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你陈宫懂个屁
    ??????此人刚刚带到,曹操的脸色便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公台别来无恙啊?”

    高顺恍然大悟,是陈宫啊,那曹操脸色阴沉就可以理解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宫与曹操本是好友,后因为曹操杀了其父的结义兄弟吕伯奢的全家,并说出“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话。陈宫感到曹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奸雄,故弃之而去。这也导致了曹操对陈宫心存不满。

    陈宫扭头,并不正面回答,眼睛遥遥望向了远处,许久才淡淡说道:

    “你心术不正,不是好人,所以我便离你而去!”

    “我心术不正?”曹操冷笑一声,喝道:“那你为何去追随吕布?吕布比得上我吗?”

    “吕布虽然没有计谋,但是不像你诡计多端。”

    陈宫不急不躁的回答着,好像被捆绑着的人不是他一般。

    “你自称足智多谋,算尽天下,那现在呢,不还是我的阶下囚吗?”

    曹操好像也不急了,淡淡说道。

    “我何时又配的上算尽天下了。”陈宫自嘲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若不是吕布不听我的计谋,要不然,谁是谁的阶下囚还是另一回事!”

    他不后悔离开曹操追随吕布,只是后悔没有拼死劝说吕布听取他的计谋。

    高顺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人交谈。

    按照历史上的发展,陈宫没有求饶,而曹操自然也没有放过他,陈公台将命丧白门楼。

    现在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出言为陈宫求情,要知道陈宫虽不是三国顶尖的谋士,但也是有着一等的谋划,只是跟错主罢了。

    虽然他也是刚投奔过来,可他的话也是有些分量的,加上曹操与陈宫的旧情,保下陈宫不算难事。

    二人还在继续交谈着,陈宫刚说完话,表示自己心存死志,心中只有仁义。而曹操脸上也是阴晴不定。

    两人都沉默下去,不再交谈。许久,曹操才幽幽的说道:

    “你陈公台宁可死,也不肯为昔日好友效力吗?”

    “昔日好友?”陈宫嗤笑一声:“且不说你杀了吕伯奢一家,仅看你绑架天子到许县,我便与你势不两立!”

    “我绑架天子?笑话!”

    曹操刚被高顺拍马屁拍舒服了,自己在心中解释了这件事,可现在又被陈宫提起,恼羞成怒,右手拔出佩剑就要上前。

    不出手就来不及了,高顺沉着口气,大步往前迈了一步:

    “切莫动手!”

    高顺只感觉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他又重复了一次。

    “切莫动手。”

    “高顺有什么高见吗?”曹操没有收回佩剑,只是换到左手,眯着眼睛看向高顺。

    刚才还亲切的喊人家的表字,现在就喊正名了,呸!

    高顺心中暗骂,脸上却露出些迷惑,看向曹操,装傻问道:“为何明公要杀陈公台?”

    “为何杀他?”曹操反问道:“你没听见他说了什么吗?他就差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反贼了!”

    “误会,只是误会罢了。陈宫只是不明白明公的良苦用心。”高顺连忙解释,接着说:“陈公台与明公好友多年,只因二人理念不同才分道扬镳,未必不能和解,为何非要刀戈相见呢?”

    见曹操默不作声,高顺再次追问道:

    “我与明公初次相见明公都能容我,不曾杀我,为何却容不下昔日好友?”

    “那你的意思,要不我让你陪他一起走?”曹操阴沉沉的说道。

    狗曹贼!高顺心里暗骂一声,嘴上却说道:“明公说笑了。”

    “我只是有些许才能,便被明公看好,而陈公台虽与我关系不好,但他的本领远远在我之上,明公为何不收为己用呢?

    而且,明公真的甘心被他人冤枉吗?”

    曹操冷哼一声,手中佩剑朝地面一甩,发出清脆的声音:“那你便向他好好解释吧!”

    见曹操不再一心想杀陈宫,高顺松了口气,转身看向陈宫,问道:

    “公台定是对明公有些许误会,不妨听我解释一二?”

    “明公?呵。”陈宫没有多说什么,但脸上的嘲讽愈发明显起来。

    袁氏四世三公,蔡邕的博学天下闻名,都不敢接受明公之称,最多也只是称袁公蔡公罢了。他曹孟德宦官之子,配得上明公的美称?

    而且自己在吕布麾下就和高顺不和,更别说现在了。

    他对高顺的感官已经差到了极致,在他看来,高顺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人,见风使舵、阿谀奉承!

    高顺自然看得懂陈宫脸上的嘲讽之意,心里暗骂一声,若不是为了生存,他又怎会愿意两头不讨好的为陈宫说情。

    他深知在三国没有谋略是不行的,自己虽然可以预知,但心里还是有数的,玩玩一点小心机可以,若是谈谋划,随便来个谋士都能甩他几条街。

    而现在已经到了198年末,马上199年了,这些谋士死的死,有归属的有归属,不知还有几个“野生”的,况且他武将一个,没名声没才华,又拿什么来招揽他人?

    现在身前的陈宫是最好的选择,二人虽有误会,可高顺有自信,只有能把陈宫保下来,就有机会与他和解。

    为此,高顺也只好忍着陈宫的嘲讽,继续说道:

    “还是来谈谈你对明公的误解吧。我且问你,在明公把献帝接到许县前,献帝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自然是……”

    还未等陈宫说完,高顺便打断道:

    “我来告诉你!献帝先是被董卓劫持,董卓死后,又被董卓的部下李傕劫持,不仅要被那些反贼侮辱,甚至连饭都吃不上。这可是大汉天子啊!”

    高顺说道动情之处,好像没饭吃的是自己一样,眼眶都红了,捂着胸口接着说道:

    “堂堂大汉天子,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食不能饱寝不能安,这是我们做臣子的错,是我们的失职!”

    高顺硬生生挤下来两滴眼泪,搞得陈宫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不过很快他便擦干泪水,接着说道:

    “自献帝到了许昌,每顿吃的莫不是山珍海味,每天穿得莫不是绫罗绸缎,每夜睡得更是无忧无虑。

    明公一直供奉左右,生怕怠慢了天子,你怎么可以说是挟持天子呢?”

    高顺向陈宫发出质问:“若不是明公,献帝还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我只看到明公的忠君,从未看到明公有任何不义!

    你若是汉臣,又为何要与明公势不两立呢?”

    “这……”陈宫哑口无言,要是让他谋划还好,让他刷嘴皮子可真不是那块料,此时更是被高顺说的节节败退。

    “别再说了,且算我误会了他,可今日,宫无任何存活之意,唯有死。”陈宫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的父母和妻儿呢,你死了,他们怎么办?”见陈宫不再针对曹操,高顺便试图从陈宫家人那里打开突破口。

    “先父去世的早,我母虽不曾私塾读过书,可从小便教育我要有忠义,况且我听说以孝治天下的人,不会随意诛绝别人的亲人。今日我死在此处,亲人的存亡取决于曹孟德罢了。”

    陈宫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说服自己,接着说道:

    “今日我被俘虏,那便杀了我罢。”

    “好,那我便依了你!”

    曹操早已没了耐心,想他曹孟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麾下兵马成千上万,手下将领人才济济,今日却被陈宫屡次激怒。

    他抽出身边护卫的剑,作势要砍杀陈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