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想活下去的方三
    一刻钟后,战场上已经没有了反抗力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张财和太史浩一个统计伤亡,一个安排俘虏。

    “你看到寨子的大当家了吗,我问了一圈,也没人说杀了贼首,不会跑了吧。”

    张财拉过一个还在乱窜的俘虏,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看见太史浩走过来,问道。

    “第一个就被我杀了”太史浩闷闷说出了了一句。

    他之前也不知道杀得第一个敌人就是贼首,怪不得还觉得有些难缠。

    只是他闷闷不乐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

    “怎么了?”张财也察觉了他的不对劲,想了想,问道:“难道是因为……伤亡?”

    太史浩点了点头:“受伤的有十个左右,都是轻伤,阵亡……”

    话没有说完,他已经沉默了下去。

    “怎么了?”张财本来还挺轻松的,一听他这个语气,整个人都紧张了,连忙问道。

    “阵亡两个。”太史浩闷闷道。

    他本以为不会有阵亡的,毕竟战场上他们对山贼都是碾压的姿态。

    可刚才一统计,却发现有二人死亡。

    一个是打斗中被几个敌人群殴,等周围的同伴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另一个是击杀了敌人后去房屋中搜查被偷袭了。

    张财听到阵亡两人,舒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死了很多人,心都悬在了空中:“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刚打算说两句,却发现太史浩脸色格外难看,不由得闭上了嘴。

    他忽然就明白了,就是他们二人已经不一样的。

    他已经逐渐向一个统帅转换。

    第一次战斗,伤亡了数十人,他很痛心,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难过。

    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兵,或者说是一个将,他会为熟识的人的死去而悲伤,哪怕他们的死去换来了更大的战果。

    选择他是帅,他清楚,这是战争,战争就是依靠己方的微小损失来换取敌方的巨大损失。

    战争就要有战损,就要有牺牲。在他看来,受伤十人,阵亡二人换来的巨大战果,是值得的。

    即便他也和这些士卒同吃同住,相识多年,但统帅的身份拘束着他,让他不得不为大局为重。

    可太史浩不一样,他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也不在乎战斗如何,他只希望伤亡越小越好,最好一个不死,一个不伤。

    他只想让自己认识的人能更多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不是阴森寒冷的土地里。

    所以听到张财的话,本来就不算好看的脸色,自然是直接阴沉下去。

    张财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现在也不好改口,只得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第二次上战场,不熟练,而且这次是突袭,也没有发挥五人小组战术的作用……”

    “我明白。”太史浩直接打断道:“张副统,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去整顿了。”

    “你……唉。”张财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只是叹了口气,便看见太史浩干净利索的转身就走。

    他明白太史浩心里的不悦,但也没办法,只能过后告诉高顺,看高顺有没有解决方法了。

    毕竟团队的副统和基层领袖有隔阂,终究不妥。

    由于之前和高顺商量好休整休整,明日再下山,张财在安排数十人轮班站岗后便宣布了休息。

    翌日,也没有很早,直到临近中午张财才宣布集合。

    三百多个士卒,押着几百号山贼亲属,或背或抬着战利品,闹哄哄的下山了。

    对他们来说,这次的战斗还是顺利的。

    埋伏,冲上去,砍杀一波就结束了。

    至于其他的问题,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

    他们只讨论着,这次自己有多少勇猛,又杀了几个人,或者是等发军饷了,该给家里的婆娘置办什么物件。

    当然,也有的人没有参与讨论,他们的脸上带着悲伤,或者眼眶还是通红的,即便打赢了也显得兴致不高。

    他们只占极少一部分人,多半是阵亡士卒的亲朋好友,还沉浸在悲伤中。

    ……

    高顺并没有早早的去集合地点等待,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

    事情还要从昨夜他打扫战场的时候说起。

    “什么人!出来!”几个士卒围在一间破烂的房屋外,高声喝道。

    高顺已经下令,让他们一齐把山贼家属押运到一边的空地上。

    这是他们第二遍搜查了,第一遍已经把那些人从房屋里面带了出来。

    本来第二次只是防止有疏漏,也只是走个形式,可当搜查到这间房屋时,他们却突然发现房屋里面有动静。

    不是其他人大意,只是这间房屋的门上明明挂着锁,而且破烂不堪,若不是里面有动静,第二遍恐怕都发现不了。

    “我再说一遍!赶快出来!出来投降不杀!”

    几人相互对了个眼色,一人高声喊到,同时放轻脚步往前走去。

    “怎么了?”

    正当他打算破门而入的时候,高顺发现了这里的异常,过来询问道。

    “将军,这里门是锁着的,但是有人,而且我们叫他不出来。”

    听到此话,高顺也皱起了眉头。

    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用不着他们催促,里面人就会乖乖束手就擒,最多也就是他们多喊两遍。

    可这种情况倒是没遇见过。

    “进去看看。”

    高顺提起钢刀,走进两步,一刀劈开木门上的锁,随后钢刀架在身前,一步一步往里走。

    其他几个士卒见状,连忙跟了在他身边。

    一推开门,倒没有想象中的尘土气,相反,倒还有些利索。

    高顺环顾一圈,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一个身影。

    “出来!”

    几个士卒喊话无果,直接上前将那人架起,这才让高顺看清楚模样。

    相貌普普通通,除了眉眼有些猥琐,也没什么特殊的。

    多半是个傻子,高顺皱了皱眉头:“带过去。”

    “别动我,我自己会走!”

    那人突然开口道,声音却沙哑无比,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去。

    几人见状,也不催促,跟在这人周围,防止他逃窜。

    高顺等几人走出,又搜寻了一遍房屋,没有什么发现,便关上门,打算离开。

    却听见外面又有一场喧闹,似乎还有着儿童的哭闹声。

    快步走过去,只看见十来个几岁大的孩子,围着那几个士卒。

    “怎么回事?”

