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疯魔
    田小丁跟随其他天阳宗的弟子们,赶着十七车金蚕丝返回天阳宗,结果走到中午之时,忽然从路边的林中蹿出一个身影,直接扑向最后一辆马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丁看到这个身影后,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忽然想起早上装车时,所看到墙角处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与这人极为相似。

    于是,他便在心中疑问:莫非这人,就是早上杀死秦老二的人?

    还没等小丁想明白呢,就见那个身影飞到最后一辆马车跟前,一掌便将那名赶车的外门弟子打飞,然后跳上马车,拉起缰绳,拨转马头,就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跟随车队而来的那四名内门弟子,也已听见动静,他们在前面,立即施展轻身之术飞到队尾,直接御剑攻击向那位抢车之人。

    此时小丁方才看清,那抢车之人,一身黑衣,满头乱发乱糟糟,脸上带着一个黑色面具,看不清具体真容。

    黑衣人,见到那四名内门弟子攻击过来,他仰天哈哈大笑,口中狂妄说道:“就凭你们几个,还想挡住我疯魔?别做梦了,哈哈哈哈!”

    说完,只见他双掌交替,频繁隔空拍出,一股股巨大的无形力量,撞向四名内门弟子。

    飞在前面的两名内门弟子双双中掌,身体直接倒飞出去,口喷鲜血,倒地不起。

    飞在后面的是那位姓鲁的和另外一名弟子,他们因为后到,因此被打中后,只是倒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并没有吐血。

    那名黑衣面具人,将天阳宗四名内门弟子打飞出去后,立即拨转马头,掉头就跑。口中哈哈大笑不止,还在嚣张地说道:“你们这一车货物,就当是送给老子我的见面礼吧,哈哈哈哈!”

    眼见那人就要离去,小丁在后面突然高声喊道:“杀死秦家老二的,可是阁下?”

    那黑衣人此时已经驾车跑出了四五丈远的距离,他回转头看了小丁一眼后,哈哈笑道:“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点眼光!”

    说完之后,他潇洒转身,驾车扬长而去。只留下天阳宗的这些弟子们,呆立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这时,已经有弟子过来,搀扶起倒在地上的那四名内门弟子和一名外门弟子。

    其中那名外门弟子和两名吐血的弟子受伤较重,已经无法赶路;另外两名内门弟子则并未受到内伤。

    姓鲁的内名弟子,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说道:“原来他就是疯魔!没想到我们遇到了疯魔!”

    旁边立即有外门弟子好奇问道:“鲁师兄,那疯魔到底是何来头啊?”

    姓鲁的内门弟子呆呆答道:“疯魔是魔门的人。他行事乖张疯狂,胆大妄为,因而成魔。相传,这天底下,就没有他疯魔不敢去做的事情。之前一直听说他修为高深,今天这一交手,果然不假,我看他至少也已经达到了地魔境后期,相当于人类筑基后期的修为了。”

    “鲁师兄,那我们那车金蚕丝……”那名外门弟子默默说道。

    “唉——,那车金蚕丝就算了吧,即便我们能够追的上那疯魔,我们这些人中,却也没有人可以打得过那疯魔的,弄不好,师兄弟们还会被他打伤。”姓鲁的无奈叹道。

    小丁在一旁听见他们的对话,心想,这魔门又是个什么鬼?看那疯魔临走时说自己的话,貌似他已经承认,秦家老二就是他给杀死的,可是疯魔跟秦家为何又会结仇呢?

    五名受伤的弟子,各自服下了身上所携带的下品回元丹,然后又都各自运功疗伤了好一阵子。

    其他人则都停下马车,原地休息,顺便吃午饭,给马匹喂水喂料。

    直到午后,三名受伤较重的弟子已经好转了不少,大家把他们分别抬到三辆马车的生丝垛上躺好,然后继续上路。

    姓鲁的和另外一名受伤较轻的内门弟子,伤势已经复原,他们继续跟随车队前行。

    这回剩下了十六车生丝,小丁这车成了最末尾的那一辆。

    山高路远,野路难行。

    每次上山爬坡,每位赶车的外门弟子,都需要跳下车来帮助推车。好在,即便是外门弟子,也都是修炼过的,力气都要比普通常人大很多。

    晚上的时候,车队来到了一处镇店,大家决定今晚就在这个镇上过夜。

    然而镇里的大街上却到处都是冷冷清清,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路两旁,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即便是商铺,也都已经关门上板,早早打烊。

    众人甚是奇怪,赶着车队,来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跟前。

    这家客栈也同样大门紧闭,停止了营业。

    不过,大家为了今晚能够住进去,也只好上前去叫门。

    有外门弟子,上前去拍了很久的门,里面这才传出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谁呀?”

