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获得陷阵系统,一统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送军饷有多累
    “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顺想了想,平和道。

    他没法给张财什么承诺,既不能,也不敢。

    虽然已经做好了大致的规划,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没必要现在就说我将要如何如何,或是封侯拜相,或是建功立业,刚穿越过来时的豪情壮志已经被现实磨灭了。

    现在,能保证自己以及手下人的性命不会受到威胁就好。

    在这个基础上,再去留一些后手,才是他的发展方向。

    …………

    无名镇。

    家家户户像过节一样,可又没有过节那种喜庆的气氛。

    老人沉默的坐在板凳,妇人沉默的在灶台前忙活,孩童也不再嘻戏打闹。

    谭六带着王北走了一圈,所见都是这样的景象。

    “谭六哥,我们这是要去哪?”王北怀里抱着一个包袱,问道。

    “去张司马家里。”

    “去哪里干嘛?”王北好奇道。

    “去哪里干嘛?”谭六先是重复一遍,随后笑道:“因为张司马怕婆娘,不敢回家,所以我们帮他送军饷。”

    王北若有所思,刚要说什么,却听见谭六补充道:“这话可不能让张司马听到,他肯定不会承认的。”

    镇子就那么大,张财的房子也不远,不多会就走到了。

    大白天的,房门没关,二人直接就走进去了。

    一进门,谭六便看见张豹蹲在地上,正在雕刻着什么,仔细观察一番,能看出来是一把木刀的模样。

    “阿豹,你娘呢?”

    “在屋里面。”张豹抬头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然后喊到:“娘,谭六哥来找!”

    一个妇人从里屋走出来,脸色蜡黄,擦了擦手,先是寒暄了一下,随后看着谭六身边的王北,问道:“这是?”

    “新认得弟弟。”

    “哦。”名为小翠的妇人应了一声,又问道:“老张呢?”

    “这……”

    刚才还和王北轻松打闹的谭六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了,灿灿道:“嫂子,这是张司马的军饷,他让我带给你。”

    说完,便对王北使了个眼神。

    王北使不懂人情世故,但不是傻子,还算机灵,连忙把包袱放在木桌上,老老实实的站在谭六旁边。

    谭六解释道:“将军有些事,让张司马帮忙,所以回不来。”

    这句话他说的毫不犹豫,让高顺背锅,心里没有一点压力。

    “你看,张司马军饷可不少呢?二十好几,都够阿虎说个婆娘了。”

    妇人先是盯着谭六,蜡黄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我看其他人都回来了,老张估计是要出远门了,不敢回来。”

    “嫂子,你知道啊。”谭六强抹出笑容,问道。

    “之前那么热闹,呼啦啦的人都回来了,总不可能都是从军队里跑回来的吧,而且我听隔壁大娘说了,他家小子这次回来时因为部队要远行,将军给两天的探亲假。”

    说完,又叹了口气,像是埋怨似的:“我嫁到他们家时,他还老老实实的,谁知道一听到招兵,就按捺不住了,留下刚满月的大小子就跑了,还好当时老张的老爹老娘还在,还能帮我看着孩子。

    这一走就是三年,还好离得不算太远,中间还回来几次。

    回来后,本来以为能安安稳稳过日子,没想到待了不到半年,又跑了。

    直到前几年,才偷摸从军队跑回来,还跟我炫耀在军队当了什么官,你说,当官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当逃兵了?”

    谭六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而张豹早就习以为常了,对谭六使了一个“接下来还有很多”的眼神。

    果然,小翠才歇了一口气,又絮絮叨叨道:“这也是为什么两个小子和他爹不亲,你说,从满月开始,到几岁了才回来,这能亲吗?

    也不知道老张吃了什么字鬼迷心窍药,一门心思往军队钻,就想着上战场,上战场有什么好?是要死人的!

    还有那个将军,他们都说将军人好,军队伙食好,对他们也好,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家老张一大把年纪了,还骗他去军队,出了什么事,让我这一家人该怎么活?”

