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木锦花开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顾瑜的死
    阿衿是她的软肋,却是南仲手中最强的武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的她在别人眼中是个精神病人,还有被害妄想症,是个随时会诬陷丈夫的坏女人。以后她是不可能带阿衿离开了。

    慕池开着车正快速往顾瑜家赶,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又紧了几分。

    路上他已经报了警,他不想靠南仲引出暗夜这个组织背后的人了,他现在只想马上将南仲送进监狱,这次南仲绝对逃不掉的。

    慕池看见前方一辆大卡车突然失控冲了过来,此时马路边正站着很多等着过马路的学生,危急时刻,他别无选择。

    他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温暖,两人对视一眼,温暖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慕池毫不犹豫的开车挡住了冲过来的卡车。

    卡车被撞的停住。慕池的车却被撞的面目全非。最后学生得救,只是慕池和温暖的生命也停在了30岁这一年。

    顾瑜抱着因为疼痛一脸痛苦不停哭泣的南衿,眼泪也跟着啪啪的往下掉,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慕池却还没有来。

    是还没有看到短信吗?愣神之际耳边又传来南仲的声音,

    “我有个关于慕池的消息你想知道吗?”

    顾瑜双眼通红抬头看着南仲,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顾瑜觉得南仲此刻就像地狱的幽灵,时刻准备着把她拉向十八层地狱。

    “刚刚,慕池和温暖在来的路上死了,顾瑜,你记住,他们是因为你而死的,”南仲看着顾瑜,一字一字的说道。

    看着顾瑜变得无比惨白的脸,南仲的嘴角不自觉扬起,最后竟笑出了声。

    顾瑜看着南仲恐怖的笑,一脸惊恐,满脸的不可置信,朝着南仲大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所以,是你做的吗?

    顾瑜看着南仲的表情,她不得不承认南仲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朝着南仲大声喊道:“南仲,你简直是个魔鬼。慕池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你怎么能”

    顾瑜声音颤抖,满脸的泪水夹杂着她的绝望。此时的她感觉就像是掉进了冰窖里,四周冷的让她无法呼吸。

    “那又怎么样,谁叫他挡我的道。还怂恿我的女人背叛我。”南仲抓起顾瑜的头发,将人拖到墙角,一下下往墙上撞去。

    顾瑜就这样被南仲拖拽着,她根本没有力气再挣扎。

    “阿衿,快跑,快跑。”

    顾瑜一声声喊着,她现在才明白南仲的恐怖,这个世界无一人可信,法院,警察,因为她的痴心妄想,却害的慕池他们没了性命。

    靠在墙上的南衿也一声声叫着“别打妈妈,别打妈妈”,可是她太害怕了,看着妈妈被打,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没有想到她的爸爸竟是如此的恐怖的一个人。

    南仲掐着顾瑜的脖子,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就当顾瑜以为自己要南仲被掐死的时候,南仲却停止了手上动作。

    “顾瑜,现在没人帮你了,别想着再有所动作,否则下次死的就是你的女儿,待会儿会有警察过来,今天我放过你,你小心说话,否则我一定不会有什么事,你和你的女儿就不一定了。”

    门铃声响起,顾瑜抬眼看去果真是警察,只见南仲一脸茫然的问道:“有事吗?”

    “你好,我们接到报警,这里有暴力事件,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南仲身上未见丝毫紧张,

    警察进门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顾瑜和南衿,走过去询问了几句。此时她们早已换了衣服,顾瑜脸上的伤口也被粉底遮住,两人都看不出受伤痕迹。

    警察见客厅内也未见丝毫凌乱,想着应该是报警人弄错了,又简单询问了南仲几句,便走了。

    很多年后,直到南衿同样满身伤痕,才知道那些年顾瑜为了她承受了多少。一次次的带她逃跑,一次次的又被找到,她的妈妈该是有多么绝望。

    慕梓在客厅等了一夜,从天明等到天黑,从天黑又等到天明,慕池和温暖依旧没有回来。

    直到温婉来找他,他才知道,一夜之间,他已经成了孤儿。

    温婉见到慕梓,抱着他,在心里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林纪告诉她去处理南仲身边缠着的一个警察,温婉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姐夫。

    林纪小区内地下室

    温婉坐在车内,不顾形象的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你以为你躲着我。我就找不到你了是吗?为什么要骗我,那是我姐姐和姐夫。”

