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我打算带着你们一起去(二合一)
    高顺倒没有和其他人一起训练,因为没必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刚开始自己是和他们同吃同住,一同训练的,一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归属感,二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士卒们心中的威望。

    现在就不用了,不管是他们对军队的归属感,还是对自己的威望,都达到了一个高峰。

    不是说到达极致了,但是已经高到了一个程度,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掉下来。

    他们每个人都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家,甚至有些人,就直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比如没有亲人的太史浩,金宇等人。

    而高顺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自然是不用说的。

    他们发自内心的爱戴高顺,爱护高顺。

    这就够了,高顺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就是不知道,过几日通知他们要背井离乡的时候,会不会发生变化。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把军饷发下去。

    本来他是打算先发军饷,然后再发布要去许都的通知,但他脑子一转。

    为什么不一边发军饷,一边发布通知呢?

    要知道,他的军饷是发半年的,半年的军饷,这可是个可观的数字。

    哪怕是普通的士卒,一月的军饷也有半两银子,半年,也有三两,足够一个家庭很长时间的开支了。

    愿意留下来的士卒,军饷自然是分发到手,可那些不愿意跟他走的人,他只会发一个月的军饷。

    不是他爱财舍不得,更不是他想要报复,只是没必要。

    要知道,刚开始招兵的时候,安家费他给了,现在入伍一个月,他发一个月的军饷,完全没问题。

    都不跟我走了,我为何还要给你多余的军饷?提前发军饷是给那些离家的人安心的!

    跟我走,钱多多的,不会亏待你;不跟我走,你只能得到你该有的,多一点都拿不到。

    高顺也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激励士卒们跟随他去许都。

    哪怕只有一小部分人会因为这些财物跟随他,那也值得。

    财宝是活的,可以抢,可以被赏赐;系统的配额是死的啊。

    对高顺来说,一个系统的配额,价值千金。

    一点钱财罢了,谁在乎呢?

    剿灭山贼的收获出乎他的意料,哪怕他只是截留了一小部分,那样是足够他应对接下来的计划的。

    ……

    翌日一早,张财便按照高顺的命令,几乎把所有的人都集结起来了,包括新来的一百号人。

    至于为什么不是所有人,是因为高顺之前叫走了几十个士卒。

    队列中,士卒们都以为是高顺要讲什么话,或是鼓舞士气,虽然纳闷,但还是一丝不苟的集结好,只是多了些窃窃私语。

    “将军要鼓舞士气吗?和我们第一次去打山贼一样?”

    “不应该啊,山贼不是都打完了吗?”

    “那你说叫我们过来是做什么,难不成是给我发钱?”

    “做梦吧你,还发钱,一日三餐给你胆子都吃大了!”同伴奚落道。

    “怎么不能?将军刚开始招兵就说了,会发军饷的。”被嘲笑的那人嘴硬道,但是他也知道那几乎不可能。

    一日三餐,每天有肉食,白饭,还想要军饷?哪来那么好的事情,皇帝的日子都没这好吧!

    “将军来了,安静!”

    站着他们前方的谭六呵斥一声,身后众人便闭上了嘴。

    “将军身后那些人抬的箱子……”还是有人发出了声,喃喃道。

    这是谭六却没有出声呵斥了,因为他站在最前面,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抬箱子的人脸上吃力的表情。

    还有盖子偶尔被颠簸开,那一闪而过的银光!

    银子!

    谭六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仅是他,也有不少眼尖的,心思活泼的,已经猜出了箱子里面的东西,也都瞪大了眼睛。

    不过他们很有默契,都没有开口说出自己的猜测,不知道是不敢出声,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高顺没有在意面前这些陷阵营士卒的表情,而是大步的从队列一边走到中间,同时那些箱子也被放在了他身后。

    不过抬箱子的人没有回去,即使他们也是陷阵营士卒的一部分。

    高顺就站在那里,目光从左扫到右,又从右扫回来,被他目光扫过的士卒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挺起了胸膛。

    “将士们!还记得我刚开始招兵,对你们承诺,保证了什么吗?”高顺平淡道。

    他并没有刻意提高声音,因为现场已经足够安静了,他的声音已经足够传到每一个士卒的耳中,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的话一出,没有人回答,但是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似乎是没有胆量说出来。

    “没有人知道吗?”高顺环顾一周,点了一个人的姓名:“金宇,你来说。”

    站在队伍偏前的金宇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高顺会点自己的名。

    要是在以前,先不说高顺会不会提到自己,就算高顺提到了,点了自己的名,他只会红着脸,垂着头,或是懦懦的说几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话,或者根本不敢出声。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不是以前的金宇,是一个崭新的人。

    现在的他,不会怯场,更不会害怕,他只会大声说出自己心中想的东西,应和上高顺的问题。

    而高顺当初去招兵是,金远也是带着他站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高顺的招兵福利,也牢记在心中。

    “报告将军!有两个承诺,一个是剿匪,还有一个是按时发军饷!”

    此话一出,金宇身边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说出来了。

    或者,更不敢相信的是,金宇就这样实话实话了,重点,自然是他说的第二个承诺,发军饷。

    军饷,按照道理来说,是当兵必须要给的,但是又有几支部队会发军饷呢?

    在那些当官的看来,进部队当兵,给你一口饭吃就不错了,还敢奢侈军饷?

    又或者,好一点的部队,逢年过节会给一些钱财,不多,只是用来安抚士卒的。

    进入陷阵营的士卒自然是有想过,但是他们很快就打消了这个荒唐的想法。

    他们的军饷,恐怕都不够每天吃的饭!已经吃的那么好,享受到那么好的待遇了,还有什么理由要军饷呢?