    说这话时,她完全忘记了刚才说的是张财主动往军队里跑的话。

    “要我看,那个将军也不是什么好人,什么都没有,一个人,拿些钱就把人给骗走了,小六啊,我跟你说,你可得小心一点,再帮我看着老张,小心被人给卖了!”

    “嗯嗯。”谭六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得应和道。

    好在小翠也不是成心难为他,只是想要抱怨几句,抱怨完了,便说起了正事。

    “说吧,你们这次是要去哪,多远,什么时候回来?”

    见谭六面露难色不作答,便皱了皱眉头,疑惑道:“难道没跟你们讲?不可能啊,哪有部队要走了当兵的还不知道往哪走的。”

    “不是,我是想说……”谭六这个时候却有些怂了。

    他可以在战场上面对敌人面不改色,可以抡起大刀让鲜血溅自己一脸并高呼一声痛苦,可唯独应付不来这家务事。

    毕竟自己老爹老娘早就死了,也没有婆娘。

    看着对面隐隐约约想要发怒的妇人,有些发怵。

    要本想让王北来说,可这小子突然变傻了,或者说更机灵了,任凭他怎么是眼色都装作看不懂。

    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了。

    本来只是想回村里炫耀炫耀的,只是因为刚好听见张财不回来,才自告奋勇要帮他传达消息的。

    没想到现在却情况却如此…令人害怕。

    没办法,再不说话就真的不对劲了,现在连张豹都抬头看着他。

    谭六硬着头皮,说道:

    “去许都……”

    话未说完,便被小翠打断道:“许都?在哪?多远?我怎么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正常,就连谭六刚开始也不知道许都在哪,还是经过高顺了解的。

    “许都就在,就在……”

    “别说了,你就告诉我多远就行了,几十里?还是一百多里?”

    见谭六沉默不语,小翠不可思议道:“难不成要二三百里?”

    “不是,是……一千里。”

    房间里突然变得无比寂静。

    谭六和王北低着脑袋,盯着自己鞋尖。

    与他们二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翠和张豹母子俩。

    张豹本来是低头雕刻着木刀的,但是也在竖着耳朵听谭六说话,而当他听到“一千里”这三个字的时候,手上小刻刀猛的用力,直接把已成雏形的木刀刻断了。

    自己也是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谭六,好像是要出声质疑,又好像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错了。

    而小翠则愣在了原地,蜡黄的脸忽的转白,又马上变成了怪异红色,嘴巴张着,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谭六和王北二人也不敢说话,就这样等着其他人来打破寂静。

    “那……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一次?”

    发声的不是小翠,而是回过神来的张豹。

    “不知道,将军没说,可能一两年年,可能三五年。”谭六闷声道。

    小翠终于有动作了,她先是颤抖着伸出了双手,颤颤巍巍的,好像年过八十的老人一样,随后猛的向前几步,作势要冲出去。

    “我要去问那个劳什子将军,为什么这样,我要找他讨个说法!”

    她的动作虽快,可仍快不过眼疾手快的谭六,被谭六一把拦住,而张豹反应过来,也是死死拖住。

    “嫂子,你去也没用,这也不是将军的决定,是将军的将军说的。”谭六苦涩道。

    他想到了小翠会有反应,没想到反应如此之大。

    也低估了一个妇人对强征自己丈夫离家远去的抱怨,甚至是怨恨。

    是的,在小翠心里,张财就是被强征去的,要不然为什么已经在家老老实实几年了,高顺一来就把他的魂儿勾跑了。

    被几人连拉带劝的拽到椅子上,小翠已经平复下来了,嘴里却还在低声的骂骂咧咧着。

    谭六也不知道如何劝说,又不能离去,只能无奈的站一边。

    “娘,要不这样,我也去当兵,这样我就能在部队帮你看着爹了。”

    一边的张豹突然说道。

    不过随即一个满是老茧的巴掌便拍在了脑袋上,随后又移到了耳朵上。

    “说什么话!你爹走了,你也想跟着走是不是?翅膀硬了?想单飞了?当兵是脑袋一拍就能决定的事吗?”

    小翠一边拧着张豹的耳朵,拧的张豹龇牙咧嘴的,一边呵斥着。

    “我告诉你,你爹我管不着,你小子还没成家,就得挨我管,我说不行,就我不行。”

    “诶,娘,娘,我知道了,我就是说说!”

