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这就开始投资了?(求首订)
    看的众人毛骨悚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了?”有人小声问道。

    “这件事,我不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绝不能从我们的嘴巴里说出去。”陈富平和道,但任谁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来一股子狠劲。

    “大家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也都知道将军的意思是什么,说出来也不好。

    可将军既然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们,那大家也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希望我们不会辜负将军的信任。”

    周围人都僵了一僵,随后便有人沉声道:“陈都伯,兄弟们对将军是感情,不用多说,你也明白。大家都是能把命交给将军的人。

    更别说都是并肩子打过仗,能后背交给别人的人,不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

    若是有的话,不用你说,兄弟们自然是处理。”

    处理?怎么处理?

    这个问题在每个人心头闪过,随即便狠狠的沉了下去。

    辜负了将军的信任,代表着什么?叛逃,或者逃兵。

    在这支部队了,这两样不管是那种,都该死。

    每个人都沉默着,不出声,包括陈富。

    “但愿如此。”

    许久,陈富吐出四个字。

    …………

    翌日,还是大早上。

    高顺还是站在昨天的地方,身前还是和昨天一样的那些人。

    这是昨天他们列队是按照新兵和老兵,而今天却不是。

    那七百人站在了一起,那八十四个人又站在另一边。

    并不是多数人排挤少数人,这种事情在高顺的部队里几乎不会发生。

    是因为那八十四个人主动要求单独站出来。

    在他们自己看来,站出来是单纯的想要方便,方便高顺讲话。

    而在其他人看来,他们分开站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站在陷阵营的队伍中,或者是觉得愧对于将军,或者是因为愧对于战友。

    要不然怎么解释昨天他们回去都不愿意和其他人说话呢?

    所以大多数人的眼神都复杂的,心里也是万般情绪。

    但其中不包括陈富他们,和张财。

    只有陈富他们心里清楚,他们肩负着不亚于主力部队的任务。

    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纯粹又坚定。

    而张财,是因为昨天晚上高顺已经把计划告诉了他。

    和想象中的一样,张财先是惊讶,诧异,不可思议,但不一会便冷静了下来,甚至主动帮高顺完善计划。

    高顺高估了他们这些原住民对汉朝的归属感,特别是这些贫民。

    在他们心里,才不管什么汉朝不汉朝的,只有能吃饱饭,没有天灾人祸的朝代,才是他们想要的朝代。

    至于身为汉朝人的身份?哈,能吃饱饭吗?

    高顺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这七百八十四个人。

    他们中间的面孔有熟悉的,有陌生的,有成熟老练的,有青春年轻的。

    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要分开了啊。

    暗自叹了口气,高顺咳了一声。

    声音并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今天,把大家集中到这里,是有件事需要宣布。”

    高顺嗓音平淡,可周围听着的人却无法平淡下去。

    高顺也不管其余人心里在想着什么,继续说道:“昨日,我给大家发了军饷,有的人是三个月的军饷,有的是一个月的军饷,这是为什么,大家没有一个人不清楚。”

    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是的,今天,将有一部分的战友离开我们。

    但他们不是因为害怕战争,不是因为不敢上战场,不是因为贪生怕死,只是因为他们家中有割舍不下的存在。

    我们不能轻视这些战友,更不能看不起他们,他们并不比大家差,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

    这些话,在大部分人听来,是安慰他们的。

    而那少部分的人应到,却不由自主的挺起胸膛,抬起脑袋,紧咬着牙齿,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

    是的,别人不懂,可他们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离开将军的队伍,只是去执行另一个任务而已。

    高顺还在继续:“有人说,他们走,我理解,为什么要把我们聚集起来呢?”

    话音刚落,底下便起了一阵躁动,有人大声道:“将军,我们没有这样想!”

    但更多人是沉默。

    “那是因为,我想让大家明白,我们这支部队,陷阵营,是一个团体,永远都是!

    即使他们离开了,但也是暂时离开,会回来的。

    所以,他们永远是我们的战友,是可以托付生命的兄弟,而我们的战友要离开了,难道不应该送一送吗?!”

    躁动很快平时,这次更多的人都沉默了下去。

    但这和刚才的沉默不一样,现在的沉默更多的是赞同。

    “你们,永远都是陷阵营的战士,永远都是我高顺的兵!”高顺看向那八十几个人,大声说道。

    少部分的人队伍前列,陈富的眼眶里满是泪水。

    不止是他,他身后的几十号人的眼眶,都已经红了。

    他们听着高顺说的每一句话,听着听着,泪水就禁不住的往下流。

    人,最害怕的就是不被认可,不被亲人认可,不被朋友认可,不被世人认可。

    即使他们心里清楚,自己是高顺的另一个计划,是任务中重要的一环,可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

    那是来自朝夕相处的同伴异样的眼神。

    是不能告诉别人来证明自己的委屈。

    而现在,高顺替他们证明了。

    他们不是逃兵,没有怯战,更不是怂包!

    每个人,都攥着拳头,嘴里牙齿紧咬,脸颊上的肌肉清晰分明。

    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由小及大,由少及多,由寡及众,所有人的巴掌都拍了起来。

    这是高顺教给他们的,告诉他们这是夸奖的意思,每当有在训练中表现优异的小组,高顺就会大声拍着巴掌,用来鼓励他们。

    而今天,他们用掌声给昔日的战友送行。

    人不在,心永在。

    …………

    到了下午,村子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你怎么不回去?不回去看看婆娘和儿子?”

