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挺意外的
    这人名叫方三,是林逸一建寨子就跟随他的,虽然看上去猥琐,但的确是个得力助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几人都看过来,尤其是丘乐脸色阴沉,一脸凶像,而林逸脸色也是十分难堪,他还是有些紧张。

    咽了口涂抹,方三鼓起勇气说道:“两位老大,我是这样想的。

    如果官军派来的是精锐,人数少,但是作战勇猛该怎么办?我觉得黑山寨覆灭也是这样子……”

    “林老弟,你手下都是这种白痴吗?”丘乐不怒反笑,打断方三的话,质疑道。

    “老三,你怎么回事?犯什么糊涂!”林逸喝道,脸色铁青。

    这方三平时很靠谱的,也经常给他出主意,没出过太大的差错,可谁知今天怎么回事,居然说出这样的胡话。

    什么少量精锐?他听着就想笑!

    这破地方哪来的精锐,况且就算有精锐,哪有用精锐来打山贼的?

    他还指望这次丘乐拉他一把的,可方三刚才的话明显惹怒了丘乐,而且现在还在这里胡说八道,这让他怎么忍得了,也不顾其他了,再次喝道:

    “方三!给丘老大道歉!”

    方三抿了抿嘴,猥琐的脸上竟难得显露出一丝坚定。

    他咬了咬牙,坚持道:“老大,我说的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但觉得是有可能的,黑山寨那么多人,不吭不响就被覆灭了,肯定有问题……”

    “好,好!有问题,意思是我说的不对是吧。”丘乐脸色黑的像碳一样,看向林逸:“林老大,看来你这里有高人啊,不需要我了,那可就回去了。”

    说完,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别,别啊。”林逸急着。

    本来官军围剿他就没办法,还想靠着丘乐的经验渡过这一关,可丘乐一走,他找谁去。

    连忙起身,在门前拉住丘乐,同时安抚道:“丘老大,你就当他痴了心,胡言乱语了,别当心里去,老弟肯定是信你的。”

    一边说着一边把丘乐往座位上拉,路过方三时他一狠心,一脚踹了出去。

    他身材虽不像丘乐一样高大,但也是身强力壮,孔武有力,哪是方三可以比的,加上这一脚为了平息丘乐的怒火,也没收力,直接将方三踹的倒飞出去。

    “来人,把三当家关起来!”

    方三名字中有一个三,也是清风寨的三当家,此时正躺在地上咳嗽,也来不及解释什么,便被带了出去。

    “丘老大,你看,这小子多半是痴心疯了,我已经教训过了。”

    “林老弟,你这手下管教的不行啊,看看我,我让手下人说一,他们不敢说二!”丘乐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是是是。”林逸陪着笑,心里却不知道把丘乐骂了多少遍。

    这老东西,架子挺大,要不是有求于他,谁愿意搭理他。

    心里想着,脸上却满是笑容:“丘老大,我们来谈谈接下来的事情?

    我们两家,要不要把壮丁都聚集在一起?”

    “这个不用。”丘乐经验老道,眯着眼睛道:“如果我们集结在一起,他们又派大批人马上山,怎么办?那各自的亲属岂不是来不及撤离了?

    还不如就这样,山脚下多派些人,一旦有发现就直接上山汇报,既不耽误事,又安全。”

    “那便听丘老大的。”

    ……

    五天转瞬即逝,部队也休整的差不多了,除了一些受伤比较重还没好的,大部分伤员都归队了,甚至他还在谭六屁股后面看见了金宇。

    七百个人,除去上次阵亡的,重伤的,还有不到680个。

    高顺这次也没有说什么战前动员,那些东西说一次就够了,不需要再说第二次。

    和之前一样,一大早,陷阵营便出发了。

    余阳山距离他们原来的镇子不过几里路,所以众人是肯定要经过镇子的,甚至还要在镇子上停歇一会。

    到镇子时已是下午,由于提前派人前去通知了,众人看见军队也没有惊慌,而是各自寻找自己的亲人。

    张财就被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围在中间,妻子在给他塞吃的,而两个儿子在摆弄张财腰间的大刀,高顺就站着不远处看着。

    “爹,这个是你的?”二儿子张豹好奇道。

    张财在这个时代不算矮,一米七出头这样子,但在他二儿子身边,就像孩子一样,整整比张豹低了一个头。

    张财没有接话,而且专注于和妻子嘘寒问暖。

    “是你爹的,怎么,你也想要?”高顺走过来,笑呵呵道。

    “想。”张虎张豹二人齐声道。

    “等你们长大了,来我的军队,我给你装备齐全,大马,盔甲,长刀,弓箭,全部都配上!”高顺十分豪气,眼神却留意着张财。

    但他心里清楚,张财多半是不想让儿子参军的,要不然,早就会跟他提这件事了。

    果然,在说出这句话时,张财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而他的妻子小翠则是狠狠瞪了高顺一眼。

    在小翠看来,高顺已经拐走了他家的顶梁柱,还想着把两个儿子也拐走,这也是他不能忍受的。

    夫妻俩都不说话,高顺也只好勉强笑了笑,摸了摸张虎的头,又拍了拍张豹的肩膀,便走向了一边。

    独自靠在一颗树上,高顺看着周围士卒和他们身边的亲人,有父母,有妻子,有儿女,身上负着长刀,对着亲人笑脸相迎,看上去既奇怪又融洽。

    也不用他催促,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士卒们便陆陆续续离开了家人,自觉走到了高顺身边,排好队伍。

    等待最后一人集合时,高顺也不点数,对着数千个盯着自家亲人的村民们,大声道:

    “乡亲们,我们去剿匪了!晚上就回来,记得给我们留门!”

    一阵稀稀拉拉的应答声,他们大多都专注于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儿子,丈夫,或者兄弟,听到高顺的声音也只是应对一下,有的甚至都不理睬。

    高顺也不生气,率领队伍便出发前往余阳山。

    “挺意外的。”

    走出去不到半里路,高顺突然开口道。

    “怎么了?”张财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