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西城秦家
    西城秦家,是天阳城中,最大的生丝商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们主要经营生丝生意,其中包括天蚕丝、金蚕丝、碧蚕丝、鬼蚕丝等等,多种织布材料,亦是炼器材料。

    这些天蚕丝、金蚕丝、碧蚕丝等多种蚕丝材料,在修真界里,大多都是用于修仙者炼制法衣、法器等物品。比如,用金蚕丝为主料炼制的法衣、储物袋,便具有屏蔽神识的作用;用碧蚕丝炼制的法衣或者储物袋等,便具有水火不侵的作用;用天蚕丝炼制的法衣、法器等,则具有刀枪不入的作用。

    秦家经营的这些种类的生丝,虽然不算是多稀罕之物,但若是要求大量,却也并非那么易得。

    因为,这天蚕、金蚕、碧蚕、鬼蚕等蚕虫,都是需要不同的特殊方法才能够饲养出来。而且,它们并非是吃食桑叶那么简单,它们的食物都是并不常见的稀有桑类,也是修真界才有的稀有灵植。同时,它们在生长的过程中,还需要辅以大量灵石喂养才行。

    因此,喂养这些异种蚕类并非易事,同时也是需要消耗大量资源的。而西城秦家,却是掌握了这门养蚕技术。他们在城外的乡下,拥有一个不小的庄园,里面有专人来饲养这些蚕类,用于生产生丝。

    秦家的养蚕技术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从不外传。因此,秦家垄断这生丝生意上百年,都无人可以取代。

    修真界各大宗门,需要使用各种生丝之时,都是需要去秦家各地的店铺里购买。因此,秦家也与不少修真宗门,拉上了关系。

    天阳城归于天阳宗所管辖,那么,城内最大的生丝商人秦家,自然少不了与天阳宗拉近关系。

    秦家不仅每年都低价为天阳宗提供各种生丝材料,秦家家主秦灿还把自己心爱的宝贝儿子秦太宝给送到了天阳宗做弟子。

    天阳宗的人,为了能够在秦家这里捞到好处,自然也会在能力范围之内,为秦家大开方便之门。

    因此,西城秦家在天阳城中,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一方土豪了。

    有了天阳宗的庇护,秦家人在天阳城内,也都是嚣张跋扈惯了的。反正只要不是犯下什么太大的错误,不损害到天阳宗的利益,那么天阳城的城主连招采,大多时候都会睁一眼闭眼,不去管他们的。

    今天在城中当街驾车撞死张老头的人,便是秦家家主秦灿的二弟秦烽。

    秦家的这一任家主秦灿,一共兄弟四人,秦灿是老大,老二是秦烽,老三是秦炽,老四是秦焰。他们兄弟四个,老大好敛财,老二好装逼摆谱,老三好豪赌,老四好美色。因而,喜欢敛财的秦灿被选为了家主,而其他三个只会败家的兄弟,却没有被选中。

    秦烽喜欢装逼摆谱,因此他每次出行都大张旗鼓。豪华马车,跟班随从,无不豪华奢靡,搞得十分排场。因此,久居天阳城的居民,一见到大街上,来了这么大排场的队伍,不用猜就已知道,那肯定是西城秦老二无疑。

    因此,秦烽马车撞死张老头之后,能够被张老太认出来,倒也不算什么稀奇。

    可是城主连招采一听是秦烽把人给撞死了,心里就是一抽抽,他有意来包庇秦家人,可这毕竟已经是死人的事了,貌似也不太容易处理。

    于是,他便大打马虎眼,故意说是张老太看走了眼。

    但张老太既然来了,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依然抹着眼泪,说道:“老身虽然年迈,但还是识得秦家老二的车队的。何况当时,大街上也不止老身我一人看见他驾车撞人。城主大人若是不信,派人去街上随便打听一下便可知道老身所言是真是假。”

    连招采翻了翻那对牛眼,心想,看来想蒙混过去是不行了,毕竟大街上那么多人都看着呢,于是,他便说道:“好吧,既然你认定是秦家老二撞死了你家老头,那么,你打算要怎样呢?”

    张老太一听,连忙再次施礼说道:“城主大人,我只想让那秦家老二,来为我家老头抵命就好,要不然我家老头死得也太过冤屈了。还望城主大人能替小民做主啊!”

    连招采听后,摇了摇头,劝阻道:“按照我天阳城的城规,只有故意杀人致死的,才会以抵命治罪。如果是过失致死的,那就罪不至死。我想那秦家老二,肯定也不是想要故意杀死你家老头吧,那样的话,就不至于治死罪。我看你年老体衰,孤苦伶仃,建议你最好还是让秦家赔偿你些钱财,够你安度晚年就可以了。”

    张老太立即再次哭了起来,口中说道:“城主大人,我家老头死得冤屈啊!我不想要什么钱财,只想让那秦老二来替我家老头抵命!”

