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酒壶能修仙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再用雷爆符
    在开阳峰最后一轮的八强决赛中,小丁抽到的对手,依然是秦太宝的那四名跟班之一,他名叫午龙,是练气六层的修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抽完签的当晚,小丁又去了他独自修炼的那个后山山洞。

    盘膝坐在山洞里,他脑中思索着打败午龙的办法。

    若是仅凭武力拼斗,小丁自知肯定是打不过对方的。

    毕竟对方比自己高出两层修为,其法术手段肯定也会比自己高明不少,又何况,自己还不知道对方能否破掉自己的金刚术呢。

    因此,自己只能另辟蹊径,想点歪歪主意,出奇制胜,才能有机会打赢。

    想来想去,小丁觉得自己所能够使用的手段还是太少了。

    自己最厉害的杀手锏,当然要数那对无影冰蚕,可是它们两个自从上次沉睡之后,就一直在昏昏大睡,未曾醒来。

    而前不久,自己刚刚收进乾坤壶内的那四头金竹剑猪猪仔,目前尚且幼小,还没有能够帮助到自己的能力。

    除了这两样灵兽,自己自身所修炼的法术,也都还未到火候。这样一想,就很无奈。

    看来自己有空,还是需要多多修炼一下那驭火术和驭水术了。练成之后,自己至少又可以多两样攻击的手段。

    继而,小丁又想起自己所兑换的那些符箓。

    这些符箓固然有效果,其中不乏威力强大的符箓。

    可是上次自己对付左中值之时,已经用过一次了。这次对战午龙,对方肯定会有所防备,若是想再像上次攻击左中值那样,用灵符攻击到午龙,估计也不太容易。

    何况午龙比左中值还高出一层修为,说不准他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就可以轻松闪避过自己的符箓呢。

    想到这里,小丁忽然脑中灵光一现,若是能够让午龙无法闪避,定住他的身子任凭自己用符箓攻击他,那他还能如何躲开?

    这样一想,小丁立即便想到自己所学的《太白玄阵诀》上面有一种小型的困阵,名为锁龙阵,若是在比武之时,自己利用锁龙阵困住这位午龙,那他岂不是只有任凭自己宰割的份!

    想到这里,小丁立即哈哈大笑。

    然后他站起身,立即走出山洞。

    对于布阵,小丁目前还没有阵旗、阵盘、阵眼之类的专业道具。并且,他此时也没有条件来炼制阵旗等物。

    因此,他若是想要布阵的话,就只能依靠外物。

    依靠外物布阵的优点就是,容易找到布阵材料;缺点就是,所布下的阵法,其效果要弱上不少。

    小丁走出山洞后,来到山林之间,用空间里的宝剑,砍削了不少树枝树杈。粗细都有,然后全部带回到山洞里,用匕首慢慢削砍,将这些大大小小的树枝树杈,都砍削成阵旗的模样,用以代替阵旗,以便明天打擂时使用。

    忙活了大半夜,小丁终于将布阵所需的所有材料弄完,检查无误之后,他一一将每样材料收进他的储物袋内。

    宗门发给他的这个储物袋,空间容量较小,也只能装些少量的物品。

    既然想出了对付午龙的办法,小丁后半夜也就安下心来,躺下大睡,一直到天明。

    吃过早饭,小丁和李天亮、邓丰、单同三人一起去观看了上午的擂台比赛。

    不出意外,玉衡真人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卢贞年和其他三名练气八九层的内门弟子胜出,进入前八强。

    到了下午这场,便轮到了小丁上场。

    这一次,苏兰兰和大师姐程遥婥也来到了开阳峰,特意过来观看小丁的比赛。

    大师姐程遥婥上午刚参加完比赛,以她的实力,毫无疑问,已经胜出,成功晋级为姮阳峰的前八强之一。

    小丁与苏兰兰和程遥婥打过招呼之后,便去了四号擂的旁边签到去了。

    大师姐则是对着小丁的背影喊道:“田师弟,你要加油哦。”

