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此时的太史浩并不知道不远处那个穿着单薄的男人就是贼首,他只是一眼就看中了那个人,觉得他地位不低,毕竟歇息的房屋都要比别人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是他视线中,那人提着一把刀站在门口,又倏地跑了回去,但很快又跑了出来,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让他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也不在意,山贼嘛,多半是脑子有问题的,砍了便是。

    冲到那人面前,才借着月光看见那人年龄已经不小,头上已经有了些许花白,只是不知为何半边脸都是红的。

    话不多说,直接就是一刀砍过去,想直接把敌人拿下。

    别看这一刀简单,直来直去的,但战场上哪有什么花里花俏可言,要的就是这种干脆。

    况且这一刀虽然直接,但威胁并不小,若是敌人有半分大意,或者避让的晚了一些,少不得要破个口子。

    一切的要求就是简单,快速,干脆的干掉对手。

    丘乐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年轻时候的功底还是在的,见太史浩挥刀砍开,身子一错,堪堪避过,随后便抡起钢刀,也不高,顺着腰部直接划过去。

    太史浩也不躲,只是一挡,便挡下了攻击。

    二人又交手数个回合,不分胜负,也没有人占到便宜。

    “这山贼倒有几分本领。”

    “这官府的狗腿子真难缠。”

    二人都在暗自骂道,又一齐挥刀,对了一刀。

    这不对刀还好,一对,便能看出来差距了。

    丘乐虽不是年迈无力,但也比不上身强力壮的太史浩,一刀过后,整个人往后退了半步。

    胳膊也是酸麻无比,挥刀都感觉吃力。

    但太史浩见状,倒是眼冒精光。

    他的武艺在陷阵营里算的上一流,但是拉出来就不够看了,和一个半老头子纠缠半天,自己脸上也是不好看。

    自己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造成有效的战果,但见到刚才那一刀起了奇效,自然是十分惊喜。

    直接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再次挥刀照头就砍,如疾风暴雨一般。

    几声沉闷的利器相撞的声音,二人的武器到倒都没有坏,只是崩出了几个小豁口。

    武器没问题,但人已经是抗不住了的。

    丘乐本来就是在睡梦中惊醒,精神状态不好,刚开始几刀接下还不成问题,可后面太史浩手中钢刀势大力沉的劈下来,他就不行了。

    胳膊肿胀,双手发麻,虎口渗血,每接一刀,脚步都要退个半步。

    不能再接了!得躲!丘乐大脑飞快的想到,虽然躲不一定能躲过去,但是再接两刀他估计,不,是肯定要完。

    想及此处,丘乐强忍着双臂的不适,在下一次攻击到来前做好了准备。

    一刀劈开,脚步一错,堪堪避开,但是胳膊却被刀锋划到了,划出了一道大口子,钻心的痛。

    但丘乐已经来不及顾及伤势了,因为太史浩愈战愈勇,又是一刀劈来。

    刚想避让,腰眼却一酸,整个下肢瞬间无力。

    只是一瞬间的无力,但是这是致命的。

    在战场上,容不得一丝大意!

    丘乐就这样绝望的看着钢刀朝自己的头当顶劈过来,脑中最后一个想法居然是昨夜不该放纵太多……

    太史浩的视线中,在丘乐胳膊受伤后,整个人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立在原地不动。

    他倒底也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了,怎么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

    即将劈下去的钢刀又加了几分力气,好像是要把敌人一分为二。

    钢刀顺着丘乐的头劈了下去,切西瓜一般,直接把丘乐的脑袋劈碎了一半。

    红白的液体顺着半个脑袋往下流,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太史浩拔出卡在头颅上的钢刀,丘乐便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终于杀死了,太史浩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面前倒在地上的敌人,是他见过最难缠的一个。

    经验,武艺,相差无几,若不是他占了年轻力壮的便宜,和敌人不知为何愣了一下,这场缠斗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不过他依然没有放松松,只是歇了两口气,便跨过尸体,向房屋里走去。

    虽然里面不太可能还有敌人了,但他还是警惕一些好。

    刚走进里间,便看见一个人倒在床榻上。

    太史浩刚想提着钢刀就上,却看见床铺上一片血迹,待他上前查看,才发现那人已经死去。

    太史浩上前翻过尸体,眉头便皱了起来,那明明是个女人,而且致命伤口在脖颈处。

    回想起来,刚才一见到门口的敌人,敌人的身上好像也有些血迹,便不由得骂道:

    “让他死得太痛快了!”

    是的,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明明是陪了那人睡了一晚的,那人竟在迎敌前,把这女人杀害了,真是畜生不如。

    不过他也没办法,总不能去鞭尸吧。

    只是在走出房门的时候路过尸体,狠狠的踩了两脚。

    如果说高顺那边的战斗只是上一边倒,那这边的战斗就是单方面的碾压。

    一方面是守候多时的官军,另一方面是毫无准备的山贼。

    官军虽不是装备精良,但要比那些山贼好的多。

    在他的视线里,山贼手里拿着一把武器就已经算是好的了,更别说布甲什么之类的。

    有的山贼赤手空拳,还穿着单衣,拿什么来反抗?

    山贼溃败的速度也超乎他的想象,他甚至看见了几个官军,追着十多个山贼砍的情景。

    “张副统,要不要俘虏?”太史浩看见张财刚把钢刀从一人胸口拔出来,大声问道。

    张财喘了两口气,环顾四周,微微思索道:“投降了就俘虏,也别赶尽杀绝!”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太史浩高声喊道,并带着周围的士卒一起喊。

    虽然他很想让手下人拿这些山贼练手,但既然张财发话了,他也不好违背。

    这话在那些山贼的耳里好像天籁一般,他们早就想投降了,只是有的人已经投降了,还被斩杀,也只得四处逃窜。

    “我投降,别杀我!别杀我!”

    “我不想死,我投降!”

    不断有山贼丢下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