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逃兵”该怎么办
    高顺循声望去,只见太史浩站在一边,穿着一件单衣,凸显出一身的腱子肉,见他看来,咧嘴笑了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能打,这要打不过可就真丢脸了,高顺眼皮跳了跳。

    换个普通的士卒来,他还是可以试一试,可现在是太史浩这个壮汉,不用比就知道结果。

    到时候自己这个将军打不过手下,那传出去可就丢人了。

    高顺一边想着,一边找方法脱身。

    “当当当…”

    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使得他松口气。

    这是午饭想起的声音,这个声音就代表饭点到了。

    “好了好了,散了,吃饭了。”高顺拍了拍手,喊到。

    众人虽感到可惜,没有亲自看见将军出手,可是吃饭显然是更重要的,便一哄而散,乱糟糟的往饭堂跑。

    还好,差点就要出丑了。高顺刚想往饭堂走,却看到太史浩站在原地不动,好奇道:

    “走啊?”

    “不知下次可否与将军一试身手。”太史浩认真道。

    这么想打架?高顺心里有些纳闷。太史浩平时也是闷闷的,不爱出风头,谁知今天三番五次要拉他练手。

    难道是个武痴?高顺心里盘算一二,说道:“这样,过段时间我们去许都,到时候给你找几个对手,保证武艺精湛。”

    “真的?”

    “那是自然,我会骗你吗?”高顺信誓旦旦道。

    到了许都,带他去找刘关张和降将派,不仅能满足太史浩,还能与几人结交。

    不是喜欢打斗吗,让你打个够。高顺心中盘算,脸上却不动声色,招呼太史浩向饭堂走去。

    ……

    吃过午饭,高顺便在会议室召见了张财,只是张财一进门,他便惊了。

    只见张财一脸疲惫,看上去很是憔悴,而且脸上还有几道红印。

    “这是……”高顺疑问,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低沉道:“是那些阵亡士卒的亲人?”

    “他们,他们也是太伤心了。”张财摸了摸脸上的红痕,苦笑道:“一见到亲人的尸首,便控制不住自己了……”

    不过随即便打起精神道:“将军给我的白银,大部分都散下去了,并且嘱咐他们不要声张。

    剩余的白银我都放在库房的密室了,只有我一人知道。而且,将军你看。”

    张财从怀里掏出一块白银,放在桌上。

    高顺拿起银子,掂量几下,放到面前仔细查看。

    这块银子有多重他分不出来,而且和后世他在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颜色不纯,有些许斑点,表面也不光滑,坑坑洼洼的,还有些许泥垢。

    搓几下,仔细观看,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纹路。

    张财在一旁解释道:“这些银子多半都是这样,都是地方供给朝廷的,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花也不好花出去,所以我也没给他们多分。”

    高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他也知道这个时代白银流通不多,但那这是低级阶层的人来说的,想一些大户或者军阀高官,用的都是金银财宝,总不能让他们拿着一堆铜钱去花。

    不过这个不是他找来张财商议的主题,他是向张财透露去许都的事情的。

    果然,在他说出来后,张辽的眉头就皱起来了。

    “说说你的看法。”高顺敲了敲桌子。

    “将军走了,那我们呢?”张财问道。

    和他猜想的差不多,这是张财关注的一个点。

    “跟我一起走。”高顺缓缓吐出几个字,眼睛盯着张财。

    这在他从陈宫那里回来后就轻松了许多,但他也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手下士卒的心思。

    和他不同,陷阵营几乎都是本地人,即使不是本地人也是在这里住了好几年,比如太史浩。

    现在这些人的地域观念还是很浓厚的,他们可以在高顺手下,跟着他去剿匪,因为这是他们家乡的事情。

    而且现在,高顺还会给他们探亲的几乎,时不时让他们分批回家看看,可是一旦去许都,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就是背井离乡!

    没有人会放弃家庭,家乡而远去,如果说之前还有匪患,需要他们参军剿匪,现在匪患已经平定,几乎可以没有任何危险阻止他们平淡的生活下去了。

    若是他们有人想要离开还好,高顺也不会多加阻拦,只要不走太多人,他都能接受。

    但系统规定陷阵营除了死亡伤残,一直都是在它的七百人配额内,一旦有人走了,他的陷阵营就只能处于缺人的状态。

    所以,他现在十分注重张财的反应,张财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自己还是清楚的。

    高顺在心里盘算,张财自然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不知道系统,想的仅仅是会不会有人当逃兵。

    是的,在他看来,不跟随高顺去许都,那就是逃兵。

    当兵打仗,自然是要四处奔波的,连离家都无法接受,那还当什么兵!

    这是一个老兵的想法,但他也知道,这些同乡把家乡看的十分重要。

    若非如此,他们完全不需要聚集到一起,不需要自发组建力量抵抗山贼,完全可以换个地方继续生活。

    一方面是一个老兵的观念,一方面是作为领袖的这些人的了解,让他现在十分纠结。

    房间内陷入了寂静,两人都在沉默,张财在纠结,而高顺在观察他的反应。

    许久,张财才艰难道:“将军,如果说,跟他们说了这个消息后,有人想要回家,不知道能不能……”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他自己都觉得不合适。

    将军对他们不能说不好,一日三餐,为手下出头怒杀侯成,亲自带队剿匪并且带头战斗。

    反正他从军几年,是没见过这样好的将军的,若是之前有这样的将军,他也不会从军队里离开。

    而他现在却要说出,让高顺不要责怪那些离开的人这种话,实在让他感到羞愧。

    他是愿意跟着高顺走的,因为他是一个兵,高顺是一个好将军,可他不能代表其他人。

    说出这样的话,他彻底松了口气。

    私底下他自然会劝那些想走的人,但他必须要先跟高顺提出来。

    因为他当了这些人几年的领袖,也要为他们考虑。

    看着高顺并不好看的脸色,张财心中也颇为忐忑不安,心里叹了口气,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那自然是……”高顺开口,却停顿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