    秦太宝和他的四名跟班,同样也早已到了四号擂旁边。他们见到小丁众人,倒也没有像上次那样出言讥讽。

    这倒不是他们改了性子,而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大师姐程遥婥站在小丁这边的队伍里。

    大师姐的威名那可不是虚传的,秦太宝等人,对于大师姐,还是有些畏惧,因此他们今天没敢大张旗鼓地来挑衅小丁。

    不过,他们的眼神里,看向小丁时,也都是充满了不屑和鄙夷。他们的心里也都在想着,你小子等着吧,看今天擂台上怎么收拾你!

    小丁签完到后,就回到了自己队伍这边,要说不紧张,那是瞎扯。今天这场是开阳峰海选赛的最后一阵,赢了便可以参加年后的天阳宗六十四强总决赛,输了,那就基本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接触到天阳珠了。

    小丁觊觎这颗阳珠可足足有半年之久了,心里差不多每天都在思索着,如何能够找机会把这颗镇门宝珠给偷来留着自己用呢。

    若是宗门里的高层有人能够知道小丁所想,估计早就会把小丁给碎尸万段。

    整天惦记着要偷镇门之宝,那简直就是寿星老上吊,嫌命太长了!

    随着玉衡真人的一声高呼:“比武开始!”

    小丁和其他参赛选手纷纷跳上各自的擂台。

    午龙见到小丁又是手提狼牙棒,不禁轻蔑笑道:“就你拿个破铁榔头,使用蛮力抡着四处砸,也敢说你是修真者?简直都给我们修真界丢人!”

    小丁则是反唇相讥道:“你别看我这根铁榔头不起眼,我今天就要让你败在我这根铁榔头之下!”

    虽然是临阵之时的随口之言,但若是换成别人说,那午龙倒也不会太过在意,可是这话从小丁口中说出,却是让午龙感觉十分愤怒。

    他不禁怒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练气四层的蝼蚁?也敢如此狂妄?今天就让你尝尝老子我的厉害!”

    说完,那午龙立即从他的储物袋内,取出一身金光闪闪的护甲披在身上,然后祭出他的飞剑直接攻向小丁。

    小丁看到对方身上披的那身护甲,就知道,这护甲肯定是刀枪不入的那种护具,普通刀剑应该是无法刺穿他这护甲的。

    眼见对方飞剑刺来,小丁再次有意想要试试对方是否懂得破防术,于是便把肩膀凑上剑锋,让午龙的飞剑剑锋割到自己的肩膀。

    只听“刺喇”一声,小丁肩膀的衣服被飞剑划破,但是皮肉丝毫未损。这回小丁心里又有了底,看来对方依然还是没有学过破自己金刚术的法术呢。

    就在小丁心中暗喜之时,那午龙见到自己的飞剑割到小丁的肩膀,却未能伤到小丁半分,他也同样是邪魅一笑。然后立即收回飞剑,再次从他的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个布袋。

    小丁见他收回了飞剑,便已猜出,对方肯定是知道自己施展了金刚术,他无法破解,定是另寻其他方法来对付自己了。

    果然,还未等小丁还击,那午龙将手中的布袋口打开,朝着小丁迎面一抖。

    那布袋之内立即飞出大量尘沙,弥漫了整座擂台。同时,那些尘沙之中,还夹杂着不少大石,统统飞向小丁。

    小丁一时不备,已被尘沙笼罩其中,无法睁眼,随后便有数块大石击中自己的胸口。他高大的身躯,也被那大石巨大的力道,给砸得朝着擂台下面飞了过去。

    这一下子,;;若是直接落到了擂台下方,那这场比赛,小丁可就算是输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小丁忽然将手中狼牙棒伸出,朝着擂台边沿搭去。

