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城主大人
    天阳珠,产自于天阳山上,是阳系宝珠中,所蕴含能量最为阳刚的珠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年天阳宗的开派祖师,在天阳山上修行,无意中得到了此宝珠,因而修成了一身纯阳功法,开创天阳宗一脉,最后羽化飞升,晋升仙班。

    从此,天阳珠代代相传,成为了天阳宗的镇门之宝。

    然而,初来乍到的田小丁,却是根本不了解这些事。

    他在天阳城中,听聚宝楼的伙计提到天阳宗的天阳珠,这才知道宗门之内原来还有一颗阳系宝珠的事情。可是,这乃是宗门的镇门之宝,自己该如何能够弄到手呢?

    在小丁看来,阳珠在宗门之内,可要比在妖兽手中难搞多了。

    若是在妖兽手中,可以不择手段,想尽办法弄到手。可是在宗门手中,你难道还能明目张胆地去抢吗?

    宗门里不但有不少筑基修士,还有好几名金丹大佬,那哪里能是自己所能对付得了的啊?

    虽说这天地间,阳系的宝珠也不止天阳珠一颗,然而能有天阳珠这么适合自己乾坤壶法宝的珠子却是没有第二颗了。

    天阳珠,地阴珠,正好一阴一阳,适合阴阳鱼的两眼。

    小丁越想越觉得应该想办法把这颗天阳珠给弄到手。于是他便再也没有继续观看下去的心情了。机械地陪着其他外门弟子们逛了逛这聚宝楼,他自己最后什么也没有买,反倒是与他同行的那几名外门弟子,有的则是买了几样价格不贵的物品。

    外门弟子在宗门里平时赚的都是积分,有使用灵石的时候,则需要去宗门用积分兑换。所以,他们平时身上所带的灵石并不多,也买不起太贵重的法器、法宝等。

    离开这家聚宝楼后,有熟悉天阳城的人带着大家一起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天阳城的城主,也是天阳宗的长老之一,他的名字叫做连招采,是天阳宗唯一的一位没有出家的长老。

    掌门人天枢真人觉得他的名字起得吉利,连招采,谐音连招财,肯定能为天阳宗聚财,于是便派他来负责管理天阳城了。

    管理天阳城的其他高层领导者,大多数也都是连招采的弟子们。当然,由于所缺人手太多,也有不少是在城内招募过来的下层管理人员。

    城主府位于天阳城的最中央位置。小丁众人还未到达城主府呢,在路上就遇见了一大群人堵在了路中央。

    离得还有挺远呢,小丁就听见人群之中有人嚷嚷:“你们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去找城主大人说说理去。秦家人也太无法无天了,这还哪有天理啊?”

    小丁等人走到近前后,只见人群中央围着一位老太太,她老态龙钟,满头白发,佝偻着瘦弱的身躯,拄着一根木头拐杖,正在抹着眼泪哭诉着。

    而在老太太的身旁地上,则是躺着一位老头,这老头的头部应该是受了伤,流出不少血液出来。他两眼紧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已经没有了呼吸。

    小丁只听见周围的人,都在纷纷议论。

    “这秦家的人,也太横行霸道了,撞完人就这么逃之夭夭了啊!”

    “谁不说呢,可怜这张老太孤身一人,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唉,张老头老两口无儿无女,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现在只剩下了张老太,真是要了命了啊!”

    “这秦家人有钱是不假,可是有钱也不能撞了人就一走了之啊!”

    “唉,你可能还不知道,这秦家因为与咱们城主大人关系很好,所以,在天阳城里,横行霸道惯了,根本没人敢惹的。”

    “何止是跟城主大人关系好啊,听说秦家跟天阳宗的关系也不同寻常呢,要不然,他们怎么敢撞完人,就直接开溜呢。”

    “……”

    小丁听见大家的议论,也只是听了个囫囵吞枣。不过他到也大致捋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应该是有个天阳城姓秦的豪门,将这位姓张的老头给撞死后,扬长而去。只留下了张老太一人在这里独自悲伤。

    而张老太却是打算要去往城主府找城主大人说理去。可是周围的这些吃瓜群众,有人知道那秦家与城主大人的关系不浅,因此,便劝阻这位张老太别去城主府。

    小丁见这位张老太哭得可怜,便拨开人群,走上前去说道:“敢问这位老人家,您是的打算去往城主府吗?”

