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谁的路(二合一)
    “你觉得现在,你在曹公心里的地位怎么样?”高顺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地位……不高不低吧,比不上那些跟着曹公多年的老将,但是在降将中还是要比臧霸宋宪等人高的,和义从兄差不多。”张辽想了想,说道。

    “差不多,但地位是比我高些的。”高顺看张辽刚好开口说哈,打断了他:“我说的话自然不是凭空而来的,是有依据的。”

    “若不是义从兄之前暴起杀了侯成,那现在也不会这样。”张辽闷闷道。

    不止是因为这个啊,高顺微微摇了摇头。

    杀侯成,只是给曹操一个处置自己的理由罢了。

    至于为什么要处置自己,开玩笑,堂堂曹操处置一个降将还需要理由吗?

    不过他并没有跟张辽讲述他心里的想法,因为没必要。

    而张辽的问题,也很好解决,就按照陈宫给他的方法,改一下再交给张辽,就可以了。

    于是高顺不急不慢道:“你现在有交好的武将或者谋士吗?”

    “有啊,义从兄不就是。”张辽疑惑道。

    “除了我,还有吗?”高顺继续道。

    “还有关云长。”张辽仔细想了想,说道。

    “关云长……”高顺思索片刻,微微摇了摇头:“关云长实力强劲,其兄弟刘张二人实力也不弱,可与我们不是一路人,不可深交。”

    “义从兄的意思是……”张辽皱了皱眉头。

    他交好的武将某手本就不多,其中有一定话语权和实力的更是少上加少。

    若是按照高顺的说法,就连仅有的几个可能视为“好友”的人都要放弃,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刘备此人,脑后生反骨啊。”高顺想起了陈宫的原话,意味深长道:“你若与他交好,若是无事还好,可一旦刘备三兄弟发生了点什么事,那你可就难脱关系。

    就算不被责罚,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张辽坐不住了,站起来踱了两步,又问道:“为何义从兄如此肯定?”

    高顺微微摇头,岔开话题:“你觉得陈公台怎么样?”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觉得陈公台的本手如何?”高顺耐心道。

    “公台先生…本事自然是了得,足智多谋,慷慨重义,性情刚直,我一向很佩服他。若是吕布肯听取公台先生的计谋,那我们现在可能还不在曹公账下行事呢。”

    张辽回答道,还是有些不解:“这又与我们现在谈论的话题有何关系?”

    “还记得那日晚上,我去找你打听陈公台的住所吗?”高顺神秘道。

    “难道……”

    “正是。”高顺猛的站起来,神情愈发自信起来:“那日我从曹公那里回来,也得知了曹公要我随他一同前往许都的事情。

    出了曹府,我便去找你,随后便去公台的住所,打听了意见。”

    “义从兄,真是…明智啊。”张辽一拍脑袋,英俊的脸上写满了后悔:“我怎么没想到,先去找公台先生不就好了。”

    不过随即他又沮丧道:“可我和公台先生的关系……说差不差,说好也不好,也不好直接上门。”

    说着,他又疑惑的看了高顺一眼:“当时没注意,现在才想起了,我记得,公台先生和我们这些武将的关系都差不多,为何义从兄能直接……”

    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但他的意思已经表述出来了,也说的高顺眼角抽了抽。

    为何?脸皮厚呗。

    当然,这话是肯定不能说出来的,即便说出来张辽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高顺咳嗽两声,正色道:“不要打岔,现在我跟你说说公台先生是怎么跟我讲的。”

    被张辽带着,他也跟着喊起来公台先生了,不过凭陈宫的本事,也称的起一句先生。

    “公台先生给我的建议是,多交好降将。

    以曹姓为主的团体我们是无法进入的,以夏侯为主的团体我们也接触不到,所以,我们可以团结的,就是降将派。

    徐晃,于禁,甚至是臧霸等人,都要多接触。

    但是也不能太过频繁,要知道,曹公是最厌恶手下出现明显的派系的。

    平时暗中的派系交锋他不管,或者说他只盯着我们这些降将。

    曹氏,夏侯氏,都是曹公的亲信,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降将派。

    所以,你就需要把握好这个度,既要交好他人,又不能引起曹公的注意,自己掂量着办。”

