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打死他,打死他!
    只是他这副严肃的表情没有维持多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几个孩子一边往他背上爬,一边脆生生道:“知道啦,我们知道了。”

    孩子们也没认识到,他们与他们的三爹是真的要分别了,还在嘻戏打闹着。

    “知道了?小五,你来重复一遍。”方三本着脸道。

    “唔,要听将军的话,不要捣乱,好好吃饭,要带好几个年龄小的……”

    被方三称为小五的是一个黑乎乎的男孩子,只见他掰着手指,一一的背出方三叮嘱他们的话。

    “对,就是这样。”方三摸了摸小五的头:“记住我说的话,走吧。”

    方三把身上的孩子一一拉开,提起几个大包袱,招呼着往高顺那边走去。

    剩下的孩子自然也是跟着他走。

    “将军,他们就麻烦您了。”方三也不在乎其他人怪异的目光,走到高顺身边,放下包袱,带着讨好的语气道:“他们都很听话,不会捣乱的。”

    高顺点了点头,招了招手,身后几个士卒便上前接过方三脚下的包袱。

    “三爹,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一个略大一点的孩子问道,但也不过八九岁。

    “等我把手头的事情忙完。”方三摆了摆手,说道。

    这时高顺才明白,为什么这些孩子不哭不闹的。

    按道理,不超过十岁的,即便懂事也只是一点,这个时候早就该闹起来了。

    没想到,方三只是找个借口,说自己有事,让他换个地方过一段时间。

    加上孩子眼中那几十间被烧光的房屋,他们也没有过多怀疑,老老实实的听方三安排。

    “好了,那就走吧。”

    高顺下令到,十几个士卒上前来,抱着这些孩子,近千人的队伍就缓缓行动起来了。

    不过方三倒是没有马上离开,他还在跟着队伍一起走。

    这也是高顺建议的,他怕被队伍中的有心人看在眼里,虽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以防万一。

    这里的有心人自然不会是陷阵营的士卒,他们即便看见了也会当做没看见。

    高顺防的是山贼俘虏和家属。

    这些人大部分都不会死,应该会被随便安置下去。

    高顺怕有人传出了风声,玩意传到了某些职位高的人的耳中,再传到曹操耳中,那就不好了。

    大麻烦倒不会有,但小麻烦还是能避就避。

    下山的队伍走到一半,方三就悄悄的消失了,除了高顺,没有其他人察觉。

    至于这些孩子,高顺交给了谭六来管着。

    但这些孩子还记得昨天夜里谭六凶他们的样子,对谭六爱答不理的。

    偏偏谭六还不能发脾气,高顺给他下了命令,要好好对待这些孩子。

    这可恶心坏了谭六,一个糙汉子怀里抱着一个软软糯糯的孩子,偏偏人家还对他不感冒。

    周围的士卒都强忍着笑声。

    “别他娘的笑了,帮我管一下。”谭六气急败坏,朝着一边的王从的屁股就踢,同时还朝其他几个士卒喊道。

    有了其他人帮忙,谭六他们也有了休息的机会,二三十人轮换抱着孩子。

    高顺走在最前头,只当没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事。

    他把这个任务交给谭六,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谭六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肯定是要好好培养的。

    唯二的大队长之一,首批到达二级的士卒之一,武艺说的过去,也能服众,上战场也不怯,脑子也好使,关键时刻给力,也不掉链子。

    就是性格需要磨一磨,老是大大咧咧的肯定不行,得沉稳下来。

    而且有了他的命令,谭六也不敢对这些孩子怎么样。

    不过说到沉稳,高顺还是想到了太史浩。

    在他看来,太史浩就是沉稳过头了,太闷了。

    两个大队长,一个性子大大咧咧,一个沉默寡言,要是能互相取长补短就好了,那才是标准的陷阵营将领。

    至于张财,张财的确不错,后勤管理的很好,有勇有谋,虽然都不太成熟,但只要多加历练,完全可以领兵一方。

    说到张财,高顺突然起了兴趣。

    不知道这次张财带兵攻打丘家寨的结果如何。

    战前他还是犹犹豫豫的,对自己很是不相信,高顺也是赶鸭子上架,直接给他下了死命令。

    这次胜是肯定胜的,就是不知道伤亡如何。

    ……

    余阳山脚下,张财正在带着部队休整。

    已是晌午,他便令士卒拿出食物来补充体力。

    至于那些俘虏,一人也分到了一块烙饼。

    一块肯定是不够的,不说成年男子,就是老人妇女和小孩,也得三四块饼。

    但陷阵营士卒身上带的烙饼已经不多了,就算还有很多,张财也不会分下去太多。

    让他们吃饱了,有体力逃跑吗?

