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公台亦未寝
    高顺顺着张辽给的地址,找到了陈宫的住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宫并未像其他武将谋士一样住在大宅子里,恰恰相反,他的住所是一处普通的房子,也就比普通人的住所强上一分。

    “就是这了。”高顺看了看破旧的木门,上前大力猛拍起来:“公台!陈公台!”

    猛拍了几下,高顺才停止,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的夜静悄悄的,静的他能清晰听到门内的微弱的步伐声。

    “谁啊。”门内有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

    “是我,高顺。”

    高顺刚高声应道,便听到门内的脚步声明显一滞,随后才继续想起,接着便是拔门栓的步骤。

    “公台,你也没睡啊。”

    待木门打开,高顺看着披着大衣的陈宫,笑眯眯道。

    “呵。”陈宫眼皮跳了跳,还是保持了风度:“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为好,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可以称呼表字。”

    “这个日后再说,公台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省的遭人议论,传到丞相那里就不好了。”陈宫淡淡说道。

    “还是进去说吧,外面人多眼杂。”高顺颇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死皮赖脸道。

    他现在也琢磨出来了,就是要对人说人说对鬼说鬼话。

    对曹操,要小心谨慎,时刻保持一个武将的风度和硬朗。

    对张辽,那就是要以老大哥的身份来相处,尽管他的心里年龄还不一定有张辽大。

    对待下属,就要谈感情,用感情来来感化他们,让他们信赖自己。这个他是已经做到了的。

    对陈宫,那就是另一会事了,不能矜持,更不能放不开架子,就是要没皮没脸。

    怎么算自己也是间接的救了陈宫一命,陈宫也不是那样恩将仇报的人,不会对自己不理不顾。

    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大路,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楚,陈宫脸皮抖了抖,屁的人多眼杂,这个高顺就是在耍无赖。

    自己之前和他共事怎么就发现这个人是个无赖呢?就不应该给他开门!

    陈宫有些无奈,又不能反手把高顺关在外面,直接让出身子,淡淡道:“进来吧。”

    “公台性情不错啊。”

    高顺大大咧咧的走进房门,跨过前厅,看着院子里那几颗梅花,不由得玩心大起,吟道: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意境倒是不错,用词也很恰当,看不出来你这个武将还能有这样的文采。”

    陈宫思索片刻,微微有些惊讶道。

    “你不知道的还多呢?”高顺嘴角一撇。

    凭什么武将就不能玩文采?要是穿越到了其他朝代,我非要做个“文抄公”来。

    “书房在哪?我们去那里谈事情。”

    高顺还是知道正事的,直入主题。

    到了书房,点上油灯,摇曳的灯火照亮了陈宫的书房。

    书桌上,笔墨纸砚样样俱全,旁边还摆着几本书。

    “茶凉了,凑合吧。”

    陈宫端来两个茶杯,说道。

    “咱还在乎这个?”高顺撇了撇嘴,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陈宫这里没有下人,连一个打杂的都没有。

    “说正事吧。”陈宫穿好衣服,拉开凳子,正襟危坐,盯着高顺,说道。

    他不相信高顺大半夜的来找自己就是为了打搅自己的休息,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以至于他连白天都等不及了。

    高顺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咂叭两口,才说道:“这不是感谢公台那日在明公面前帮我说话吗?”

    “呵呵。”陈宫只当没听见,一直盯着高顺。

    “公台别急啊,这还没说到正事呢。”

    高顺组织了一下语言:“明公说等我剿完匪,让我跟他一起许都。”

    “哦,这又如何?丞相必定不会在下邳待太长时间的,过几天可能就要回去。”陈宫平淡道。

    “你是装不知道还是真不知道?”高顺急了,瞪着眼睛望着陈宫:“你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的根基,我的全部实力,我的命,都系在了手下的陷阵营上。

    他们是我亲自招兵,亲自训练的,也是我赖以生存的基础。

    倘若我去许都了,那他们怎么办?那我怎么办?

    所以我是拒绝前去许都,还是直接跟着明公一起去许都?”

    “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丞相说带你去,那你就必须去!”陈宫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许都的水深不见底,你陈公台又不是不知道,我去了,孤家寡人,在许都能被吞的连渣都不剩,一个手下没有兵力的武将,能有什么作用?

    先不说我,就算我走了,我那七百陷阵营怎么办?”

    “现在,你的陷阵营无非两种情况,要么跟你走,要么留在下邳。”

    陈宫此刻才展现了他作为一个谋士的风度,思索片刻,不慌不忙的说道:“留在下邳,死路一条,没有将领又能打仗的部队,哪怕只有七百人,那也是香饽饽。

    那你就只能把陷阵营带去许都,可是丞相与你交谈时并未谈及你的手下之事,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是吧。”

    “对,就是这样。”高顺还是很佩服陈宫的,搞的自己焦头烂额摸不清方向的问题,到陈宫这里,三言两语便理清了思路。

    “这个不难,我替你提两句便是。”陈宫淡淡道。

    这件事本身就不难,难得是谁去说,怎么说。

    让高顺去找曹操,说我想把我手下兵马带去许都,曹操不打死他算好的。

    可是让作为谋士陈宫去点拨两句,比如刚好商议到曹操需要带那些军队回许都时,轻飘飘的插上两句“我觉得高顺的陷阵营不错”之类的话,那十有八九就没问题了。

    这也是高顺不找张辽而是来找陈宫的原因。

    就好像,一个公司里,老板眼中普通员工说的话和核心骨干说的话,能一样吗?

    核心骨干提出意见,就算老板不会采纳,也会认真考虑;普通员工提出意见,老板只会当他疯了,还要训斥一番。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别得意太早。”

    正当高顺舒了口气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陈宫冷冰冰的一句将他激起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