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秦老二蹲茅坑被杀
    田小丁跟随其他天阳宗的弟子们一起去西城秦家的库房装载生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正在装车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不远处的墙角有人影闪过。可是看过去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看见。

    小丁以为是自己眼花,因此并没有多在意,仍是继续装车。

    就在大家即将把所有生丝全部装完的时候,忽然秦府的前院传来了一阵大声喧哗。

    小丁耳尖,很快就听见,前院有人在高呼:“不好啦!二庄主被人给杀死了!快来人啊!”

    二庄主?

    小丁立即便想起了秦家老二秦烽。

    西城秦家的府邸,取名秦岳庄,故此府内的奴仆们便对秦家家主秦灿他们四兄弟以庄主相称。

    秦府的库房,就在秦岳庄的后院。故此,前院发生了变故,仆役们大吵大嚷,立即便惊动了小丁他们正在库房装车的这些人。

    大家都是修炼之人,耳目聪慧,前院的声音自然都会听到。

    尤其是带领小丁他们过来的那四名连招采的内门弟子,他们都是练气八、九层的修为,要比小丁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修为高上不少。

    秦府库房的管事,此时和他的手下们,也都站直了身子,伸长了脖子,看着前院的方向,仔细听着。

    随后,那名管事立即派出一名手下,让其去前院看看什么情况。

    不多时,那名被派走的仆人便急匆匆地跑了回来,对着那名管事说道:“大事不好了!咱们二庄主,今早在茅房里蹲坑的时候,被人偷袭给杀死了。”

    “啊?……”在场之人全都大惊。

    小丁却在心里暗道:不知是谁,杀死了那秦老二。昨天秦老二撞死了张老头,没想到今天就遭到了报应。难道与之前自己发现的那个人影有关?

    这时,连招采座下的那四名内门弟子却是开了口:“大家都别站那瞅着了,人家的家事,和我们无关。大家快点把剩下的这些货装完,然后我们好上路。”

    小丁等人听后,又连忙忙活起来。

    可是大家刚把车装好,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从前院过来了一大队秦家家丁。这些家丁到了后院后,直接就把大门给堵死了,同时又分出了一部分人把后院里的这些人给围了起来。

    跟在家丁后面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他穿绸挂缎,面色却是有些蜡黄。后院库房的管事,一见到这人走过来,便连忙换做一副笑脸迎上去,躬身施礼,说道:“见过三庄主,您怎么到库房这边来了呢?”

    熟悉秦家的人,一听库房管事称呼这人为三庄主,自然就会知道,来人正是秦老三秦炽。小丁虽然不知道秦家四兄弟的具体名字,但听管事叫他三庄主,当然也会猜到,此人肯定也是秦家的首脑之一。

    这位秦炽对着库房管事摆了摆手,然后问道:“后院可有可疑之人没?你们在这里干活,有没有遇到陌生人进来,或者,有没有看到有陌生人出去?”

    库房管事连连摇头说道:“没有,后院除了他们这些天阳宗的人来装载货物外,没有其他任何人进出。”

    秦炽扫视了小丁他们这群人一眼后,继续问道:“他们天阳宗的这些人,有没有中途偷偷离开的?”

    库房管事再次摇头说道:“没有的,他们一共来了二十一人,一直都在这里装载货物了,并没有人中途离开的。”

    秦炽点了点头,然后冲着家丁们吩咐道:“给我仔细搜索这个院子,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线索。”

    小丁在一旁却是心中暗道,你们这群傻蛋,就算刺客再傻,他也不会老老实实躲在这里等着你们搜啊。正常的话,前院闹腾了那么久,你们才开始搜查刺客,估计那刺客早就跑没影了。

    果然,这群家丁在院子里搜寻了大半天,屁都没找到一个。

    这时,连招采座下的那四名内门弟子走上前来,其中为首的那人朝着秦炽一抱拳,说道:“三庄主,我不知道贵府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我们的货已经装完,您看,是不是先放我们离开啊!”

    秦炽在秦府里虽然平时只顾败家,很少管事,但他也见过连招采座下的这几名弟子的,于是也一抱拳,回礼道:“原来是鲁兄弟亲自前来了啊,抱歉抱歉!鲁兄弟你有所不知,我们府上刚刚出了大事故,我二哥今天早起如厕之时,忽然遇袭,被人杀死,我们现在正在全府搜查刺客呢。还望您多多担待啊!”

    这位姓鲁的内门弟子则是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之前前院那么喧哗呢,原来是二庄主不幸遇害了啊!那的确是应该好好搜一搜,不知道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入府行刺?”

