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还请先生指教
    高顺心里一惊,刚要有动作,却有一张纸从他身上飘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

    “丞相的笔墨。”高顺哪顾得这个,随口敷衍了一句,连忙问道:“公台刚才的意思是……”

    “丞相的?摊开来看看。”陈宫却岔开话题。

    见他对此感兴趣,高顺颇为无奈,说正事呢这人就这样跑题了,不过也没办法,摊开宣纸,铺在桌子上。

    “赤胆忠心?”

    “对,就是,既然提到这个了,我想知道,是不是明公对我有什么指示,才给我这幅画。”高顺顺势问道。

    这也是他的疑惑,他觉得没什么问题,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万一这里有他这个现代人不懂的道道呢?

    “你想多了。”陈宫毫不留情的指出:“多半是随心赏你的,最多就是希望你能和这四个字一样,‘赤胆忠心’。”

    在说“赤胆忠心”这四个字的时候,他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有事吗?没事请回吧,我要休息了。”见高顺没有其他动作,陈宫下了逐客令。

    不行啊,高顺急了,怎么能就这样走掉,刚才陈宫说的话他还没弄明白。

    “我再问公台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公台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告诉你,你以为和陷阵营捆绑在一起,就无事了吗?”陈宫淡淡道。

    “此话怎讲?”高顺反问道。

    他现在一点不复刚才的轻松,面色凝重。

    经过陈宫的一点拨,他好像也明白什么,但是总感觉迷迷糊糊的,抓不着重点。

    “真以为自己有了七百个新兵就高枕无忧了?就可以在许都混的如鱼得水了?

    先不说刘玄德三兄弟,他们不屑做出这种事情。也不说张文远,他也不会怎么做。

    就看张郃夏侯惇、乐进于禁之辈,你比得过他们?”

    陈宫直接点名主题,丝毫不留情面,如同那日高顺在众人面前贬低他一样:

    “论兵力,论人脉,论地位,你比得过哪一个?

    惹了他们,连一个为你说话的人都不会有!”

    高顺脸色愈发苍白起来,闷声道:“那我不惹他们……”

    “可笑!”陈宫毫不留情的打断他:“你以为他们是什么?绵羊吗?

    许都的那些人,和即将带去许都的,都如恶狼一般。

    你以为丞相不允许私底下斗争,他们就不会内部竞争了吗?

    不,他们斗的比谁斗狠,要不然你以为你杀了侯成的事能这么简单的揭过去?

    少一个竞争对手,他们将来的兵权就能扩大几分,若是你,你不愿意?

    他们想吞并你,连借口都用不着找!就算丞相过问,随便解释一句就过去了。””

    高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被陈宫指出,他也认识到了这血淋淋的事实。

    原来只有他把这七百个人当成宝,原来只有他认为陷阵营很强,原来只有他把实力和心思都放在表面上。

    怪不得,怪不得曹操不提他手下的兵力,是压根没当成事;怪不得陈宫一口便答应帮他说情,因为没有人会把这小小的七百个新兵当成事。

    不止是他们,还有其他人,陈宫说出来的那些人,刘关张、张郃、夏侯惇等人。

    在自己看了,自己虽不说与他们平起平坐,但也是稍逊下风。

    可是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一块面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揉成什么就揉成什么。

    可笑,真是可笑啊!

    谁能想到,让他明白这个道理的还是陈宫,被他狠狠贬低过的人。

    如不是陈宫,现在他还一无所知,恐怕要到许都自己和手下一起被人吞并的连朵水花都迸不起来时,才能察觉到。

    陈宫看着一边的高顺,端起茶杯,又想起这个是凉茶,只微微抿了一口,也不再说话。

    该说的他已经说了,现在就看高顺怎么选择了。

    在曹操手下,这是他必须经历的一关。

    若是选择苟且偷生,那好办,兵权交出去,像曹操表面他不想领兵只想做一个富家翁的念头,自然没人找他麻烦。

    若是选择刚硬一点,那自己也不会介意给他出点方法。

    ……

    此时的高顺,心里正在疯狂斗争。

    这次的危机远超以前,甚至超过了他刚穿越时面对的危机。

    刚穿越时,他只需要说服曹操便可,而现在,他要面对的是曹操手下的一群饿狼。

    一步走,满盘皆输,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苟且偷生,还是…勇敢的去面对?

    蝼蚁尚且求生,更何况是人?自己穿越前也才二十来岁,为什么不能好好享受呢?

    去找曹操表明心意,拿一笔钱,当个富家翁,岂不美哉?

    就凭自己知道历史的走向,只要关键时刻不站错,谁会在乎一个懦夫呢?

    可是……真的要当懦夫吗?

    高顺想起了从前,是他穿越之前的生活。每天累死累活,被老板压榨,被同事欺压,他根本不敢反抗,生活压力就像一座大山一样。

    不错,他刚来时也有过豪情壮志,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之下?

    可逐渐的,他见识到了三国的残酷,那一点“斗志”也将要被磨灭。

    懦夫……懦夫……

    不,我不要当懦夫!

    高顺猛的一抬头,眼睛里迸发出精光。

    “倘若我想活,又不想去斗,那我的手下呢?”

    “自然是被吞并,战斗,直到死亡。”

    不!

    他想起那些相信他的人。

    被殴打到遍体鳞伤仍不松开的张力,放下家庭的温暖陪他征战的张财,勇不可挡的太史浩和谭六,打完仗就痛苦的金宇,和他死去的阿远哥。

    还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把性命托付给他的人。

    他手上不是一个人的性命,也不是七百个人的前途,而是七百个家庭,上千个人的幸福!

    有人愿意相信他,哪怕一个人,他也不能辜负那人!

    不过是夏侯元让,张郃乐进等人,尽管来就是了!

    斗志在高顺胸膛聚集,熊熊燃烧,像烈火一样,要烧尽这一切阻碍。

    高顺看向陈宫,此时眼里不再有犹豫,不再有彷徨,更不再有懦弱。

    有的只有坚定的信念,和勇气。

    起身,拱手,行礼。

    “还请先生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