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一十七章 死不认账,你奈我何
    入夜,城中的一家酒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顺正和张辽打着边炉,桌上摆着几瓶好酒。

    杀死侯成后,高顺也没有隐瞒,直接把侯成的尸体往营地一抛便走了。

    营地的士卒自然起了骚乱,可领头的已经死了,加上张辽的威慑力,一时也无人阻拦,只有几个亲信在众人走后偷偷摸摸跑去找曹操告状。

    这些高顺自然不知道,不过也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当务之急是把受伤的几人送去医馆。

    途中,高顺也打听清楚了张辽为何会来。

    原来张财送后勤处门口的那个弟兄去医馆,却没钱付账,又急着去帮高顺,便与人家起了争执,暴露了自己是高顺手下的士卒。

    恰好张辽经过此处,见到有人闹事自然要惩戒一番,但听到了张财的身份便帮他付了账。

    张财一看此人将军模样,又想到高顺去找人时也未曾装备,便请求张辽帮忙。

    于是便有了张辽率领手下赶到的情形。

    高顺把受伤的手下都安排到医馆,又从张辽那里拿了些银两救急,便让张财带着其他人回去了,村子不能没有领头的。

    “文远,我得敬你一杯。”高顺已经有些微醺了,他端起杯子,一手搭在张辽肩上:“你听我说……”

    张辽眼神复杂的看着含糊不清诉说着什么的高顺,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高顺不喜饮酒,这是吕布手下人人皆知的,而且他还经常劝人少饮酒,没想到自己却醉了。

    他理解高顺,一身才华却无法施展的憋屈。

    想他高顺,在吕布手下好不风光,虽不受吕布信任,可只要抓住一点机会便能大放光彩,率领着亲自训练的陷阵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到了曹操手下,得不到重要不说,连兵权都被收走。

    好不容易争取来一个自己招兵的机会,却连军饷都发不起。据他所知,高顺在城中的房子已经卖了,所得全部用来招兵训兵,甚至连手下受伤就医的钱都是找他借的。

    侯成?那算什么,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罢了,往日他们这些人压根不会用正眼看他。可今日侯成竟也能在他们面前耍一番威风了。

    唉,张辽看着醉熏熏的高顺,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顺杀了侯成,已经有人去告状了,一顿罚十免不了的。

    真是可笑!是侯成先挑起事端,这样的人,杀了又怎样,今日却要……

    今日是高顺,明日呢?会是自己吗?

    张辽眼神落寞,一杯酒接着一杯酒。

    “两位将军,丞相有请。”几个士卒找到他们。

    张辽分辨出来这是曹操身边的亲卫,分明做好了他们不走便擒住他们的打算,冷笑一声,曹操真是好打算,大晚上的也要捉他们前去问罪。

    刚打算讽刺几句,却看见高顺缓缓抬起头,面色通红,眼睛里满是血丝。

    晃了晃酒瓶,倒出了最后一碗酒,一饮而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那便走!”

    “高顺兄,你现在……”张辽有些担忧,高顺现在的状态,容易做出糊涂事来。

    “怎么了?我清醒的很。”高顺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不是骗张辽,他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很清醒,外面的风声,雨声,嘈杂声,店内噼里啪啦的烧火声,都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畅快过,仿佛喝了场酒便打开了任督二脉,整个人的暖洋洋的。

    “你派人……”高顺又对张辽耳语几句,他手下要不就是在医馆躺着,要不就回去了,只能让张辽帮忙。

    “这样真的可以吗?”张辽面色忧愁的看着高顺:“丞相不会让你好过的。”

    “哈哈哈哈!”高顺摇摇脑袋,在曹操近卫的“保护”下走出酒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中郎将,请吧。”余下的几个士卒谨慎的对张辽说道。

    张辽无奈,唤过一个侍卫吩咐两句,也随着高顺走出去。

    曹操并未在府邸接见二人,而是在中军营帐中等着。

    很快,高张二人便被带到营帐。

    高顺率先掀起门帘,看见曹操坐在主位,左右或坐或站密密麻麻的两排人。

    “拜见明公。”高顺行礼,同时尽量去辨识两边的人。

    刘关张他是认识的,都在;荀彧陈宫也是见过面的,也在。余下的人他只能猜个大概: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应该是郭嘉;身边的谋士一个是荀攸;一边那个颇为霸气的武将他也有印象,应该是一同归降的臧霸;那个独眼的是夏侯惇,嗯,眼睛还是他射瞎的。

    曹操见高顺一进来没有半分做错事的模样,反正旁若无人的四处张望,已经有些不悦,又闻道高顺身上的酒味,更是恼怒,直接喝道:

    “高顺!你可知罪!”

    高顺这才停止打量,平淡的看着曹操,他知道自己这次一个惩罚是逃不掉的,但他可以尽可能的减轻惩罚力度。

    若是在之前,他会认错,就像在白门楼那里一样,为了活命,他可以夸耀自己,可以拍曹操的马屁。

    但他这次不打算这样做了,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更是为那些因为因他受伤的人。

    “不知何错之有?”高顺反问道,沉稳的看着曹操。

    你疯了!一边的张辽瞪大了眼睛,在他看来认个错,最多罚点军训或者一顿军棍,可高顺这么一说,就不是一点小惩小戒可以打发的!

    不止张辽,曹操身边的几人也一脸震惊。

    这可不是展现自己的风度的时候,这时决定自己前途甚至生死的重要关头!

    果不其然,曹操听见这句话,脸色已经彻底黑了起来。

    很久没有人敢这样挑战他的权威了!

    是的,在他看来,甚至在大部分人看来,高顺就是在挑战曹操的权威!

    杀了人不认错,反而一副理所当然无所谓的样子,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张辽还在疯狂给高顺使眼色,现在已经不奢侈高顺能够不受重罚了,只要不因此失了性命那便是好事。

    可高顺只当没看见一般,直勾勾的盯着曹操。

    “好!好!”曹操站起来,重重的踏了两步:“不知道错是吧,我来让你知错!来人…!”

    “不可!”

    “丞相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