炼出来,也就省得费那劲了。”大师姐漫不经心地说道。

    “炼筑基丹也能炸炉?没听说过啊!”围观的人群里立即有人议论道。

    “我也没听说过,谁炼筑基丹还会炸炉的。”继续有人接了话茬。

    “炼筑基丹的材料里面,没有容易爆炸的材料啊,怎么也能炸炉呢?”人群里有人提出了疑问。

    “是啊,是啊,我也奇怪,大师姐为什么不管炼什么丹,都会炸炉呢。”有人接着说道。

    “……”

    大家议论纷纷,都说炼制筑基丹轻易是不会炸炉的,可是大师姐却炸了炉。

    小丁则是在心里觉得,大师姐或许是没有这个炼丹的天赋,要不然,为什么她每次炼丹都炸炉呢?而且,她不仅炼丹炼不好,她就是连做饭也是会烧糊的,她对火候的掌握如此没谱,又怎能炼好丹呢?

    可是大师姐却不这样想,她也听见了大家的议论,但却满不在乎地大声说道:“谁说炼制筑基丹不会炸炉的?我这不就已经炸了吗?别说炼筑基丹会炸炉,我就是煮稀粥,也都会炸炉的,你们信不?嘿嘿!”

    “信,信,我们都信,大师姐威武!”

    “大师姐英勇无敌!”

    “大师姐最帅!”

    “……”

    众人纷纷起哄。

    这时,负责管理炼丹房的那位姓全的内门弟子再次站出来,大声对大家说道:“好了,好了,既然大师姐和这位师弟,没有大碍,大家就都散了吧,快去炼各自的丹药吧,一会儿时间到了,可就炼不出来了。”

    听到这话,大家都才想起来,各自手上还有丹药没有炼完呢,哪有空出来看热闹啊!于是大家一哄而散,一个个溜得跟兔子似的,转眼就都溜回了各自的炼丹房。

    小丁看了看满身焦黑的大师姐,问道:“大师姐,你手上还有炼制筑基丹的材料吗?”

    大师姐皱了皱眉,说道:“没有了,我好不容易才凑齐了一份,结果刚刚……,就炸了……”

    小丁点了点头,他其实对筑基丹的炼制材料也曾了解过的。筑基丹可不同于普通丹药,筑基丹属于紫色品阶的丹药,其主药需要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灵植才行,其中就包括前不久他们曾去葬魂山采集的水属性灵植碧水紫莲。

    只是寻找其中一种主药就如此困难,就别说去凑齐其他那几种主药了。小丁不晓得大师姐是如何凑齐这筑基丹炼制材料的,不过,他却可以猜出,大师姐即便是凑齐了炼制材料,但也不会搞到太多的。

    果然,不出小丁所料,大师姐就这一份筑基丹的材料,炸炉后,那这份材料也就浪费了。不过,小丁对此也是无能为力,他手上目前只有碧水紫莲一种材料,其他材料却是一样都没有的。

    大师姐对此貌似并不怎么当作一回事似的,她刚刚提到没了筑基丹材料时,脸上还有些惋惜的神情,然而还没等小丁说几句安慰她的话呢,她就神情一变,脸上立即现出笑容,说道:“田师弟,你之前说你在炼制圣元丹是吧?那你是不是准备了好几份材料啊?要不,我来帮你炼丹吧?”

    小丁一听,吓得连连摇头,心中暗道:炼制这圣元丹本就容易炸炉,而大师姐则是每次炼丹必炸炉的主,自己兑换的这几份材料,哪里禁得住大师姐的一通炸啊!

    于是,他立即开口说道:“多谢大师姐美意,在下炼丹只是为了多练习练习炼丹的手法和技术,就不劳烦大师姐帮忙了。我看大师姐刚刚炸炉,身上全是黑灰,最好还是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比较好。”

    大师姐虽然内心里很想帮助小丁炼丹,其实她是想借此来过过炼丹的瘾。只是小丁直接拒绝了她,她也不好强行非要帮小丁炼丹了。眼见炼不成丹,大师姐只好向小丁告辞,离开了这火山底部的炼丹房。

    小丁则是返回到他那间已经没有了门的石屋。屋内狼藉一片,丹炉的盖子也已经飞到了墙角里,丹炉的药渣早已化成了黑灰,被喷散得到处都是。屋里原来的那只水桶,早已倒在了地上,桶里的水大部分都沿着喷火的那个地道口流到了地下,化作了水蒸气。

    小丁先是在墙根那里找到火钳,将但炉底下的钨钢盖子盖好,关闭火源。然后简单清理了一下这个房间。又从玉佩空间之内取出一桶水来,放在丹炉旁备用。

    之后,再次拿出一份圣元丹的炼制材料,投入到丹炉之内,用火钳开启丹炉底下的钨钢盖子,让火苗窜出,加热炉底。

    继续按照每个炼丹步骤,炼制他的圣元丹。

    最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小丁终于将他所兑换的十份圣元丹的材料全部炼完。

    不过,炼了十炉圣元丹,他炸炉了六次。这一下午,把火山底部炼丹房里的人给震惊的,都以为是大师姐在连续炼丹呢。距离小丁炼丹房较近的几个房间的人,全都换了房间,生怕小丁哪次炸炉,把石屋给炸塌了波及到他们。

    最后,小丁炸炉的大名也被传扬开来,没用多久,整个天阳宗里,差不多所有的弟子们都已听说,除了一个爱炸炉的大师姐外,还有个年轻的外门弟子,炸炉的本事一点都不逊色于大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