    连招采却是把牛眼一瞪,大声说道:“你这老妇,真是不可理喻!既然你不想要钱财赔偿,那就先等我调查一下具体情况吧。你暂时先回家等消息吧,等我查明了真相,再去通知你。”

    一直站在下面的小丁,早已听出了连招采的庇护之意。他听见连招采说要等查明真相再来给张老太一个交代,就知道,即便是他查完了事情经过,也是不会将秦老二至于死罪的。于是,他立即上前两步,来到张老太的跟前说道:“老人家,我也觉得,您向秦家索赔一些钱财,够您安度晚年的就可以了,没必要去追究那秦老二的死罪。”

    这事在小丁看来,能否治秦老二的死罪,全凭连招采一句话决定。而看样子,连招采是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不相识的老太太而去治秦老二死罪的了。

    既然如此,那张老太不如就索赔些钱财,够她安度晚年也就罢了。反正秦家也不差钱,有城主出面,要求赔偿给老太太一些钱财应该还是不难的。何况这张老太年迈已高,就算是再能活,也活不了多少年了。

    如果张老太执意要求秦老二抵命,而不同意要索赔钱财的话,那么最终极有可能是会人财两空的。

    因此,小丁这才上前来劝阻张老太改变主意。

    张老太抬泪眼看了看小丁,也知道小丁劝她是好意,但是心里却是十分不好受,依然哭着说道:“我家老头死得冤枉啊!”

    小丁再次劝慰道:“斯人已逝,人死不能复生,现在就算是让那秦老二替您家老爷子抵命,您老伴现在也活不过来了不是?所以,我劝您,还是多索赔些钱财就好。”

    这时,坐在主位上面的连招采见到小丁也去劝老太太,便接着说道:“我说那老妇人,你若是只想索赔些钱财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替你做主,去向那秦家索要,你看意下如何?”

    张老太听了小丁的话后,心里虽然还感到有些憋屈,但她活了这么大年纪,自然也是看得出,想让城主致死秦老二,恐怕是不太可能了。看来,现在也只能是索赔些钱财了事了。

    于是,她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听从城主大人的安排吧。”

    连招采听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若是早点如此识时务,这事也早就解决了。好了,你先下去吧,等我帮你要来了赔偿,自是会派人给你送去的。”

    “多谢城主大人!”张老太给连招采施了一礼后,流着眼泪默默转身退了下去。

    小丁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这种官商勾结,钻法律空子的事情,无论是穿越前的现代社会,还是穿越后的古代社会,都是屡见不鲜。类似的事情,小丁见过的多了去了。如今来到了异界大陆,依然还是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可见,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就会有人情世故。有人情世故,就难免有官商勾结的事情发生,毕竟他们之间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

    对于这种事,小丁见怪不怪,就算想管,也是无能为力。

    自己不过是个天阳宗的外门弟子而已,一个无名小卒,连内门弟子都不是,有什么权利去干涉宗门长老的事情?

    张老太走后,小丁和其他几名外门弟子也都一一告退。在城主府给他们安排的住处院子里,小丁见到了李天亮、邓丰和单同三人。

    他们三个早已来到了天阳城,并且已经联系好了金蚕丝的货物,其实就是从西城秦家购买过来的。

    因着有连招采与秦家的这层关系,李天亮他们所购买的金蚕丝的价格,十分低廉。

    货虽然早已联系好,但是李天亮他们这次来的人手太少,一共十多车的金蚕丝,想要运回天阳山,确实不易。

    天阳城与天阳山之间的路径,大多都是荒郊野外的山路,翻山越岭,车马难行,人手少了还真照顾不过来。而且,路上说不准就会遇见某些散修,会对金蚕丝产生觊觎。

    毕竟这金蚕丝对于别人来说,也都价格不菲。而且金蚕丝是一种非常好的炼器材料,在炼制法器、法宝的时候,加进去一点金蚕丝,便可以起到屏蔽神识探查的作用。

    散修们通常资源有限,想要通过积攒灵石来购买各种材料、丹药用于修炼,十分困难。所以,他们时常会有铤而走险的,出去抢夺别人的资源,远比自己赚钱去买容易得多。不过,出去抢劫,风险也一样很大,弄不好,踢到铁板上,就会把自己的小命混没的。

    在城主府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小丁、李天亮等外门弟子们,便被连招采座下的四名内门弟子给带领着,赶着事先备好的马车,去了西城秦家的库房。

    秦家的库房里,早就准备好了售给天阳宗的金蚕丝,一共堆了好几大垛。

    在那四名内门弟子的指挥下,小丁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们,将那几大垛金蚕丝给一捆一捆地搬运到了车上,并且码好。

    就在小丁众人装车的期间,小丁忽然感觉到,有个身影,在不远的墙角处一闪而过,等他直起身朝着墙角那里望去时,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咦,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