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这是……闭月啊
    在高顺的视线中,一个妇人端坐在厅内,双手并捧着一个茶杯,刚要低头呷茶,却听得高顺的话,连忙抬头,这也让高顺更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容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流连忘返。

    一双眼睛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却格外顾盼生辉、撩人心怀,看的高顺心里一跳。

    此个妇人正是貂蝉!

    不,不应该是妇人,那模样明明是待嫁闺中的少女,可少女的神情中总带着几丝熟妇才有的妩媚。

    “高将军。”

    “你……你怎会在这里!”高顺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的惊讶之情不减半分。

    可貂蝉只是低头笑了笑,刚要作答,张辽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昨日我不是从义从兄那里回来吗,路过城中的时候看见几个地痞无赖调戏一个女子,本来不打算多管闲事的,但纵使那女子脸上抹灰,可我终究是将她认了出来,并且带了回来。”

    “这…可真是巧啊。”高顺嘴张了半天,可也只是说出这样一句话。

    “是啊,若不是张将军恰巧路过,妾身还不知道如何是好呢。”貂蝉轻声应道,尽管她并未夹杂多余的情绪,有的仅仅是感激之情,可声音听起来娇滴滴的,让人心里百爪挠心一般,痒的难受。

    红颜祸水,红颜祸水!想想董卓,想想吕布!

    高顺缓了一会,在心里念叨了几句,终究还是坐下来了,尽量强迫自己不去看貂蝉。

    他现在才明白四大美女的美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真不是说说的。

    美到令人窒息。

    难怪美人计缕缕有人中招,总能“留名史书”,实在是威力太大了。

    此等美貌,连他这个穿越过来的,见多了所谓的网红主播的美颜脸整容脸高级脸都把持不住,更别说古人了。

    把怀中小箱子放在桌上,高顺开始思考为什么貂蝉会在这里。

    不,应该是为什么貂蝉还活着。

    在他刚刚穿越的时候,他就明白这里是演义中的三国,而不是历史上的三国。

    所以,在演义中,貂蝉毫无疑问是死了的,或是被关羽斩杀,或是被曹操手下士卒斩杀,或是被荀彧为了防止曹操沉溺于女色,用激将法使许褚斩杀。

    但不管怎样,她都不应该活着,或者说没有活着的理由。

    对此,高顺只能用蝴蝶效应来解释。

    可若是因为他的存在改变了一些东西,那为什么吕布的妻子和女子没有活下来,活的反而是一个妾?

    ;;吕布的家眷,一个弱女子,除了美貌一无是处,手无缚鸡之力。

    城破之时,可能还没几个士卒保护她,却活下来了。

    没有被曹操发现,没有被曹军士卒发现,不仅如此,还遇到了张辽,被张辽救下。

    日后只要老老实实的待在房中,少外出,避免遇到曹操,还是可以安稳度过后半生了。

    或许,还可能给张辽做个小妾,毕竟两人郎才女貌的。

    只是貂蝉已经是个未亡人了,不知道张辽会不会接受,要不,自己撮合一二?

    毕竟人妻啊,要是给曹老板,他还不知道要多高兴呢?

    正当高顺低头思考的时候,张辽的声音惊醒了他。

    “义从兄,你还未说你来找我是何事呢?难不成真的是叙叙旧?”

    “为何不能?”高顺反应过来,也是笑着说道。

    不过他把小箱子往张辽那边一推,轻松道:“这不是前些时日,你给我手下士卒垫付了医药费吗,现在给你。”

    见张辽一副懵的样子,高顺提醒道:“侯成!”

    “哦哦,是那时候啊。”张辽恍然大悟,随后不以为然道:“那些钱财,也值得义从兄亲自跑一趟?”

    “自然是还有其他的事情……”高顺对着张辽使了个眼色。

    不过还未等张辽反应过来,一旁的貂蝉便起身轻声道:“两位将军先聊,妾身有些许累了,先去歇息。”

    “哦好。”张辽这时才反应过来高顺的意思,应了一声,便重新看向高顺,问道:“兄,现在可以说了吧。”

    玲珑心啊,高顺想着貂蝉刚才的举动,心里赞叹了一句,随后正色道:“我之前跟你说的,到了许都尽可能的结交好其他武将谋士,可你应该懂得,结交需要的东西吧。”

    “东西?”张辽微微皱眉,试探道:“义从兄的意思是……钱财?”