    那老太太抬起泪眼看看小丁后说道:“我家老头被秦家人的马车给撞成重伤,然后死了。而那秦家人却是连句话都没有留下,便径自离开。你说这世道,还有天理吗?我想要去找城主大人说说理去,可是大家却说那秦家与城主大人关系密切,我去找也是白找。这位小伙子,你说我应不应该去城主府找城主大人呢?”;;

    小丁点了点头说道:“老人家,我支持你去找城主大人,让城主大人来帮你主持公道。”

    张老太见小丁支持自己,便连忙颤颤巍巍地说道:“小伙子,还是你比较通情达理,能够明白我的心情。好,那就听你的,我这就去城主府找城主大人去。”

    小丁见这位老太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城主府,而直接把老头的尸体给丢在大街上。便连忙拦住说道:“老人家,您老伴的尸体,就放在这大街上吗?”

    张老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我想带他走,可是我也搬不动他啊!”

    小丁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老头尸体,然后说道:“这样吧,我去帮您买一副棺材,先把您老伴装进棺材里,等您找了城主大人后,我再帮您把您老伴的尸体找地方埋了。”

    老太太一听,当时就感激地说道:“那就多谢你了,小伙子,敢问你尊姓大名啊?”

    小丁跟老太太说了自己的姓名后,便从空间之内取出一些灵石,递给他身旁的一名外门弟子说道:“这位师兄,我对天阳城不是很熟,您看看可以帮我去买一副棺材,装殓这位老丈吗?”

    这位天阳宗的外门弟子,因为入门时间比较长,他来这天阳城中也以不止一次,因此,这一路上,都是这人再给大家带路呢。

    接过小丁递过来的灵石后,那人很快就去找城中的棺材铺去了。

    没用多久,棺材铺的人便赶着马车,拉来了一具棺木。小丁和几名弟子,帮助张老太,将那张老头的尸体给抬进棺材里后,然后又让棺材铺赶车的伙计,将马车赶到城主府去。

    张老太也随着小丁几人,直奔城主府而来。

    路上,由于张老太步伐缓慢,因此这一路又走了不短的时间。

    一行人总算来到了城主府跟前。小丁第一次前来,不由得仔细观望了一下这座大府邸。

    只见这城主府不仅占地面积巨大,而且还是高墙大院。院内房屋上,数种颜色的琉璃瓦搭建的屋檐、门檐,让整座城主府显得金碧辉煌,十分威武。

    来到城主府跟前后,有人上前说明来意,于是便有门房里的下人,去里面禀告去了。

    不多时,那名去禀告的人,走回来说道:“城主大人说有请各位,到里面叙话。”

    然后,他便走在前面带路。

    小丁和张老太等人,跟随那名下人走进城主府。

    等进了城主府的待客大厅,小丁等人便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大厅主位上的连招采。

    这位城主连招采,乃是一名矮胖子,大约四五十岁的年纪,他大刺刺地坐在主位上面,脸上却是一副傲慢的神情。

    小丁等天阳宗的外门弟子,一起向连招采施礼,口中齐呼:“弟子见过连师叔!”

    那连招采则是对着小丁等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是过来押运金蚕丝的吧?你们暂时先下去安歇,等快要出发的时候,我再派人去叫你们。”

    小丁等人一听,连忙再次施礼,口中说道:“全听连师叔安排!”

    大家退到下面,却并未离开,而是看着那张老太。

    张老太此时也已拄着拐杖走上前来,施礼说道:“小民见过城主大人,还望城主大人替小民做主啊!”

    连招采却是看了一眼张老太,然后说道:“不知你这老太太,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我做主呢?”

    张老太闻言,却是又哭泣了起来,她边哭边口中说道:“城主大人,您有所不知,就在刚刚不久前,我与我家老头一起去街上买货,结果在买完东西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后面冲过来了一辆马车,直接将我家老头给撞倒在地。我家老头的头部被碰到了一块石头上,结果直接被撞死了。可是那驾车之人,却是连头也没回,就逃之夭夭了……”

    “啊?还有这等事?你可看清,那驾车逃跑之人长得什么模样,认出是谁家的人吗?”连招采张大了一对牛眼,正色问道。

    “老身虽说有些老眼昏花,但也看清那人是谁了。”张老太答道。

    “那人到底是谁?”连招采继续问道。

    “那驾车撞我家老头的人,便是西城秦家的秦老二。”张老太如实答道。

    听说是西城秦家的人后,那连招采的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然后说道:“你一定是看错了,西城秦家的人,怎么会撞到你家老头?那绝不可能的。”

    此时站在下面的小丁一听,立即明白,这位城主大人,这是明显想要包庇那西城秦家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