    敲门的外门弟子连忙答道:“我们是过路的客人,打算投店的。”

    里面那人打开一条门缝,探出半个脑袋朝外面看了看,然后说道:“小店已经打烊了,暂不营业了。客官您还是去别家看看吧。”说完,他就要立即把门关上。

    敲门的弟子一见,这哪行啊,这镇子又不大,一共也就这一家客栈,若是住不进来这家客栈,那今晚可就没处住了呢。

    于是他连忙伸手一拉那大门,同时说道:“我见这镇上只有您这一家客栈,您看看,还是行个方便吧,我们可以多出些价钱的。”

    里面那人试图关门,却被门外的人给拉住了,他连忙急道:“客官抱歉,您还是放手吧,我们今天已经客满,不再营业了。”

    这时,停在车队后面的小丁,听见前面两人的对话,便有些不耐烦,他提高声音喊道:“我说那位师兄,你还和他磨叽个什么劲?他左右搪塞,不让咱们住店,我猜他的店里肯定是有猫腻,他若是再不肯让咱们住店,我们这么多人,干脆把他的店给砸了算了!”

    小丁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在空旷的街上,传出甚远。

    客栈门里那人听了之后,立即就被吓得一缩脖子。他再次探出头来,朝着后面望了望,这才看清:好家伙,这么长的一大队车马,一共至少也得有二十人左右。身为修仙世界里的店小二,自然是见多识广的。他一听小丁说话的语气,就知道这伙人自己肯定惹不起。

    于是,他连忙陪着笑脸说道:“诸位客官是想住店吧,好说,好说,我这就开门,这就开门。”

    敲门的那名弟子转头朝着队尾看了看小丁的位置,他在心中暗笑,还是后面的那位小兄弟有办法,只是几句话,就把那店小二给吓得开了大门,要不然,自己就算磨破嘴皮子,也未必能够让那店小二把门打开呢。

    等店小二将客栈大门,全部打开之后,众人把马车一一赶进客栈的院子里面。然后,将马车聚拢在一起,卸了牲口,牵到后院去喂饮。留下看守马车的人手,其他人则是搀扶着三名重伤号,走进客栈。

    到了客栈里面后,那位姓鲁的内门弟子便向店小二询问道:“如今天才刚刚擦黑而已,你们为何这么早就打烊了呢?还有,我看这镇上别的人家和商铺,也都早早关门了,这是为什么呢?”

    店小二闻言,则是叹了口气,说道:“客官您有所不知,就在前天,我们这个镇上出了一件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众人心中全都充满了好奇。

    店小二接着叹息说道:“就在前天,有一个身穿黑衣,脸带黑色面具,头发乱糟糟的人,来到了我们的镇上。他听说我们镇上的李财主家里,家财万贯,妻妾成群,家里有花不完的钱后,就嚷嚷着说,像他(李财主)这样的人,早已享够了人间清福,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了,早就应该去死了。然后,那黑衣人便直接找到了李财主家,将李财主家里满门上下老小,给杀了个精光干净,鸡犬不留啊!”

    说完,这店小二的身子还抖了抖,貌似现在提起这事,都还感到有些后怕呢。

    然后,他又接着说道:“诸位客官,你们说,遇到如此疯狂之人,谁知道他哪会儿抽风,又会跑到谁家去大开杀戒?所以,我们这些小民,这两天,都被吓得早早就关上门了,有的人家,甚至连白天都不敢把门打开呢,也不知道那位黑衣人,现在有没有离开我们镇呢。唉……”

    这时,另外一边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听见店小二的讲述后,也顺便接过了话茬,说道:“你说的那个黑衣人,其实他前几天在隔壁镇,也曾干过类似的事情呢。当时,隔壁镇上有个土财主家的阔少爷,在街上调戏一名女子,结果被这黑衣人给撞见了,他便直接一拳将那阔少的头颅打爆,然后又打听到那阔少的家,直接找到了那阔少他爹,说他爹没有教育好儿子,也是该死,于是同样一拳,把阔少他爹也给打死了。”

    此时在人群之中的小丁,听到店小二与桌上那名客人一同描述的黑衣人,还带着黑色面具,头发乱糟糟,这明显就是白天抢走一车金蚕丝的那位疯魔啊!

    没想到这疯魔,还经常出来打抱不平呢,只不过,他的手段也太疯狂了些,动不动就杀人全家,这也的确不是正常人所能干出来的事。

    只是,这个疯魔,看起来似乎亦正亦邪,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