    看着脸色逐渐严肃的张辽,高顺突然发现自己说的好像有些太严重了,搞得张辽有些不知怎么做,于是调整了一下语气,缓和道:“当然,这些只是一方面的,更重要的就是能力,和实力。

    如果我没记错,文远现在还是个中郎将吧。”

    “是。”张辽点了点头。

    “已经不错了,我现在连个将军的职位都没有。”高顺自嘲的说了一句,看着想要安慰他的张辽,摆了摆手:“我们身为武将,最大的本事就是打仗的本事。

    若是你身经百战,被战必先,为曹公冲锋陷阵,哪怕不主动和其他人交好,他们也会讨好了,自保还是无忧的。

    反之,若是战斗失败甚至溃败,一次两次还好,要是次次如此,即便和很多人关系好,那又能怎样呢?他们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会给你说!”

    “我们现在,是在曹公的账下,而曹公注重的,还是能力。”高顺最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便不在言语。

    这些话,他夹杂了许多私货,说出来,不仅仅是给张辽听的,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武将,要有能力,有能力,才会得到看重,才能领兵上战场,才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从而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曹操的看重。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武将的路子,只有这一条,一条笔直的大路。

    至于其他的什么,都是辅助你建立功劳的,可以分一部分精力过去,但不能舍本逐末。

    当然,这是大部分,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武将的路子,但不是他的。

    他不仅要有能力,还要有实力,成为一方势力,这才是他的路!

    一边的张辽也坐下了,消化着高顺的意思。

    高顺说的这一大串,直接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自己担心什么,接下来该怎么做,以什么为主,都清清楚楚的摆在他面前。

    现在,就是要看自己的了。

    张辽给自己打了打气,他向来是不惧怕,或者说不在乎这些的,只是对前路的未知有些迷茫,不知该如何是好。

    现在,经过高顺这一通说教,心里立马舒坦了许多,也自信了许多,一直皱着的哭脸也愈发的神采奕奕起来。

    “对了,文远,这些话,你可不能跟任何人说,切记。”高顺突然提醒道。

    “这是自然。”张辽连忙说道。

    现在是他来找高顺,让高顺给他出点子,所以高顺给他说了这一大堆,要是他透露出去,那还是人吗?

    对了,刚才没注意,现在想起来高顺刚才说他也要去许都,那样挺好的,二人还能有个照应,要不然人生地不熟的,真的容易出意外。

    二人又聊了几句,高顺便将张辽送了出去。

    毕竟张辽来找他也就是因为这事,现在没事了,还是早走一点为好。

    回到村子,刚好看见谭六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在训练。

    “胳膊伸直,腿,扎好!”谭六手里提着一根棍子,不断敲打着面前正在扎马步的少年:“别晃!这才多长时间!稳住!”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王北了,此时应该是谭六给他加训。

    谭六也注意到了高顺,见高顺招手示意他过去,便说了一句“休息”,便跑了过去。

    “怎么,真打算当徒弟养?”高顺带着笑意问道。

    “嗨,啥徒弟啊,当成弟弟吧,我这年龄做他兄长也差不多了。”谭六挠了挠脑袋,接着皱眉道:“就是这小子的体格,实在太差了,连…连金宇都比不过。”

    看了他还不知道金宇在上次战斗的表现啊,高顺想了想,说道:“正常,毕竟可能长那么大没吃过饱饭,身子骨弱也差不多,多养养,就差不多了。

    还有,你可别贬低金宇了,要知道,上次战斗他可是杀了好几个敌人。”