    张豹想要挣脱,可一用力耳朵就钻心的痛,只能任凭老娘拧着,然后一个劲的道歉。

    见二人这幅模样,没有刚才想要冲到军营质问高顺的劲头了,谭六才松了口气。

    至于刚才对高顺的方言土话骂法,就只当没听见。

    要不然呢?是帮高顺反驳,还是帮小翠传达,还是跟着她一起骂?

    都不妥。

    谭六看着还在气头上的妇人,也不敢说什么冲头的,但还是帮高顺说了两句话:

    “嫂子,我知道这样也不好,可这的确不是将军可以决定的,将军也是听上头人的指使。

    而且,之前将军也给了我们机会,发了军饷后就问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是跟他去许都,还是回家。

    而且选择回家也是没有任何惩罚的,只是张司马选的是跟随将军去许都。”

    谭六现在是毫不犹豫的就把张财骂了,只希望能平息小翠的怒火,哪怕转移也好。

    只是他这句话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这个老东西。”小翠咬牙切齿的骂道,随后问道:“其余人怎么选的?我说的不是你这样的老光棍。”

    谭六自然也明白话中的意思,至于说他是老光棍,他只对“老”这个词有些不满。

    哪里老了?将军比他还要大一些呢,也没看将军找婆娘?

    明明将军才是老光棍,自己只是勉强算是个光棍。

    不过他还是分的清哪个是重点。

    自己是不是老光棍不重要,将军是不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该怎么跟小翠讲,才能让她把对张财和高顺怨恨降到最低。

    要知道,昨天选择的时候,最后做选择的就是张财那样,家里有亲人的顶梁柱,而且正是张财带头,其余人才选择跟随高顺去许都。

    要不然,估计离开的就不止陈富他们了,估计要有几百号人。

    这样东西自然是不能直接说出来,要经过自己一些润色。

    “将军对我们有多好,嫂子你也是知道的,大家肯定选的都是跟将军走啊,谁能舍得离开部队?”

    谭六也不怕小翠去找其他士卒的家里人打探,其他士卒会不会跟家里人说实话还是一回事。

    况且,就算知道他骗了她,又能怎么样,那个时候自己早就在许都了。

    “所有人都是这样?”小翠有些不相信,质疑道。

    “那也是有的,比如陈富他们,陈富的家里条件你也是知道的,他肯定是走不开的。”谭六说这样话事眼睛都不眨的,毕竟是事实,也不算说谎:“除了陈富,老兵里面差不多有三十多号人,前几天招走的新兵差不多有四五十个。”

    “这样子啊。”小翠长出了一口气。

    陈富家里是什么情况,她也是知道可以,可以说,要不是陈富之前当兵拿的安家费,和他们这些邻里的照顾,家里人根本活不下去。

    所以,对谭六说的话,她还算相信,毕竟她了解张财,这的确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见小翠表情有些缓和,谭六又道:

    “而且我刚才说的有些夸大了,许都虽然远,但是我们可能在哪里待几个月就回来了,可能都用不了半年。

    毕竟我们是军队,是要打仗的,许都那边我虽然没去过,但是听将军讲,那里是我们的大本营,哪有在大本营打仗的?”

    谭六这一番解释加劝说,使得小翠和张豹心里都舒坦了许多。

    见二人应该不会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谭六也是轻松了一些。

    心里想着再也不干这事了,嘴上却说着:“嫂子,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随后二人跨出了大门,成功全身而退。

    看着天上的太阳,谭六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不仅如此,王北也是这样的感觉,虽然他刚才只是站在一边默默看着的小透明,并没有受到什么职责或者疑问,但还是十分紧张。

    以至于现在出来,就像逃离虎口一样轻松。

    但仍心有余悸的说道:“谭六哥,你下次别接这样的任务了,感觉跟打了一次仗一样累。

    接了也别带我来了。”

    “说的就跟你上过战场,打过仗一样。”谭六白了他一眼,说道:“这次回去,嘴巴牢靠一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二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表示都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