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我瞎说的,你别当真
    那护卫也并未把高顺领去军营,而且领到了曹操的府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是,大半夜的,曹操也勤奋也不会这个时候还在军营办公。

    “丞相,高将军带到。”护卫在门外轻声道。

    “进来吧。”

    高顺推门进入,只见曹操身着便服,手里提着支毛笔,坐在桌子前,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桌面上则铺了一张宣纸。

    门一推开,外面冷风吹进,油灯瞬间阴暗起来,灯火摇曳,衬托出曹操的影子格外高长。

    “义从来了啊。”曹操寒暄一句,提笔沾饱了墨,下笔,劲透纸背。四个大字龙飞凤舞的呈现在宣纸上。

    “来看看,我这字写的怎么样?”

    高顺抬头看去,只见宣纸上“赤胆忠心”四个字雄逸绝伦,眼睛一眨,便赞叹道:“明公一手好字……”

    “别说空话,哪里好了。”曹操淡笑一声,问道。

    “我一介粗人,只是略懂一点,能看出来好,至于哪里好,我就不说出来让明公笑话了。”高顺讪笑,心里却不停的暗骂曹操。

    他说的倒也不是假话,虽然他穿越前是文科生,可也不是专攻汉语言文学的,对于书法只能勉强看出来写的是什么书,可鉴赏就做不到了。

    就像曹操这四个字,他能看出来是草书,但是说出来哪里好……他只能说写的好潦草。

    “诶,说说看,说错了,我又不会惩罚你。”曹操不依不饶,笑眯眯的看着高顺,一副和善的样子。

    “那顺就献丑了。”没办法,高顺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明公写的一个是草书,咋一看,潦草凌乱不成章法,可仔细一品,凌乱中又透露着些许潇洒。”

    高顺顿了顿,努力组织语言,又接着道:“再深以赏析,便能体会到一种潇洒飘逸,不拘细节的美。”

    高顺刚想继续说,却发觉曹操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得惊起了一身冷汗。

    坏了!中招了!

    自己是一个粗人,武将!怎么能欣赏来这些东西!这老狐狸故意挖坑让自己往里面跳的!

    虽不知道曹操的意图是什么,可高顺现在是心急如焚,正怕崩了自己的人设,脸上却不能表露出来,装出一副纠结的表情,然后长叹一口气,拱手道:

    “好吧明公,顺刚才是乱说的,其实……我就只觉得这个太乱了,只能勉强看出来是什么字。”

    “哈哈哈,你啊!”曹操虚指着高顺,大笑两声:“我还真以为你会赏析呢?”

    高顺不敢接话,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得尴尬的讪笑。

    “好了说正事。”曹操瞬间变了一副威严的表情,淡淡道:“这次剿匪怎么样?听你派回来的人说,很成功嘛,给我详细讲讲。”

    “是。”高顺连忙答应,随后开始叙述。

    “那日我回去之后,先是反省了自己,随后便召集队伍。”

    “先是花了三日时间调整士气与后勤,随后便选择了黑山寨作为目标。”

    “等等,为何是黑山寨?不是另两个寨子人更少吗?”曹操突然打断发问道。

    我不信你能看不出来?高顺心里吐槽,却丝毫不敢大意,以当初对谭六张财两人的说辞解释了一番,随后继续说道:

    “三日后,我便率军队出发,下午已是到达黑山寨老巢泗平山的山底下,随后又派人上去密路。”

    “到了傍晚,便率军队从小路悄悄上山。”

    “那条小路是山贼经常使用,约摸百丈长短,一边是绝壁,一边是悬崖,更是只有不到半丈宽。”

    高顺能有多惨说多惨的,尽量的向曹操展示自己的不容易:“稍有不慎便要粉身碎骨,即使山贼经常上下山也要小心不得大意。”

    “上了山,解决掉哨卡。”高顺又隐瞒了根本没有哨卡的事实。

    “便率人趁着山贼沉睡,摸进了他们的军营,趁其在睡梦中便解决了一部分人。”

    “被发现后,先是冲入大厅斩杀贼首,随后山贼士气便开始崩溃。”

    “军队便乘胜追击,杀掉了一部分,俘虏了一部分。”

    “最后以自身阵亡不到十人,受伤数十人的代价击溃千人数量山贼,并且俘虏四百余人壮丁和一千多普通人。”

    高顺在这方面倒是不敢隐瞒,这点东西曹操一问便知,若是发现自己骗了他,纵然不会有什么惩罚,也会导致对自己的印象变差。

    “阵亡不到十人,受伤数十人?”曹操微微挑眉,又重复了一遍。

    “正是!”高顺答道,突然发现曹操眼神不对劲,才连忙道:“只是因为占了偷袭的便宜,而且之前便偷摸解决一部分人了,杀掉贼首后山贼们的斗志便崩溃了。”

    “这样子啊。”曹操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见此,高顺心里暗骂一句,他现在就希望曹操不会对他的陷阵营感兴趣,要不然…曹操一声令下自己真的未必能拒绝!

    见曹操不再说话,高顺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此次缴获粮食不少,没有细数,白银大概几千两,也没有查清,还有财宝近十箱。”

    “嗯。”曹操点了点头,好像不是很感兴趣一样。

    不过也是,他曹某人现在家大业大,也不差这点钱了,当然,有了更好。

    “你觉得,这些俘虏和家属该怎么解决。”曹操突然问道。

    啊?这个是我能涉及的吗?高顺有点懵,他之前压根没想到这些,只想着曹操会解决的,没想到现在倒反过来问自己了。

    这可不能乱说,一个不好,残暴不仁的名号就甩不掉了。

    高顺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曹操也不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壮丁俘虏充军,其余人…放了为好。”

    “放了?这些可是山贼的亲属啊。”曹操的关注点在后面,好像并不意外这个回答,继续问道。

    “尽管如此,哪又怎样?”高顺沉着道:“她们大多都是妇人,孩子。”

    “妇人被劫掠后,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那些孩子更是如此,她们本没有错,错的是那些恶事做绝的山贼们。”

    山贼们有错吗?自然是有的,而且是不可饶恕的错,应该砍头的大错!可他们也只是想要生存,只是方法用错了罢了。高顺又在心里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