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良禽择木而栖
    “甚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宫也面色严肃:“你曾帮我一次,那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现在你的问题,主要就是实力不够,地位不够,以及不善与他人结交。

    前面两种情况,不是短暂时间内就可以提升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你多走动,多交好他人。”

    陈宫顿了顿:“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的好友只能算得上张辽一人吧。”

    “是。”高顺点点头。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丞相虽不许拉帮结派,可手下也是有派系之分的。

    我个人把这分成四个派系。”

    看着侃侃而谈的陈宫,高顺是彻彻底底的服气了。

    纵使你是穿越者又如何?武艺,统率,谋划,哪样比的上这些人?还是自己小觑了天下英雄。

    高顺心里怎么想,陈宫并不知道,他正专心与向高顺展示他的见识。

    他始终忘不了,那日高顺说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谋士,阶下囚”,纵使知道是激将自己,可心里终归有个疙瘩。

    这也是他和高顺关系不善的原因之一,要不然,虽然在吕布那里不和,可都是降将,早该交好了。

    正好借这个机会,让高顺感受到一个顶级谋士的见解!

    “四大派系,实力最强的应该有二,一是曹氏家族,二是夏侯家族。

    虽然这与你没有多大关系,但还是知道为好。

    曹氏家族以丞相的亲属为主,代表人物有曹仁曹洪等人,骁勇善战,是丞相最为相信的武将。

    夏侯家族以与丞相交好的夏侯氏族为主,代表人物是夏侯惇夏侯渊,从刚开始便为丞相征战,直到现在,也是除了曹氏外最大的一股力量。”

    陈宫顿了顿,感到口渴,也不讲文雅了,直接端起茶杯将凉茶一饮而尽。

    看着面前认真专注的壮汉,有些想笑,随后接着说道:

    “剩下两个派系,你自己应该也清楚。

    一个就是降将派了,徐晃,于禁,张辽,张郃,都是这一派系的代表人物。而丞相对他们也是委以重任。

    本来这些人中也应该有你的,可惜……”

    陈宫摇摇头,没有说下去,但高顺也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因为他不合群,其他的降将不带他一起,也就张辽愿意和他说两句话,其他几人估计鸟都不愿意鸟他。

    恐怕自己落难,也不会有几人伸出援手吧。

    高顺在心里反省,同时好奇道:“那最后一个派系……”

    陈宫看着他,微微皱眉,吐出两个字:“刘备。”

    懂了。

    高顺先是恍然大悟,随后便有些羞愧,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看来自己的政治觉悟有待提高。

    不过这也没办法,不能指望一个书呆子一下子就成为游走在官场的老油条,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

    “那先生的意思,我应该交好……”

    “自然是降将派。”陈宫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之前怎么没看出这个高顺如此愚笨,连这个都要问他。

    其实高顺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心里没底,现在得到了准确答复,便放心了。

    又好奇道:“那些外援,难道不需要交好吗?”

    “可以,但是不要深交。”陈宫皱眉道。

    “为何?”

    “哼。”陈宫冷哼一声:“刘备三兄弟可不一般,他们脑后有反骨,必定不会久居他人之下,你与他们交好,日后指不定要牵扯到什么。”

    他早就看出来刘备几人的不对劲了,而且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改门换庭了。

    此人先是追随朱隽,后又跟随公孙瓒,现在又追随曹操。

    都说吕布是三姓家奴,刘备又何尝不是?

    而且吕布对刘备还有过恩情,可在白门楼,刘备反咬吕布可是毫不犹豫。

    他陈宫是最看不起这样的小人。

    看着低头沉思是高顺,陈宫微微颔首。

    此人虽是愚笨,但还算忠义,而且不是蠢到无可救药,自己也愿意点拨他一二。

    话已经说到这里了,自己也明确的指出问题并且为他提供方法,接下来就看高顺的行动了。

    过了许久,高顺突然感觉眼前一闪,抬头只见陈宫捧着一本书仔细看着,而桌上的油灯也快要燃尽,灯火昏暗摇曳。

    “知道该怎么做了?”陈宫淡淡问道。

    “明白了。”高顺用力的点了点头,眼里再无迷茫。

    “那就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是。”

    高顺起身,先是恭敬的行礼,随后说道:“多谢先生解惑。”

    “嗯。”

    待高顺走了,陈宫插上门栓,吹灭油灯,静静的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

    自己与高顺,虽不是素不相识,但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最多算的上同僚,没想到他遇到问题竟然会来找自己,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给他解惑。

    还是太长时间没有发挥作用了啊,陈宫有些感慨。

    不管是之前在吕布手下,还是现在在曹操手下,在外看来自己定然是风光无限,不管在哪都受到重用,身处核心圈子。

    可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身处核心,又有何用处呢?

    在吕布那,自己是顶尖的谋士,他有事必问,自己也全力解答。

    可吕布那人,反复不定,遇事犹豫不决,竟然信他妻妾的话而不信自己的话,把他气个半死。

    曹操倒是对他以礼相待,也委以重任,可是曹操手下人才如云,荀彧荀攸叔侄俩就不是单纯的谋士,自己能不吃亏便是幸事了。

    而且曹操让高顺随他去许都,定是经过商议才做出的决定,可自己未曾听到过半点风声,虽在心中可以猜测到,但终归是有些不舒服。

    看上去得到重用,其实也就一般,比张辽高顺之辈略好,可能还比不上早些投降的乐进张郃等人。

    良禽择木而栖,可自己这只“良禽”,去哪找一个满意的栖息地呢?

    曹操这只能算是一般,自己在这里完全发挥不了作用,一身本事得不到施展。

    袁家兄弟那里他不想去,先不说他们内斗,光是袁家的家底就不一般,可混成现在这样,两个土包。

    刘备此人必成大器,可自己也看不惯他,宵小之辈。

    想来想去,硕大的天下,竟然没有他陈公台用武之地,真是可悲。

    这么一看,今日和高顺相处,倒算是酣畅淋漓,相处的也算是愉快,若是他崛起,自己投奔他也并非不可。

    想到这里,陈宫又摇了摇头,只觉得好笑,高顺现在自身难保,还指望他出人头地?

    良禽择木而栖,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