    高顺搬了个凳子坐在破破烂烂的演武场上,享受着这冬日难得的阳光。

    “为什么要回去,回去,可能就回不来了,到时候将军可就不乐意了。”张财也是晒着太阳,平和道。

    现在没有几个人,他私底下也会和高顺开开玩笑。

    “而且我已经让谭六帮我把钱送回去了。”

    “嘿,谁知道谭六那小子,明明家里没人,非要回去一趟。”

    高顺笑着说道。

    早在上午他说完话后,便解散了众人,让他们回家。

    回家看看亲人,或者是把军饷送回去。

    几乎所有人的人抱着军饷回去了,不管新兵老兵,哪怕是王北斗跟着谭六回去了。

    为什么说是几乎?因为七百八十四个人,只有张财没回去。

    所以现在村子里只有他,张财,林老郎中,和十四个孩子。

    而他和张财被这些孩子折腾的够呛,也就现在才有时间晒晒太阳,聊几句天。

    “将军你就不怕他们有人一去不复返了吗?”张财突然道。

    “怕啊,为什么会不怕。”出乎张财的预料,高顺没有否认,反而一口应下。

    随后慢悠悠道:“可那又能怎么办呢?我要把人家家里顶梁柱带走了,要离家几百里远,要几年不回家,还不允许人一家人团聚一下吗?”

    “要是他们真的有人一去不复返了,那也是我的魅力不够大。”高顺打趣了几句,便看着远方的太阳不再言语。

    冬天的太阳啊,暖洋洋的,哪怕直勾勾的盯着它,眼睛也不会感到半点不适。

    高顺想起来自己文科生的身份,诗兴大发,想要吟作一首,突然被张财打断道:

    “将军,你是我见过最不像将军的将军。”

    “什么意思。”高顺被他这一句话里面的三个将军弄得有些迷糊,问道。

    不过他也不是不明白张财的意思,而是想知道张财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之前从军,也不是没见过一些将领。”

    张财好像陷入了回忆,悠悠道:“他们啊,像蛀虫,像贪官,像豺狼,像虎豹,像逃兵,唯独不像将军。

    对于普通士卒来将,那些将领就是蛀虫,只会克扣他们的军饷。

    对于民众来说,那些将军就是豺狼虎豹,只会打家劫舍,劫掠他们本就少的可怜的家底,和山贼一样。”

    “不,不是山贼。”高顺打断道:“山贼还知道打劫的时候留下一些,防止那家人被饿死,也方便下次继续打劫。

    而那些人只知道全部抢走,也不管别人的死活。”

    “将军怎知道那么多呢?”

    “别看我年纪不大,可我的见识可真的不少啊。”高顺慢慢道,也没有炫耀的意思,看了眼张财,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像逃兵,那就是在战场上的时候了,一打仗,一边喊着上,一边悄悄咪咪的往后退,真是可笑。”

    “未必,未必,好的将领还是有的。”高顺说道。

    “的确。”张财也是点了点头:“我曾经跟随过陶使君手下的孙乾将军作战,孙乾将军可算的上一个好将军。

    但就说在战场上,他提着武器冲在最前面,就让我们很是佩服。”

    “那你怎么就觉得我不像其他人将领呢?我像什么?”高顺想起刚才张财说的话,好奇道。

    “将军,像好人。”张财只是说了一句。

    “好人?你见过手上有十来条人命的好人吗?”高顺打趣道。

    “即便如此,将军也是好人。”张财却认真了,眼神真挚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从将军去我们镇子招兵,被人追赶却不生气的时候;

    从将军为了我,在众人面前打了侯成巴掌的时候;

    从将军为了张力他们,暴起傻侯成的时候;

    从将军剿匪时奋勇当先,站在最前头的时候;

    从将军给我们吃饱饭,把我们当人看的时候。”

    高顺沉默了。

    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做了那么多事,但更没想到张财会把他做的普普通通、理所应当的事情都记在心里。

    在他看来,这真的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对手下士卒好,给他们出头,打仗冲在最前面,甚至…把他们当人看,这都不是一个将军最基本的要求吗?

    可这却是张财和其他士卒信赖他的理由。

    “所以,将军不管做什么事情,我们都会跟着将军。”

    “不管…什么事情吗?”高顺喃喃道。

    “是的,任何事情,我们永远都是将军的马前卒。”张财认真道,脸上透露着一些难以琢磨的神情。

    是了,张财不是傻子,他清楚一些东西,只是没有说出来,高顺心里也明白了。

    他的计划,并不隐秘,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敢往这个方向想的,也只有张财。

    陈富他们也只会认为高顺想要留个后手,不管这个后手看上去有多少……离谱。

    而张财不一样。

    若是说前些时候,张财可能还会认为他是一个忠于大汉的将领,可在昨天,在张财知道他的计划的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

    高顺不是一般人,或者说高顺不是绝不是甘愿平庸一辈子的人。

    不是没有将领会留后手,但他们的后手多半都是在某地置办几个宅子,存一些钱财。

    而不是像高顺这样,在山上培养出一支效忠于自己的“山贼”。

    张财是个聪明人。

    不聪明也不会在他们见面的第一天就拆穿了高顺的身份。

    不聪明也不会让高顺在镇子上招兵,从而成功剿掉了危害他们多年的山贼。

    不聪明也不会得到高顺的信任,让他全管后勤这一重要部分,甚至可以单独领兵作战。

    正是因为他聪明,所以在今天,他说出了永远向高顺效忠的话。

    说出了这句话,就代表着他从此就和高顺是一条船上的伙计,要完蛋一起完蛋。

    “我这才多点阵仗啊,手下才七百号人。”高顺缓缓道。

    “会多起来的,七千,七万,七十万。”张财也是认真道。

    高顺沉默了。

    他甚至有些走神。

    这张财好像个神棍啊,前世是不是一个算命先生?或者又是一个算计无遗的资深谋士?

    这就已经开始投资他了?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