    “要不然呢?”高顺反问道:“你总不能直接空手上门说我想和你做好友吧。

    所以,你有钱吗?”

    “我……”张辽语塞,刚想说一句我肯定有的,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多少钱财。

    他也不是什么喜欢敛财的人,和高顺一样,钱财就靠着俸禄和一些赏赐,至于手下孝敬的,肯定有,但只是极少一部分。

    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除却这个府邸,还真没多少钱财,或许家当全部贩卖能筹集到一些,可为了结交他人,自己落个一贫如洗,真的值得吗?

    也就高顺不知道张辽的心里活动,要不然还得打击他一顿。

    你以为你能卖很多钱吗?我自己的府邸卖了五百两,其他财宝卖了两百两,所有家当加起来堪堪卖了七百两,一次招兵就花完了,你倾家荡产,也不过千两罢了。

    “所以,这不是给你送了些钱财吗?”高顺又推了推箱子。

    “这些是刚才曹公赏赐给我的,现在全部给你。

    当然,这些还是不够的,到了许都,没有钱财了再来找我要。”

    “可义从兄,你还是拿回去吧,正如你所说的,到了许都,花钱的地方就要多很多。你也是为人正直两袖清风,肯定没有多少钱财。

    而且我听说,你之前筹备新的陷阵营还把家产都贩卖了,所以你还是那回去吧。

    实在不行,我这个宅子还算值钱,卖了勉强还能支撑一下。”

    张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为他们二人考虑在许都没有钱财的日子该怎么过,好像真的吃不下去饭了似的。

    看他这幅模样,高顺险些笑出来了,心里也颇有感慨。

    他自己先且不提。张辽,一个俊朗的男儿,八健将之首,会阵斩蹋顿,大破乌桓,威震江东,带去孙十万名号的大将,居然会因为钱财的事情而发愁。

    这也算得上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了吧。

    高顺想了想,决定给他透露一点。

    屈指敲了敲桌子,待张辽看过来,高顺对他挤挤眼睛:“我还是有些钱财的,你明白的。”

    张辽先是没反应过来,后面才听懂高顺的意思,一脸不可思议道:“义从兄,你……”

    随后眼神也落寞起来:“没想到啊,义从兄,我本以为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你这样……属实不妥!”

    被他这一说,高顺反问糊涂了,反问道:“我做什么事情了?怎么就不妥了?”

    “你不是去打家劫舍了吗!这样不妥!你想来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也会坐吃这样的事情,即使是时期特殊,但是你也不能……”

    张辽情绪忽的激烈起来,语速飞快的说出这一段话,听得高顺哭笑不得。

    没想到是以为他去劫掠了。

    连忙打断道:“文远!你想多了!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曹公不是派我去剿匪吗,那些山贼土匪,肯定是有些钱财的。”

    “啊…啊?”张辽刚打算借着一股气批评高顺一番,却被高顺这一解释搞得愣了一下。

    随即才反应过来,脸上却已经有些发红了。

    看张辽不说话,高顺以为张辽连劫掠土匪山贼都不接受,又解释道:“挣钱嘛,不寒碜,而且那些人作恶多端的,拿了也就拿了,没有大碍的。

    我们已经要学会改变了,不改变,吃亏的只会是自己,死守着一些没必要的规矩,没有意义的。”

    “不,不是,这样,我并未觉得不妥。”张辽连忙说道,尽管脸还是有些微红,但已经是好很多了。

    “那就好,就这样说定了,现在你把这个小箱子收下,足够你应急的,到了许都,你再去找我。

    至于府邸,也没必要变卖了,留在这里吧。

    日后若是回来下邳,还能有个住的地方,不像我,只能住在城外的军营中。”

    只是可能很久都不会回来了,高顺在心里补充一句。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