    高顺有些不悦,快步走过去,问道。

    看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人对某个孩子做了什么事,才会引起这么多孩子的哭闹。

    这在其他军队上看来,不算什么大事,可是他是下了规定了,战斗时无所谓,对俘虏打骂他也不管,但绝不可以虐待妇女老人和小孩。

    触犯了规定,所以他看上去脸色才不好看。

    只是当他走近,才发现情况好像和他想的不一样。

    几个孩子,有男有女,挡在刚才抓到那人和官兵的中间,眼角上还挂着泪珠,小腿还在发颤,可仍然站在那里不动。

    剩下的孩子,一边死死抱住几个士卒,一边奋力哭喊着。

    “这是……?”高顺也摸不着头脑了,问道。

    “将军,不关我们事啊。”一个大腿被抱着的士卒也是苦笑道:“我们正打算押运那人去俘虏待的地方,还没到,这些孩子就冲了过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的解释,高顺更加疑惑了。

    不过发现事情与手下士卒无关,也是松了一口气。

    若是手下违反了规定,他肯定是要进行处罚,一个搞不好,军心散倒不至于,但是肯定有负面影响。

    既然如此,那事情的始终,就只能从这几个孩子身上找着答案了。

    高顺尽量露出了一副自以为和蔼的表情,柔声道:“这是在……保护他吗?他是你们的亲人吗?”

    见没有收到回答,高顺刚打算继续问道,却听见谭六直接喝道:

    “几个小兔崽子,再不说话,全给你砍了!”

    谭六也是刚刚赶来,生怕手下士卒犯了错误。

    现在见到这几个孩子还不说话,也是没了耐心,直接喝道。

    配合着他脸上还未干的血迹,和狰狞的表情,极其吓人,几个胆小的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哭什么哭!再哭老子砍了你!”谭六心烦意乱,怒目圆睁,直接吼道。

    刚才哭的几个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大声了。

    “有什么冲我来,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

    这时,被挡在身后的男子,终于开口了。

    他先是揽过几个哭泣的孩子,把他们挡在身后,随后直接瞪向了谭六。

    只是他的眼睛本就不大,身材也不高壮,比谭六矮了半个头,此时怎么看怎么滑稽。

    “呦呵,你个逃兵还来劲了是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我手下的兵,早就被砍了!”

    谭六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说完就要擒拿此人,只是刚有动作,又被几个孩童围住。

    “说说你的来历吧,要不然,我不能保证手下士卒会不会伤害这些孩子。”

    此人和这些孩子的关系明显是极好的,所以他直接拿此为要挟,虽然他手下士卒根本不会做这种事。

    事实上,这个山贼一直就处在他为鱼肉,人为刀俎的地步,只是高顺对他和这些孩子颇为好奇,才对这人极有耐心,要不然,换其他的山贼,早就被拉到一边打了。

    此人正是方三,他被林逸关在房屋里,门也被锁上,只有当有人给他送吃的才会开门。

    之前的战斗,他虽然没看见,但也猜出个大概。

    光是听声音,他就能听出来官兵的人数也不多,但越是这样,他越担心。

    他不像林逸那种土匪,他是从过军,当过兵的人。

    兵不在多,在精!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官军少,但还敢攻上来,就已经可以说明情况了。

    果然,战斗的动静小了之后,他便听到官军搜查的声音。

    方三还是精明的,他看出来了高顺就是领头的,便思索着怎么才能保下这些孩子的性命。

    “我叫方三,是一个山贼,之前惹了大当家发怒,所以被关起来了。”

    听见回到,高顺冷哼一声。

    这话相当于没说,说出来的全部都是他知道的。

    不过他也分解出来一个信息:此人的地位不一般,至少是比普通山贼要高的。

    一般的山贼,惹怒了头领,多半是要直接拉出去砍头,要不也是打一顿,哪有单独关起来,还派人送食的。

    “将军,让我把他砍了,这人说话如同放屁一般,跟没说一样。”谭六已经没有耐心了,直接说道。

    “若不是大当家不听我的意见,你们能不能见到我,还是一回事!”方三却没有被他吓住,瞪了谭六一眼,大声道。

    “你……”

    谭六刚打算动手,却被高顺阻止了。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早就向大当家说过了,官军虽人少,但不可敌!可是他不听,还认为我败了他的面子。

    要不然,你们到这里,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听到这里,谭六忍不住撇了撇嘴。

    之前听此人说话,颇为刚硬,他还以为是这人提了什么对抗他们的好主意,没被采纳。

    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拍他们的马屁罢了!

    可高顺倒是起了兴趣。

    若那贼首真是按照此人所说,那他们能不能取得那么大的战果还真是另一回事。

    他又不能一直率领这陷阵营守在这里,等他走了,山贼再回来,他也没有办法。

    敌进我退,敌走我回。

    这一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的。

    而且这个名叫方三的山贼,对自身和敌人的实力有如此清晰的认知,这也不是一般的山贼可以做到的。

    “哪又怎么样?你现在的处境,是生是死,已经你面前这些孩子的生死,不还是我一句话的事?”高顺玩味道。

    正题来了。

    方三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怎么才能放过我们?”

    没人想死,蝼蚁尚且偷生,谁人会不惜命?

    哪怕他之前和谭六互相瞪眼,嘴硬讽刺他,也只是求活的一个手段。

    求饶?若是求饶可以活,那他之前听到那些求饶的声音就不会戛然而止。

    现在只能剑走偏锋,看看能不能寻得一丝活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