    烙饼很快就分发下去了,这些俘虏从未见过这样的食物,虽然已经凉了,但是上面泛着的油光让他们眼睛发亮。

    这年头,山贼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特别是小山寨,大山寨还好,至少吃的不愁,可他们这个总共人口都没有千人的小山寨,在这个冬天,可是过尽了苦日子。

    不出意外的话,一整个冬天都是见不着油水的。

    现在见到烙饼,尽管已经凉透了,又凉又硬,他们还是十分惊喜。

    陷阵士卒自然也是只能吃这个,不过不同的是,张财派人烧了一些热水,尽管不多,但是每人一口就着烙饼还是可以的。

    山贼们自然就没有这种待遇了,他们只能躲在一边,啃着烙饼,眼巴巴的看着。

    人群中,一个小孩,约摸十四五岁这样子,瘦瘦弱弱的。

    他是属于山贼家属一类的,毕竟这个年龄,还没到上战场的年龄。

    他也分到了一块饼,如同宝贝一样藏在怀里。

    用力掰下一块,指甲盖大小,塞进嘴里,闭上眼睛,脸上满是幸福。

    这种滋味,令人怀念,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寥寥几次。

    一次是大当家迎娶第四个婆娘,他分到了一小碗肉汤,被他喝的干干净净。

    还有一次是大当家迎娶第五个婆娘,他分到了半盘带着油光的野菜,被他吃的干干净净,就连一点点油渍也舔进了肚子里。

    谁能想到,被官军俘虏了,在这种地方,还能享受这样一种美味。

    就在昨天夜里,他爹刚被官军杀死,但他没有一点悲伤。

    那个汉子,除了不如意时会想起他,对他打骂一顿,发泄脾气,就和他没有其他的交集了,他对那人没有一点感情。

    甚至,因为那人把寨子分配给他的食物抢走了,导致他一整个冬天都没有吃的,若不是几个心善的老妇人给他塞了点干粮,他早就饿死了。

    尽管如此,他也是两天没有吃饭了,刚才下山都是踉踉跄跄的,若没有这一块烙饼,可能真的饿死在路途中。

    一小块饼很快就被口水浸软,咂叭两口,喉咙一滚,就连带着口水咽了下去。

    再次掰下来一小块,和刚才一样,满怀期待的塞进嘴里,仔细回味那一点点少到可怜的油味。

    “王北,你的烙饼呢?”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是很大,足矣让他听清。

    但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如同魔鬼一般。

    此人名叫王强,是他们山寨的恶棍!

    说是恶棍,其实也就比他大个一两岁,但却比他高了整整一头,整个山寨的孩子没有不怕他的。

    他也是这些孩子中生活过得最好的,无他,全靠抢这些人的粮食。

    并且对自己这个“恶棍”的名称没有感到一点不满,反而沾沾自喜。

    “王北,我问你话呢,听见了吗?你的烙饼呢!”

    王强见王北不理他,心中有些不悦,但又怕动静太大吸引了那些官军的注意,只得尽量压低了声音,狠狠道。

    王北哆哆嗦嗦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头。

    他看见王强一脸凶神恶煞,嘴边还有烙饼的残渣。

    很明显,王强的烙饼吃完了,但是没吃饱,就盯上了他手里的烙饼。

    这也正常,谁让他是最好欺负的呢。

    王强抢别人的食物,都是抢一半留一半抢他的,都是只给他留一点点,勉强能活下去的那种。

    “在这里。”

    王北低着头,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还剩了大半张的烙饼,但并没有递出去,死死的攥着一角。

    “我就知道你还没吃。”王强十分惊喜,打算伸手就夺。

    烙饼对他来说,也是很少见的,刚才的一张狼吞虎咽的便下了吐,可吃了和没吃一样,更加饥饿了,这才想到王北。

    他猜的到王北没吃完,没想到还剩那么多。

    一拽,没拽动。

    王强愣了愣,虽然他这一下没有用力,但是也应该轻而易举的抢过来啊,除非王北不想给自己。

    低头看去,果然,王北的双手死死的攥着一角,因为天冷的原因,被冻的硬邦邦的烙饼被拽一下反而纹丝不动。

    “你想干嘛?松手!”