    “我从来没有说过车内的人不是你姐夫,缠在南仲身边的警察是慕池很容易猜到。是你自己笨罢了。”

    “林纪,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无耻,这么狠毒的人。你对我不仁,我便对你不义。你等着和我同归于尽吧。”

    温婉正准备叫林纪下车,下巴却被死死捏住。

    “温婉,别忘了你的身份。同归于尽,你倒是想的美,现在的你想对付我无异于以卵击石。你最好想想清楚。你的侄子慕梓,你的儿子景晨,只要我动动手指,他们立马就会没命,你以为景晨是我儿子,我不敢动手是不是,那你可就想错了,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儿子了,那老头的所有财产早就已经到了我手里。”

    林纪放开了温婉,温婉不再感到锥心的疼痛,却在看到林纪此刻狰狞的面目时,心里就像针扎一样难受。

    “既然你那么不在乎景晨,为什么不把他还给我,我求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做梦。只要你让景晨知道了你是她妈妈,你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今天我看你失去了姐姐,心情不好便原谅你一次,下次若再如此失态,你们三人就一起去黄泉团聚吧。”

    林纪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临走前又对像是失了魂的温婉说道:“明晚,老地方见。”

    林纪走后,温婉趴在方向盘上哭了很久。随后开车扬长而去。只是她并不知道她的儿子林景晨躲在柱子后面也在无声的抽泣着。

    自从那天以后,南仲威胁顾瑜不能再出门,还请了保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顾瑜的精神越来越不好,记忆也越来越混乱,甚至很多时候都记不起南衿是谁。

    南衿偷偷带顾瑜去看医生,医生开了药,但却并未起到作用。

    转眼又过了一个秋,来到了寒冷的冬天。天空中下起了小雪,晶莹的小雪花落在南衿手心,又慢慢融化。南衿觉得这年冬天,格外的寒冷。

    这段日子,顾瑜整晚整晚的不睡觉,不论白天或晚上都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

    南仲看到顾瑜这样觉得顾瑜真的是疯了,保姆见顾瑜这副样子,也觉瘆人,便走了。

    后来南仲半夜醒来,不管他在哪里睡,半夜醒来一睁开眼就看见顾瑜阴森森的看着他,没办法,他在医院弄来一些安眠药给了顾瑜。自从顾瑜吃了药后,晚上也睡觉了。南仲便又弄来一些,放在了柜子里。

    顾瑜坐在桌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是9点整。她将选择一种最痛苦的方式结束她这痛苦的一生。

    顾瑜一颗颗的吃着安眠药,桌上一大壶白开水已经喝完,她觉得吞咽有些困难,可是她不能停,若不能死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不一会儿,顾瑜感到头晕,意识模糊,甚至呕吐了起来,但她还是继续吃着安眠药,这次不是一片片,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然后用水硬是将它们冲入喉道内,直至进入胃里。

    顾瑜觉得无法呼吸。大量无法呕吐的药片应该已经进入了肺里,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她抽搐着身体,硬生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直到刺骨的寒冷穿透身体透过灵魂经过身体每一处骨骼,进入每一处血液。每一秒仿佛都那么漫长,慢慢的顾瑜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从开始到现在,她苍白的嘴角一直都挂着浅笑。

    南衿回到家,看见的却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顾瑜,安眠药散落一地。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南衿颤抖着找到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喂,你好,这里有人服用了大量安眠药,已经没有意识,需要救护车急救,这里是城北路桃苑小区3栋2单元26楼2号,求求你们快点来好吗。”

    南衿蹲下身不断的喊着“妈妈,妈妈”,一声一声凄厉而又绝望,她的眼泪一滴一滴掉落,恐惧蔓延着她的全身。

    南衿发现地上有封信,打开一看发现是妈妈留给她的遗言。

    阿衿,我的女儿,不要难过,对妈妈来说这是一种解脱,这一刻,妈妈感觉到很幸福。

    只是对不起我的女儿,留下你一个人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妈妈撑不住了。

    答应妈妈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先活下去,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只是苦了那个孩子,因为我的缘故,被南仲害的失去双亲成为孤儿。他和你一般大,叫慕梓。

    如果你将来遇见了他,一定替妈妈再当面和他说声对不起。

    南衿看完信后,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根雕塑般。她感觉自己仿佛掉入了黑洞里,世界变得一片灰暗,草木凋零,大地结冰。

    四周的气息压抑着她无法呼吸,她才猛然发觉,妈妈已经不在了。世界只剩她一人。