    “就他?不可能吧。”谭六不是不相信金宇能够杀敌,但能杀好几个,他就不信了,瞪着眼睛道:“虽然我看见他身上都是血了,但是杀好几个人?怎么可能。

    而且他说找我学武艺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怎么可能进步那么快。”

    其实高顺在刚看到系统上的二级士卒名单时,也不相信,但仔细想想,也差不多。

    一是战术的原因,五人小组,金宇是前排三人之一,顶在最前面,配合着队友杀几个人也不足为奇,只是可能人头都算在了他的身上。

    二是金宇那小子,心里肯定憋着一股气,打仗时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惊人的。

    三就是他使用技能的原因了,一级技能“振奋”虽然看上去鸡肋,但是根据他在战场上亲自体会,增幅还是客观的,战力,士气都能有一部分的加持,而且也没有什么副作用。

    当然,他不打算跟谭六解释,而是直接把不远处的金宇叫了过来。

    “将军,我训练呢,啥事?”金宇虎头虎脑的说道。

    “谭队长不相信你能在战场上杀好几个人,给他证明一下。”高顺简单说道。

    “对,我不相信,你给我证明证明。”谭六应和道。

    “好。”金宇干脆的点了点头,拉开架势,深吸了一口气。

    同时右脚上前一步,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握在一起,好像手中有一把钢刀一样,猛的向前挥下。

    然后暴喝一声:“杀!”

    仅仅一个架势,配合一个字的喊杀,就能感觉到肃杀之意,好像身前面对的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敌人一样,而他的钢刀正要劈到你的头顶。

    “好!”谭六也暴喝一声,称赞道:“现在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了。”

    ;;他们这两句声音都不小,直接把不远处正在训练的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对此,谭六直接骂回去:

    “看什么看!好看吗!都训练好了吗!小组配合练好了吗!我告诉你们,现在连金宇都能在战场上杀几个人了,而你们有些人还没做到,丢不丢人,害不害臊?训练!”

    他也没有走过去,直接就是转身喊到,吓得一堆人连忙乱哄哄的训练起来。

    虽然在高顺看了,谭六有些不着调,大大咧咧的,重要事情可以放心,但是小事就不行了,但是其他人明显不这样想。

    在他们看来,谭六既有一身好武艺,在战场上还敢冲在最前面,训练也刻苦,还被任为了大队长,十分服众,比另一个大队长太史浩要严肃的多。

    谭六转过身来,脸上的威严还没消失,但很快又乐呵呵道:“金宇啊,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我记得你上次打完仗还在那里哭的,怎么这下就那么猛了。”

    “还是因为将军,将军给我说的话。”金宇挠了挠脑袋,突然被谭六这样夸奖还有些不好意思,又摆摆手说道:“将军说不能怂,要勇敢,所以我就勇敢了。

    将军还说,我杀了十个人,就给我当小队长,将军。”

    金宇微微抬头望着高顺,兴奋道:“我杀了不是几个,而是十二个,我数了,记得清清楚楚的,而且我们组的其他人也能作证。

    将军,我可以当小队长了吗?”

    谭六一头雾水的看着高顺,他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杀十个人就能当小队长这个规矩的。

    只见高顺微微点头,笑道:“自然,我说话算话,过些时候,找个机会,所有的官职都要重新选举,到时候你就可以就任了。”

    “而且……”高顺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谭六,说道:“选举,可不仅仅是小队长,中队长甚至大队长,都要重新选的。谭六,到时候你这个职位,可就危险了。”

    “嗨,能有啥,除了太史浩那个闷葫芦,我没看出来有几个可以和我竞争的。”谭六满不在乎说道。

    “是吗?”高顺似笑非笑的说道:“我看王从,陈富他们,还有孙伟,可都挺有实力的。”

    高顺这么一说,谭六原本轻松的脸色也凝固了,愣了愣,直接就走向训练场,打算给自己加练。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