    那狼牙棒的棒头之上,布满寸许长的狼牙刺,直接便搭在了擂台的边沿。但只勾住这一点点,还依然是无法承受得住小丁的身躯。

    因此小丁只是借这狼牙刺勾住擂台边沿那一瞬间的力道,施展轻身术,身子一扭,又飞回到了擂台之上。

    这一下子十分惊险,擂台下面观看四号擂台的弟子们,几乎全都异口同声地惊呼了一声。

    当小丁再次站到擂台上时,那午龙也才刚刚收回布袋。待他刚要再次展开布袋继续攻击小丁之时,小丁快速抛出一枚灵符,口中念道:“杀!”

    那灵符便飞到午龙身前,化作一枚火球烧向午龙。

    午龙连忙再次一抖手中布袋,布袋口内又一次飞出大量尘沙和飞石,直接裹住那团火球,继而将火球扑灭。

    此时小丁方才看明白,原来午龙手中的这件法器,只能一次一次地攻击,却是不可以持续发出攻击。

    也就是说,他这个布袋,每发出一次尘沙和飞石攻击之后,便需要停一下,将发出去的那些尘沙和飞石收回袋内,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次攻击。却是做不到发出攻击后,那些尘沙和飞石持续停在袋外进行攻击。

    这样一来,午龙在每一次一发一收之间,便会给小丁留下反击的机会。

    因此,小丁一边注意防范午龙这边的布袋攻击,一边在抽空子将储物袋内昨晚所准备的布阵材料悄悄取出,投掷到擂台上面,按照阵法的方位,一一摆放好。

    午龙一直在忙于使用自己的布袋法器攻击小丁,试图将其赶下擂台。就没有太注意小丁的小动作。

    可是小丁自从第一次吃了亏后,便已有了防范。施展轻身术和金刚术,可以有效地躲避开午龙的那些尘沙和飞石的攻击。

    如此这般,二十多个回合之后,小丁的困龙阵已经在擂台上面摆下了差不多一半。此时那午龙方才发现不对,但他对阵法丝毫不懂,还以为是小丁在擂台上故意给自己放置障碍,用以阻挡他使用法器攻击小丁呢。

    于是,他哈哈大笑,说道:“你丢这些烂木头在擂台上也没用,你依然无法阻挡住我的法器的。”

    午龙和秦太宝一样,也是来自于天阳城内的大家族,家中经商,不缺钱,家族的门路也广,因此他身上的护甲,和他使用的法器,都是通过他的家族找门路买到的。

    小丁因之前丢过去了一枚灵符,并未打中那午龙。因此他心知,一定要将这个家伙困住才可以,要不然,这小子跳来蹦去地躲闪,手中还有低阶法器,自己用灵符肯定是打不中他的。

    故此,他才在可以每次反击午龙的空档上,开始布阵。

    听见午龙说自己是在为他设置障碍,小丁心中暗喜,知道对方不懂阵法,于是便继续迷惑对方说道:“我偏要给你设置障碍,看你如何能够打得到我。”

    午龙却是继续笑道:“那我就看看你还能躲闪多久吧。”说完,他继续施展他的低阶法器攻击小丁。

    小丁仍是步步为营,每躲闪一次,就暗中布下一枚木质阵旗。

    再次缠斗了大约二十回合左右,当小丁把手中最后一块木质阵旗抛出之后,他的小型困龙阵已经全部完成。

    此时的午龙已经大感不妙。他质疑地惊呼道:“你难道懂得阵法?”

    小丁哈哈大笑,说道:“你说的没错。”说完,小丁立即催动灵力,启动阵法,让困龙阵运行起来。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霎时间阵内木影重重,午龙每走一步,都会遇到阻碍,甚至连转身,都会被撞到木枝之上。

    此时他深陷阵中,已经无法看清小丁的具体位置。

    小丁却是轻轻一笑,对准他再次丢出一枚雷爆符,口中念道:“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