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到底是为了什么
    “谭六!”高顺一脚把头颅踢到谭六脚下,暴喝一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谭六也不要啰嗦,直接把头颅惯在长刀上,就往外奔去,同时还在大喊着:

    “贼首已死,投降不杀!”

    “贼首已死,投降不杀!”

    其余人也跟着谭六冲了出去。

    “走!”高顺却没动,与太史浩对视一眼,直接往里间去。

    提剑挡在身前,做了一个手势,猛的推开木门,太史浩直接冲进去了。

    高顺紧跟其后,却差点撞上太史浩。

    “怎么了……”高顺刚想开口问,却看见房间墙角处的床榻上,一个女人搂着孩子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目光落在他手里还有着血迹的长剑上面,强忍着没发出声来。

    “将军……”

    “走!”不知为何,高顺心里却有些难受,他刚才杀了那女人的丈夫,那孩子的父亲,按理说不应该放过她们,可是手中的剑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来,只得低喝一声。

    “我来吧。”这次太史浩没有听他的话,停在原地,闷声道。

    他知道高顺下不了手,尽管他也很难办到,但他知道必须有一人要动。别的山贼的亲属可以放过,可这是头领的亲属,而且还见过了他们的面貌。

    “走!”高顺装作没听到,重复了一遍,又补充道:“去帮其他人。”

    太史浩还是站在原地,他在犹豫,犹豫是听高顺的命令还是斩草除根。

    最后还是咬着牙,诶了一声,提起刀冲出了房门。

    高顺紧跟其后,到了外面,雪已经停了,不知何处起了火,映的半边天都亮了。

    伴随着厮杀声,哭喊声,嘈杂声,看着地面上薄薄的一层血迹,高顺觉得自己来到了地狱一般。

    视线中,不远处一个士卒已经被山贼压在了身下,武器被丢在一边,脖子上两只敌人的手正在发力。

    刚想上去帮忙,只见太史浩已经抢先一步,怒吼一声,一刀捅入山贼腹部,一转,鲜血便伴随着乱七八糟的脏器流出,淋得底下那人一身。

    高顺离远看着就感觉恶心,更别说那人了,只见他爬起来,蜷着身子,连连干呕。

    太史浩却跟没事人一样,拍了拍肩膀,又提刀杀入了下一个战场。

    自己还是不如他啊,高顺苦笑一声,也提起长剑冲进人群。

    …………

    已是破晓,小雪又飘了起来,火势已经熄灭,厮杀也已经平复。

    谭六正在清点俘虏人数,太史浩正在安置伤员,张财正在带人打扫战场搜刮战力。

    高顺就靠在墙边,沉默的看着他们忙碌。

    战斗结束的远比他预计的要快,早在谭六高举着贼首的头颅后,山贼们的斗志便崩溃了。

    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斗志,只是因为不想死而反抗,在听到“投降不杀”后大多都丢下武器,放弃了反抗。

    俘虏的山贼约摸有四五百人,死掉的也差不多是这个人数,多半都是刚开始被摸进房间里杀死的,之后死的人倒是不多。

    高顺这边也有伤亡,受伤的有几十个,死了……近十个。

    以己方十个人的死亡换来千人的战果,不能不称之为大胜,换个人应该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可高顺实在兴奋不起来。

    只因他们这些人都是同乡,平时没什么,可一旦看见熟悉的人死在眼前,士气一下子就垮下去了。

    他虽来自外地,可也和他们同吃同住,一同训练,此刻见到昔日的熟人倒在地上再无声息,心情也很是低沉。

    也就是山贼们更没有斗志,要不然还要僵持多少还是一说。

    “怎么样了。”见张财走过来,高顺调整了一下情绪,主动询问道。

    他是将军,是统领,是领头羊。别人可以伤心痛哭心情失落,但是他不能,他就是这支队伍的主心骨。

    “大部分都安慰的差不多了,只是……金宇还一直在哭。”张财闷声闷气的,抬起头又看了眼:“他堂兄没了,两人从小玩到大的,他十八,他堂兄十九。”

    “我去看看。”高顺站起身子,朝不远处那个蹲在地上,埋头抽泣的单薄身影走去。

    “怎么了?”高顺拍了拍金宇正在颤抖的肩膀:“抬起头来,给我看看。”

    “将,将军……”金宇抬头,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额头上还有几道小伤口,但这仍掩盖不了他稚嫩的面孔。

    当他开口说话,高顺才发觉声音有些许耳熟,仔细想想,正是之前在他身边颤抖害怕的那个孩子。

    “怕了?”高顺也没有训斥他,而是再次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问道。

    “刚开始有点怕,后来想到将军跟我说杀山贼赚钱娶媳妇,就不怕了。”金宇擦擦鼻涕,刚想笑,可嘴角一撇,语气有低沉了:

    “阿远哥也是这样想的,他们家有两个男的,大哥娶完就没钱给他娶了,谁知道……”

    又抹了一把眼泪,金宇好像又要哭出来似的:“我看见那个人了,想提醒阿远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喊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阿远哥…呜…呜…要是我早点提醒,就不会…”

    “好了,我知道了。”高顺看着面前痛哭流涕的金宇,轻轻揽住他的头,安慰道:“不怪你,你已经很棒了。”

    “呜呜…”

    怀里的人还在痛哭,高顺一边安慰着,心绪却不知飘向何方。

    这场战斗,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家庭。

    不仅是他们,山贼呢?山贼也是有家的,也是有家人的。

    回想起,自己闯入大厅里间,那对母子颤抖的身躯,看着他的惊恐的眼神;战斗时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弥漫在空气里的血腥味。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场战争?为了完成曹操的任务?还是真的为了帮他们铲除山贼?

    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个人怪他,没有人怪他把他们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厮杀。

    哪怕伤心如金宇,也只是对自己深深的愧疚,对高顺没有丝毫怨言,甚至还有感激之情。

    高顺的眼神逐渐迷离。自从穿越以来,他一直忙碌于自己。

    救下陈宫,为了日后招揽他;招兵买马,是为了扩充实力;上山剿匪,是为了应付曹操。

    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他甚至不惜于拍马溜须、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做了很多事情,可从未有一件事为了其他人做的。

    不,还是有的!高顺突然想到,眼神坚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