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一十九章 丞相的好算盘
    “俺昏过去,他又用盐水俺泼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俺骂他,他便用拳头打俺的脸,随后俺又昏过去了。”

    “再然后,俺又被泼醒,便看见他人正在羞辱高将军,俺气不过,又骂他几句,又招来一番好打。”

    张力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不小心撕扯到了脸上的伤口,痛的龇牙咧嘴。

    周围的人脸色却是越来越沉,有些人已经暗骂出声了。

    这侯成,简直可恶!不当人子!

    “够了!”曹操脸色也不好看,冷喝一声,打断张力,被打断的张力一脸茫然。

    曹操面色阴沉,看向高顺,指着他身后的其他受伤士卒:“他们皆是如此?”

    “正是!明公可以亲自查看!”高顺示意张力回来,又答道。

    “不必了。”曹操扫过营帐内的武将谋士们,见他们个个面色沉重或愤怒,长叹一口气。

    “我只想着侯成立了大功,所以没有对他多加看管,也没有收了他的兵权,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狠毒。”

    “这么看来,义从倒没有什么过错。”曹操对高顺的称呼又从名换成了字,毫无违和感。

    众人或是点头表示赞同,或是面无表情不发声,显然是对曹操的话没有异议。

    “可侯成与高顺同为丞相手下将领,二人不说上下级也是同级,高顺击杀同僚终归不妥。”一人突然说到。

    高顺瞳孔一缩,他没想到现在事情水落石出,竟还有人要惩处他,定睛一看,那人正是曹操身边的荀彧。

    荀彧感受到了高顺的目光,只当没看见,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若丞相不加以处置,那日后手下难免会发生更多的纷争。”

    “此言有理。”荀彧一起头,也有几个人附和道。

    曹操微微颔首,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高顺身边的张辽,淡淡道:“文远,你怎么看?”

    懂了,荀彧的话就是曹操的示意,目的就是惩处自己!高顺已经了然了曹操的意图。

    按理说,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了,侯成挑起事端,并对同僚的士卒动手,已经是大错,自己虽是杀了他,曹操若是不说什么也不会有大事。

    可问题就在于,曹操已经发声表示高顺没有过错了,荀彧竟然还会找自己的麻烦,而且还有不少人附和,这就不简单了。

    而曹操询问张辽,多半也是看出来张辽与自己的关系较近,想敲打敲打他。张辽也是明白人,肯定能看出来曹操的意图的。

    果然,在听到曹操的问话,张辽微微一震,咬了咬牙,沉声道:“我觉得高顺并无大错,小惩小戒即可。”

    “小惩小戒?”曹操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见张辽埋头不说话,又看向一边的陈宫:

    “公台,你认为呢?”

    “全凭丞相做主。”陈宫想了想,又加了句:“高顺下手时狠了点,也是为了防止日后侯成报复。而且,侯成已经死了……”

    他没有说完,可众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非就是侯成已经死了,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而惩戒活着的人,不过若是死的是高顺活着的是侯成,那他会不会这样说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座的都不是糊涂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现在就是要看曹操怎么决定了。

    “义从是没有错啊,侯成挑事,为手下出气,为了以绝后患击杀侯成。”曹操语气一转:“可是啊,义从。是我没设置军法军纪吗,为何不上报到我这里来?”

    “若是人人都像你一般,剑走偏锋,一言不合便击杀同僚,那我手下还有人可用吗!”

    “你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为何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你来找我,我不会给你做主吗?”

    曹操语气激昂,中心主题就一个意思:你不应该杀了侯成。

    曹操都这样说了,高顺自然也不好反驳,只得闷闷道:“明公教训的对,全凭明公做主。”

    “我本来打算把你之前的陷阵营重新归你属下,现在看来,若是真给了你,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曹操一副失望的样子,接着说道:

    “这样吧,文远,你待会去和元让做个交接,把陷阵营接手过去。”

    挑拨离间!曹操惩罚自己为小,多半是看到张辽和陈宫为自己说情,想要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是明谋,就是让他们二人看出来曹操的意图,看出来又怎样,该有的芥蒂还是会有。

    高顺心中想到,抬头看了眼张辽。

    果然,张辽也察觉到了高顺的目光,一脸纠结,随后不得不上前领命。

    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对荀彧使了个眼色。

    荀彧不愧是曹操手下第一谋士,一个眼色便懂得了曹操的意思,再次发声道。

    “丞相,我记得高顺曾经承诺过,他一月之内会解决周边的匪患,现在他已训兵半月,应该做出行动了。”

    “义从,你觉得呢?”曹操假惺惺的问道。

    我觉得不妥,高顺在心里吐槽,老阴比,想着法的打压我。

    不过脸上还是依然坚定:“才半月……有些仓促,不过既然是明公的要求,那顺定不负使命!”

    曹操点了点头,这样看来的话,他的目的已经完成了。

    本来大半夜将这些人叫过来就是为了商议军事,正打算解散没想到出了高顺这事,顺带给解决了,至于死了一个侯成?哪又怎样。

    侯成不过是一个立出来的标杆罢了,为了就是表示他不在乎降将的前身,全都委以重任。而打下下邳已过半月,谁还会在乎一个无名小卒?

    况且侯成也不本分,传到他这里的事情不止一件两件,自己早就想整治一番了。

    现在既打压了高顺一番,又挑拨了他和张辽之间的关系,还解决了侯成这个麻烦。

    不过,高顺和陈宫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陈宫愿意帮他说话了,莫非…二人底下还有私交?

    曹操看着一边面无表情的陈宫,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

    “若无其他事情,诸位都去歇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