    这西城秦家,虽然也是个土财主之家,但其家族的人,也是每代人都在修炼的。只不过富裕之家容易出纨绔,家里因为不缺钱财,所以他们秦家的人,在修炼方面,就都不怎么积极。因此,到了秦灿他们兄弟四人这一代后,秦家人所修炼的功法,也都只是刚刚入门而已,甚至他们四兄弟的修为,都还赶不上被送去天阳宗学习的秦太宝的修为高呢。

    尽管秦灿他们四兄弟的修为不高,不过他们雇的家丁却都不是白给的。毕竟有不少散修之士,为了积累财富,换取修炼资源,也是愿意委身在这些高门大户之家,来帮他们看门护院的。

    当然,若是修为高出秦家四兄弟太多的人,他们四个也是不敢雇用。在这修真的世界里,实力就是一切。如果主人太弱,奴仆噬主的事情也是时常发生的。

    好在秦家在这天阳城中,有城主连招采庇护,倒也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秦家。即便是散修,既然在这天阳城中生活,自然是不愿意去得罪城主。

    可是,今天,谁都不会想到,竟然有人潜入秦府,偷袭了秦老二秦烽。这让人群中的小丁,立即就想起了昨天去找连招采告状的张老太,莫非是她,雇人刺杀了秦老二?

    亦或者这张老太深藏不漏,她本身就是一名高修为的修炼者?

    小丁暗自在心中猜想,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刚刚想的第二条。如果说张老太深藏不漏,那显然不太可能。自己虽然暂时还无法看出别人的修为,但是连招采他们肯定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的。何况,若是张老太有修为的话,也不至于让老头当街被人撞死,即便是没留神,被人撞死了老头,若是她有高修为,也不会当场就让秦老二逃掉的。

    所以,他所猜测的这一条很快就被自己给推翻了。

    秦炽听了那名姓鲁的弟子的话后,也是无奈地说道:“我们秦家祖祖辈辈,在这天阳城中居住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情,因此,府内的家丁,也是有些疏于防范,结果就被那刺客给钻了空子,可怜我那二哥……。”说完,他竟然呜呜呜地落下泪来。

    那姓鲁的内门弟子安慰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先节哀顺变吧。我看贵府现在已经搜查好半天了,虽然暂时还没有搜出结果,但我相信,早晚也会水落石出的。不过,三庄主,你看我们在这里,也等了好半天了,能不能让我们先离开呢?”

    秦炽闻言,点了点头,抹了一把泪水,对着家丁们吩咐道:“打开大门,让他们天阳宗的人离开吧!”

    大门打开后,四名内门弟子,带领小丁他们这些外门弟子,陆陆续续离开了秦府后院。在每辆马车经过大门的时候,也会有秦家家丁,对马车进行仔细查看一番。

    离开秦府后,小丁本以为连招采的那四名内门弟子会返回城主府呢。结果没想到,他们四个竟然也跟随着车队,朝着城外走去。

    小丁他们一共十七名外门弟子,每人负责赶一辆马车。

    每辆马车上面,全都装了满满登登的一大车金蚕丝。

    这些金蚕丝,其实若是大家有足够大的空间法器,直接给放到空间法器里会更加容易携带。可惜宗门发给诸位弟子的储物袋,空间都很有限,根本装不下这么多的金蚕丝。

    小丁虽然有个乾坤壶法宝,里面的空间倒是不小。但他怎么敢当众把乾坤壶给拿出来啊,那简直跟自投死路没差多少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小丁还是懂的。

    车队离开天阳城后,小丁发现那四名内门弟子依然跟随车队一起前行。此时小丁终于明白,应该是连招采担心这些外门弟子们修为太低,路上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可能会应付不过来,所以派了四名修为相对高些的内门弟子来帮忙护送。

    不过这样也好,有了四名保镖,即便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不测,岂不是也多了一重保障?

    想到路上会遇到什么不测,没想到居然还真的遇上了不测。

    车队离开天阳城后,走到中午时分,刚刚翻过一座小山冈,大家正打算想要找地方歇息一下,顺便打打尖,吃个午饭,给马匹饮饮水什么的。

    忽然,在路旁的林中,就传出了一个快速的身影,直接奔着最后一辆马车直扑过去。

    小丁就在车队的倒数第二位置,当他看到那个身影后,立即感觉这个身影貌似早上见过。

    难道他就是早上潜进秦府杀死秦老二的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