    哪怕是刚才那个猜测高顺集合他们是发军饷的士卒,也只是想想,说说罢了。

    而现在金宇就这样直白的说了出来,要是高顺有这个想法还好,可要是那样,那可就让高顺尴尬了。

    顿时,大多数的士卒目光都集中在了金宇的身上,似乎已经预料到接下来高顺要对他的呵斥了。

    或许当做没听到?也是不错的主意。不乏有心思活跃的士卒想到。

    但是这些人中,不包括张财,不包括太史浩,不包括谭六,还有其他人,毫不怀疑高顺的人。

    “很好,归队!”高顺说道,同时上前两步,大声道:“两个承诺,剿匪,我已经完成了,不管是黑山寨,清风寨,还是丘家寨,都被我们剿灭了!

    现在,大家的亲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再也不用担心遭到山贼土匪的劫掠了!”

    ;;下面静悄悄的,没有人回话。

    高顺也不在意,他本来就没有要求他们回答。

    接着说道:“现在,我来完成第二个承诺,发军饷!”

    “金宇,告诉我,我当初说的军饷,是什么标准?”高顺是对着金宇说的,但是目光却放在了其他人的身前。

    “记得,普通士卒每人每月半两银子,有官职的还要高一些。”金宇再次上前,大声回答道。

    “好,那就按这个这个标准发军饷!”

    高顺没有多说,直接一手挥下,同时身后的十来个士卒直接把面前的箱子掀开。

    一块块银两,参差不齐的堆在箱子里,闪烁着耀眼的白光。

    这白光并不强烈,但好像要把所有人的眼睛都闪瞎了一样。

    每个士卒都倒吸了一口气,同时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些银两。

    在陷阵营士卒看来,这些银子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他们当初被招进来时,已经获得了一两银子的安家费。

    对他们来说,那一两银子就是压箱底的宝贝,应该在自己家院子里挖个坑,埋进去,才能安心。

    事实上,的确有不少人是这样做的。

    而现在,把一两银子当成宝贝的人面前出现了成箱的银子,怎能不眼热,怎能不呼吸急促呢?

    甚至不少人的哈喇子已经从嘴角流了出来,自己却浑然不知,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

    他们的反应在高顺意料之中,甚至他还设想过有更离谱的事情发生。

    比如有士卒直接冲上前抢银子,但还好,陷阵营的军风还算严格,杜绝了这种事情。

    毕竟这堆东西对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就连高顺,之前多么的嫌弃,认为这些银子一点都不好看,没有后世电视中的那样规整,表面坑坑洼洼的,颜色也不纯。

    但一再在库房的密室里看见这一堆银子,都受到了极大的视觉冲击,也是愣了一愣。

    现在,他没有厉害出声,而是给这些士卒一个反应的时间。

    过了一会,高顺见大部分人脸上的表情已经收敛起来,不像刚才瞪着眼张着嘴的样子了,但还是有些窃窃私语,才咳嗽两声,示意安静。

    顿时,所有人都闭嘴了,静悄悄的等着高顺说话。

    “这次发军饷,我自然也不是扣扣搜搜的,发,便要发半年的军饷!

    普通士卒每人每月半两,小队长每人每月一两,中队长每人每月二两,大队长每人每月四两,就按照这个标准!”

    “那么多!这得多少啊!”

    “一个月半两,六个……就是三两!我能拿三两银子!”

    “我是小队长,我能拿六两,六两啊!”

    “我是三两,不过也够了!”

    士卒们沸腾了!每个人都在掰着手指,算自己能拿回去多少钱财,有的人算出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和同伴讨论了,但是有一个人例外。

    就是张财。

    高顺发军饷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管是抽调人手还是搬运东西,高顺都没有偷偷摸摸的做。

    这也表示了对他的信任,要知道,高顺才是真正的主帅,陷阵营首领,而高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瞒着他,这也让他很感动。

    但是,他高兴之余,也看见了高顺脸上的严肃。

    按道理,此刻高顺应该是乐呵呵的才对,哪怕他多想保持自己的威严,都不会本着脸。

    可高顺现在就是这样,双手背在身后,笔直的站着,目光如炬,炯炯有神,脸上一丝不苟,让人不寒而栗。

    不多会儿,欢呼雀跃的士卒们也发现了高顺不对劲,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想你们是有权利知道的。”高顺平淡道。

    知道,张财在心中回答道,他已经知道高顺想要提出来什么了。

    去许都!

    这件事高顺之前跟他提过,就在第二次出征的前几天,当时他还在想着怎么劝阻其他人跟着去,没想到高顺就这么直接的通知下去了。

    他曾设想过,高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通知他们,是先告诉有一些影响力,其他人信服的人,比如他,太史浩,谭六等人,还是就直接发个公告,让他们自己讨论。

    但始终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就这样直白的说出来。

    不,他应该想到的,在高顺让他集结队伍,在高顺要一口气发半年的军饷的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

    但意识到又能怎样呢?这是剿匪回来的第二天,部队甚至都没休整好,他更没有时间找一些人谈话,来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

    是自己的失职,张财垂下了脑袋,随即便强打起精神,听着高顺接下来要说的话——即使这些话他不用听也知道是什么,但是他要尊重高顺。

    还是平淡的语气,平缓的气息,说出来的话却好像在众人心里劈了一道惊雷一般:

    “曹公命我过几日随他去许都,我打算带着你们一起去。”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