    王强压低声音,喝道。

    要不然怕把那些官军引过来,他现在已经把王北按在地上打了。

    岂有此理,自己找他要点东西吃而已,又不是一点不给他,他居然拒绝?

    真是几天不打,什么事都敢做了。

    这次要是让他给混过去了,那自己这个“恶棍”的名号还要不要?

    “给我,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

    王强恶狠狠道。

    但王北仍是死死攥着那块饼,就好像抓住了他的命一样。

    不,这就是他的命,没了这块烙饼,他真的会死!

    不能给,不能!

    “我要是不给你呢?”

    王北抬头,眼神里满是倔强。

    “不给?那就去死吧!”

    王强怒了,在山寨上,同龄人从没有一个敢这个跟他说话的。

    更不要说向来软弱,人人可欺的王北了。

    他也顾不上官军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要给王北一点颜色看看。

    只见他先是双手用力,想要先抢过烙饼。

    瘦弱的王北的力气怎么比的上王强?烙饼直接被王强从怀里抢走。

    这还不够,王强又是一脚,直接将他踹翻在地,随即接上一阵暴雨般的拳打脚踢。

    第一脚下期,王北就受不住了,只觉得胸口钻心的疼,但他脑子还有点意识,直接爬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蜷缩起来。

    挨打,他是有经验的。他知道什么样的姿势被打时疼痛最小,也知道什么样的姿势能让骨头不会被打断。

    仍是这样,王北也有些扛不住了。

    他两天没吃饭了,也就刚才吃了两块指甲盖大小的饼,现在胃里好像火烧一样难受。

    但这种难受,比不上肉体的难受。

    王强心情本来就不好,没有哪个被俘虏了还能开开心心的。

    他本来就是找王北泄气的,现在更是暴怒,一生气,多大的力气都使得出来,也不管会不会把王北打死。

    打死又怎么样?他之前在山寨上,就打死了一个,那人还是王北的朋友,可那又怎样?

    大当家只是说了他两句而已,便由他去了。

    而王北?他敢替自己朋友出头吗?

    之前是他朋友,现在就是他了。

    王强越想越气,手上脚上力道越来越大。

    死了人,大当家都没怎么责怪自己,官军会给他一个死了的小俘虏出头吗?

    王强想的更深一点。

    官军很明显不会杀了他们的,要是想杀他们,早就在山上就动手了,而不是带到山下,还给他们发烙饼。

    既然能活下去,那自己就要继续树立自己领头的位置,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挑战自己的威严。

    刚才自己走到王北身边,其余人也看见了,包括很多差不多大的,他一直欺压的人,都看见了。

    他们要是看见自己没能顺利拿下王北,被王北反抗成功了,那日后还会任由自己欺压吗?

    肯定不会!

    他们会想:既然王北这个弱小的人都能反抗,那自己为什么不反抗呢?

    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法和之前一样自在了。

    所以,今天必须给王北一个苦头吃,他要打死他!

    他要让其他人看着,别看大家都被俘虏了,但他王强,依然是头头,他们必须屈服于他!

    欺负一个人,可以靠武力,两个,也可以,但是一群人,就要靠自己的脑子!

    王强要是脑子不灵活,早就被人报复死了!

    脚下蜷缩着的王北的呻吟声已经越来越小了,多半是不行了。

    丢在地上的烙饼也被浸满了鲜血,让他看着颇为心痛。

    把愤怒转移到王北身上。

    都是这个废物,都是他!

    要不是他,自己能舒舒服服的吃着烙饼!

    打死他,打死他!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